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一十八章:反问
第三千一百一十八章:反问
  
  趁着大家修复漩涡区域的时间,我也在底下收拢巫蛮,那冰霜巫族的巫蛮还算听话,很快说服了族群大部分的巫族,全都到了我眼前投靠我,包括一些战死巫族领袖旗下的族民,这时候也有一些趁机投靠的,我也不怕他们当间谍,反正来来去去也就那么点应劫期,现在天一道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一旦打起来的时候,根本无惧任何的狡诈诡计。
  
  而捆绑上天一道的战车,一旦享受到了胜利的果实,再想去反叛,恐怕也提不起劲头了,因为天一道走到现在,基本上这一界没什么东西会拿不到手。
  
  裂缝在进行修补后,缓慢的在弥合,漏下的黑色气息,渐渐变得稀少,也没有了什么恐怖怪物突然飞下来肆虐,这也是因为天一道的应劫期变多了,要修复这么一大片的区域,竟也变成了可能。
  
  而且投降过来的巫族撤掉一部分的大阵,也是这次得以修复漩涡的主要原因,要不然韩珊珊怕这次也得跺脚着急了。
  
  叶箐瑛得到了晶钻,看我解决眼球和巫蛮的事情,跑得比兔子还快,招呼都不敢和我打,觉得自己占了老大一便宜。
  
  我慢里斯条的做完一切,才带着黑兽的眼球和一群巫族返回了裂天魟那儿,而回去的时候,大家看着眼球,还是一脸的不高兴,原因无他,叶箐昱那大嘴巴早就把叶箐瑛的英雄事迹传遍了各大仙盟,手刃强敌,并且得到了魔化晶核,简直是能怎么夸大实力就怎么夸大,几乎把叶箐瑛描述得跟天上古神一般强大了。
  
  至于我干的事情,完全没有只言片语,搞得我这次跟去打个酱油似的,什么屁事都没干成。
  
  当然,参战者心里都有数,而且干掉东佛不念也算是一大壮举了,所以这叶箐昱就算不提我,大家也不是蒙在鼓里。
  
  “叫赵合来,看看能不能拿这眼球煲一锅药膳,试试补不补。”我指着巨大无比的眼球说道。
  
  “又吃……看着好恶心呀。”赵茜苦笑道,韩珊珊两眼发亮,说道:“茜茜你说什么呀,你肯定没吃过什么烤牛眼,煲牛眼什么的吧?那种咬一口就爆浆而出的感觉,可爽了!而且还有生焖千牛眼,视觉效果拔群!”
  
  “哇……”赵茜顿时一阵的干呕,韩珊珊当即拍了拍赵茜的后背,一副喜笑颜开的表情说道:“有了?真的有了?我就知道你最近肚子不舒服,果然……”
  
  “有,有什么呀!?”赵茜当即反驳起来。
  
  “孩子呀!”韩珊珊哈哈一笑,气得赵茜推了她一把,大家在一边都给逗乐了。
  
  我尴尬看着眼前一幕,好半响才记起还有众多事情没有处理,连忙把战局描述一遍,并且挥手在沙盘上绘制出了我所看到的整个漩涡区景象。
  
  “基本上是和仙岛那边一样的,下方漩涡区牵扯了上面的空间,又由一些阵法机关布在上面撕裂口子,形成牵引,快速冲击下方五大世界的入口通道,但现在经过一战,这上方被撕裂的口子给堵住了,但下面的漩涡还在肆虐。”我说道。
  
  韩珊珊点了漩涡周边几点,说道:“这几个点,我已经派去了空间修复,很快漩涡就会变慢下来,等缩小拟补后,我们再用阵法去控制它的大小,至于底下,东佛不念肯定还有所布置,眼下他们都在往底下逃,应该是之前打开了九重天,想要界与界相溶后,准备带领大家躲入五大世界。”
  
  “那这漩涡区,更不能打开了。”我皱眉说道。
  
  “也不尽然,如果不往五大世界泄洪,再来这样的漩涡,一样会界面破碎再次造成溶界,而且,现在我们必须要追上他们,至少不能让他们真的下五大世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赵茜说道。
  
  “嗯,你说的是。”我点头,而韩珊珊忽然‘啊’的一声,说道:“你们说,有没有可能会有第三个漩涡区,第四个漩涡区呢?毕竟有仙岛那个,又有这里一个,那在来一个也不奇怪呀,对不对?”
  
  “啊?”我顿时惊诧看着她,随后沉凝下来,说道:“再来一次溶界?”
  
  赵茜也深吸一口气,但很快说道:“这样的漩涡,除了找到空间的最薄弱点,还需要很多因素才能形成,仙岛的漩涡海就不用说了,这里也是当年古国通道口,那哪里还有另一个这样的地方?”
  
  “嘿嘿,那只能希望没有了,要是有,我们现在下了五大世界,可就糟糕了对不对?”韩珊珊笑嘻嘻的说道。
  
  我和赵茜互看一眼,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隐忧,所以我立刻对身边的骆樱神、束离、甄忻说道:“你们派出旗下的各阶层善于侦查,又有一定能力的真仙,探查所有的部洲、海洋,寻找可疑的漩涡之地,一旦有消息,立即第一时间通知大家。”
  
  三位都一同应是,随后各自布置去了,她们在其他部洲布局,顺路也能寻找这种可能性,否则溶界了可就糟糕,到时候满天神佛,一个个都跟黑兽一样厉害,那不用给九重天召唤了,这里就是九重天!
  
  说话间,赵合已经到了,看着这枚巨大的眼球,检查了一遍后,就带着一群跟班不声不响的扛走了,我看着他鬼鬼祟祟的不想声张,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料,所以也懒得叫住他了,反正他研究出来,大家总能享受到他的好处。
  
  溶界之事,事关重大,毕竟现在棋面上缺子太多了,很多强者没有端掉,让我心中如同悬空的石头没有落地,随时都会砸到脚似的难受。
  
  我看着身边所有天一道可以信赖的精英,犹豫了下,说道:“夏瑞泽、黑子他们的动向可有新的消息?李破晓去了哪儿?东方家去了东海,难道不是为了东佛不念?那是为了什么?东方瑾也人影不见,难道给东佛不念杀了?不至于吧?东佛不念我怎么感觉这几次都是虚晃一枪,却把大家都拖住了……”
  
  我提出的每个问题,都是我心中很难避免开的,而每个问题,也同样的拷问着大家心中的未知之处。
  
  “夏瑞泽投师东海的东佛不念,这点毋容置疑,而他很可能就留在了东海,东方家连同北部仙盟攻打东海,不知道是否和夏瑞泽有关?如果有,那此事不用太过担心了,东方瑾给东佛不念掳走失踪……根据从其他仙修那得来的情报,是送回东海大本营去了,至于是干什么,没人知晓。”赵茜连忙分析道,她是天一道的统筹官,对于所有事情都需要了若指掌。
  
  “现在看来,东佛不念都不像是虚晃一枪吧……毕竟连他自己都兵解了,谁会用这样的凶险来换取利益?”胡清雅沉凝道。
  
  “如果利益足够大,牺牲一具道体并不算什么。”媳妇姐姐忽然的从殿内走出,身后还跟着外婆。
  
  “听阿天这么问,我也觉得这事情恐怕有蹊跷,东佛不念如果故意摆大龙拖住了我们,却要让另一处弱小的势力去完成目的,那目的肯定很重要,也很可怕,或许会让我们收获的所有果实,从筐底下全都漏出去,最后一个不剩。”外婆提醒道。
  
  “可是……他还能有什么险招?现在兵离棋散……”云冰心犹豫着说道。
  
  “兵,可以再收,如果引下来的怪兽都听他们的呢?”外婆却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