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二十章:捞针

  
  A,
  “杀伐碑是连携九重天的桥梁?而他的侄女,则是驱动石碑的关键?到时候把裂缝打开,再启动一个杀伐碑大阵,就能够连接九重天?”我皱起了眉,在房间里面踱步,妘少渺和妖族的几个领袖,包括被释放出来的黄阳帝极昼都出来了,共同商量这次的事情。
  而甄忻并没有发表看法,因为她和东佛不念的合作,仅限于攻打仙岛,想要获得进入五大世界的资格,妘少渺他们这一批则是后来又和东佛不念讨论了第二个方案,既是刚才我所疑惑的问句。
  “是呀,要不然我们都在仙岛输得这么惨了,哪还会带着这么多的手下拼命?”妘少渺苦笑道。
  一个巫蛮领袖也哭丧着脸,说道:“倒是把我们坑惨了,九重天那放下了只怪物,杀了不少我的族民,可那东佛不念却没有完成他的约定,跑了。”
  “这很明显就是个骗局,他对她侄女,恐怕感情不一般,而且杀伐碑和东方瑾又从何联系?”我疑惑的问道。
  一群巫蛮和妘少渺、极昼都是一副郁闷的表情,但显然也没有任何办法。
  “算了,你们都先下去吧,此次东佛不念应该还有后手,不过好在他已经兵解,至少也有半年时间的休整,我们可以做些其他准备,以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任何事情。”我说完,就让他们离开。
  黄阳帝极昼和我的约定是他收拢降兵后,要给我驱赶出天一道让他自生自灭的,不过我发现他除了好色和逗了点,这次带手下归降干得很漂亮,而且他害怕一出天一道,立马自己哥哥帝婴就杀过来,所以哀求我暂时留下他,并再三保证绝对不会干任何一件不可理喻的事情。
  我看他虚体状态,觉得给他做坏事也未必能做出什么来,就决定等他恢复后再让他离开,所以这段时日他还要住在裂天魟上。
  因为东佛不念根本没打算去五大世界,所以通道口炸开没炸开,根本没什么区别,至于神敬霄和手下的道友,早就和东佛不念不知道逃哪去了!
  所以我已经可以确定这次守卫中央神塔之战是他虚晃一枪的手笔,只为了另一个战区成功的必要牺牲!
  另一个战区,我预想中应该是以夏瑞泽和黑子为主,毕竟只有他们能撑得起这么大的手笔,而东佛不念收夏瑞泽为徒,当然也不是白收的。
  那天东东部仙盟的东方家这东海一行,可就不是什么败笔了,甚至是叶家没有理解意图,或者大家都没有理解他们意图下臆断了他们的行动,导致他们背了分裂者的锅,也算是冤枉。
  诚然,东方家不是善茬,无利不起早这句话对他们一样生效,要不然他们跑去东海干什么,肯定有更吸引人的地方等着他们,只不过结局如何,目前就不得而知了。
  “难道,他们对五大世界完全没有兴趣么?那可是传道!能整体提升多少的实力,加快多少的速度!为什么到口的肥肉就这么吐出来还给我们?”胡清雅十分疑惑的看着我。
  “不知道,当然会有更大的利益,现在按照我的估算,我们天一道虽然成了这次明面上最大的赢家,但实际上也是暗里最大的输家,我们想方设法想打开缺口,卸除过剩元气,强化古神界的界墙,并且想要打开通道后,整体提升应劫期的实力标准,甚至集增强界墙时量劫标准提高而冲上更高层次的修为,但对方却反其道而行,也打开了九重天的缺口,引得两界相溶,一旦他们的计划成型,整个古神界就不再是古神界了,那我们就会给压在人神界这里回到原来的初始点,到时候他们获得九重天的力量,却能对我们恣意抢盗之事,而我们千辛万苦等来了打开通道,却和把家门口打开让他们抢有什么区别?”我苦笑道。
  “那接下来怎么办?”胡清雅担忧的看着我。
  我想了想,说道:“先回人神界再说吧。”
  在我们到达人神界入口的时候,气流已经减慢了很多,由原来越来越狂暴的气息,变得逐渐平缓,可见上面的修复阵法部队固定住了大阵,并且开始匀速输送元气,开始让五大世界进行元气转换。
  入口区整个都给炸开了,经过东佛不念一年的控制,这入口眼下整个都给炸开了,范围大小,几乎囊括了原来神庭的区域,这片区域到底有多大,也就无需多言了,怕是神庭给吹飞了都有可能。
  好在随着气流输送减缓,眼下入口开始弥合,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赵茜和韩珊珊开始负责修复和稳固这里的大阵,而裂天魟则暂时留在了入口附近,毕竟这里的元气最为充盈,也方便大家恢复。
  我们当然搜索神庭的痕迹,同样也尝试各种各样的办法联络大家。
  这当然需要天一道的女子军团出马,而功夫不负有心人,并没有过多久,总算让我们找到了新的神庭,并且竺家的竺君钰也已经联系上了,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神皇失踪之前,已经料想到可能会有这一天,所以让我们做了转移神庭的计划,而她出事之后,我们无法再联络上她,周围也到处是撕裂的空间,神庭当然也再没办法继续停留这里,移星大计也成了这些年来首要的计划,我们把神庭的一切都搬迁离原来之地很远的地方,而这里搬不走的,则驻守一部分的天兵天将,结果通道爆炸的那日,都壮烈牺牲了,唉。”竺君钰没有顾得上和两个女儿相聚,就匆匆的过来禀报我一切的始末。
  “倾城……真的没能只幸免么……”我整个人神情一紧,即便心中抱着强烈的思念,但并没有太大的用处,雪倾城仍旧不在这里。
  “神皇……确实没能在这场浩劫中幸免……当然,我也不相信神皇真的就这么消失了,毕竟随同她一起不见的,还有先天元气,这也是我们唯一希望。”竺君钰果断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心中却不禁一痛。
  每每冥思而心驰神往的时候,都会出现她纤瘦的背影站在一片废墟前,牵着孩子手朝着废墟前面缓步而行,虽然觉得活着就算幸运,但那种孤独感想来是极度可怕的。
  我该怎么办?
  压抑的心情,让我草草的和竺君钰聊了一些有的没的,就让他和女儿先行团聚去了,我决定前往后宫庭院遗址那边走一趟。
  女子军团都知道这事在我心中形如禁区,所以从来不会主动的提及,我会选择前往后宫遗址,也没人前来阻拦。
  站在到处漂浮静谧残骸之地,我忍不住茫然四顾,可惜始终也没有发现半点雪倾城存在的印象。
  遗物早已经给竺君钰让神仙们整理出来了,里面的废墟,确实曾有一些小女孩的衣服布料残片,亦或者是玩具的残骸在爆炸中留下,不过数量少得几乎可谓大海捞针;但这也证明了她在那段日子里,确实是在养胎待产。
  而当我拿到这些残料时,心情同样复杂难言,母子皆亡的结局,无论对于哪位未亡人,都是惨痛的打击。
  “我还能再见到你么……”我看着茫然萧瑟的星云,这片空间里早就没有了活物,鲲鹏所到之处,又怎么会留下任何东西?
  我一路走过来,她成了我心中重要的一个缺环,也让我后面的命运将满布荆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