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二十一章:千秋

  
  就在我凭吊怀念雪倾城的时候,一道气息悄悄的出现在了我身后不远的空域,我返回头,一身淡雅樱红连衣裙的骆樱神停在了我身后不远。
  “你还好么。”骆樱神发现我看向她,只能试探性的问我,表情中略带一丝不忍。
  “……”我苦笑摇摇头,双目中说不上痛苦万分,毕竟经历时间洗涤,很多事情哭也哭过了,不胜伤怀最后也会变成缅怀,但如果说就这样结束,那显然并不可能,我对雪倾城的牵挂,也是刻骨的,而且还有我的孩子。
  骆樱神轻轻飘了过来,靠近我身边,随后看向了我之前所看的宇域,脸上露出了一丝忧伤:“是个很重要的人,对么?”
  “嗯……”我叹道,抬起头,却闭上了双目,而接下来雪倾城曾经过往的一幕幕,如瞬息万变的飘过脑袋。
  而就在我感受着雪倾城的残留痕迹时,手中不禁冰冷了些,我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向了给骆樱神牵住的左手。
  “我也失去过重要的朋友,所以我觉得这样……或许你会好受点。”骆樱神淡淡的说道,眼中和我是一样的忧郁颜色。
  我看着她单纯的行径,淡淡一笑,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这让她有些无所适从,但却也没有明白的拒绝,只是脸上微微有些通红。
  似乎发现了我来到了这里,陆续其他的气息很快朝着我这里飞过来,其中有孙陌尘,赵茜,胡清雅,宋婉仪,云冰心等人,毕竟大家都多少得过雪倾城的照顾,否则很多人难以走到今日这一步。
  女子军团向来都是群策群力,特别是重要的事情更是如此,即便没有和雪倾城来往太深的,也同样带着一株株鲜艳的描金紫花来了,紫金色代表的既是雪倾城,她的高贵典雅,气质天成,所以这样的颜色最适合她,大家很快将花朵送入了宇域的废墟,随后任由空洞中冲下来的元气将它们打散,或者逐一的吹走。
  看着空域中无数的飞花,我当然不会觉得自己能够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原来已经藏入眼眶的泪水,再无法藏匿滑落,模模糊糊之中,仿佛漫天飞花随时会飘出个女子,倾国倾城,美绝人寰。
  “倾城掌门一定还活着!”孙陌尘咬牙说道,而其他女子受到感染,也都纷纷觉得如此,即便眼下的结果如何的恶劣,也改变不了她们心中的期盼。
  “嗯,一定还活着。”我点头,随后再度陷入了沉默中,直至通讯仪忽然的震动了下,方才反应过来。
  元气就是通讯仪连接的桥梁,所以即便是回到了人神界,在元气开始纵横之处,就能够使用通讯仪,所以这可谓是我下了人神界后收到的第一条信息了。
  打开了通讯仪,上面显现的是一段文字,落款是叶孤玄的,是要让我挑个地方和她一叙,她有事情要和我说。
  我心中倒也没感到异样,毕竟她也是使馆的一员,而且身份还相当的特殊,找我亲自谈事情并没有逾矩,所以我很快就选了神庭中的皇庭,毕竟现在我是五大世界盟主,往古了说,和五大世界皇帝没什么区别,万仙朝拜,天下归心的,没个好地方招待别人,而是偷偷摸摸的去一些茶馆,山顶什么的,就有些作茧自缚了。
  那边收到消息沉默了好一会,才迟迟发信息答应了下来。
  我心道: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难道还怕我一个五大世界盟主吃了你不成?当时君亦烁和你订婚,我都按捺住没敢找你谈纳灵法了,这次可是你找我的才对!
  雪倾城的事情我始终没有放弃,包括女子军团也是如此,所以大家都主动留下来,梳理这片宇域的一切蛛丝马迹,即便这里早就给竺君钰查找无数遍了,但大家都相信羁绊的力量,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我把要去皇宫的事情和大家一说后,就朝着皇宫飞去。
  我不在的时候,竺君钰当然算是代理神皇,因为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所以皇宫一直是竺家在打理,因此人神界乃至于五大世界这些年都井井有条,相安无事,而皇宫内部依然承续恢复了当年的恢宏,走入其中,就是走在仙庭的至高无上之路。
  站在了庭院里,已经有官员领着叶孤玄过来了,她是古神界天东三美,亦算是代表着古神界人仙女子的标准,所有有着匀称的脸庞,圆润的肌肤,动人的眼眸,即便她一句话不说,也仿佛如千言万语走入你的心中。
  “叶盟主此次相约,可有要事?如果是传道的事情,怕还得等上一阵,毕竟要筛选出传道的星球,还需要一些时间,而且等待传道者的数量也太多了,想要一一安排分配下去,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平静的问道。
  叶孤玄一路走过来,惊叹于此处奢华,毕竟是代表五大世界最巅峰的奢侈装修,用料质地明显都比现在的古神界要狠的多,包括叶家的宝船,都难以比拟这里的璀璨。
  “嗯,这个自然,我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情而来,而是……有,我想……想让夏盟主帮个忙。”叶孤玄有些沉凝犹豫的说道。
  “不是为了传道的事?”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也不打紧,大家都是合作伙伴,有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商量合作的,还请叶盟主直说就是了。”
  这么说,其实也是先把关系撩开,帮忙可以,但怎么都得给我足够的利益交换才行。
  叶孤玄点头说道:“这个当然,我不是来让夏盟主白白帮我的。”
  “那就好,叶盟主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就好。”我笑道。
  “就是……我早早就听闻夏盟主收服先天魔气和先天鬼气为己用,所以此事一直就记挂在心,特别是先天魔气,对于纳灵法而言,是天下间罕有之物,包括是我姑母,体内也残存了一枚沾染先天魔气的莲子,得益于此,而修炼出了有别其他叶家子嗣的内纳灵法,不过我就没那么幸运了,一直以来只能凭借资质而一路走过来,如今和其他的长辈一样,卡在了第四层纳灵法中毫无进境……”叶孤玄叹息说道。
  我心中诧异了下,也总算是明白了叶箐瑛能反东佛不念魔化归元法的原因了,竟是以一枚莲花子来异修法宝,成为了护体之物,不过内藏魔莲子,怪不得脑袋不清醒了,这种魔性宝物,如果没有先天魔气来驱动控制,早晚是要反噬的,毕竟光是体内提升魔性、魔气水平,仍不够豢养它的,所以我可以把戾血莲吞入腹中,别人却不行。
  叶孤玄想要冲击第五层纳灵法,找我借先天魔气,也是情理之中。
  “我只可以让先天魔气凝成魔种守心以吸收戾气,助你在冲击第五层的时候,吞噬掉多余的魔气,不知道是否是叶盟主所需?毕竟让我将先天魔气取出,并让叶盟主使用,却会损耗我多年祭炼的脉络。”我试探性的问道。
  “这个足够了,只是不知道这魔种本身可有力量供我驱策?”叶孤玄又问道。
  “当然可以,魔种既是模拟先天魔气而分成之物,区别是有形而无魂,具有极限罢了,其他和先天魔气无异。”我笑道。
  “那岂不是和我姑母的魔莲子一般无二?”叶孤玄冰冷白皙的脸上罕见出现了些许的诱人颜色。
  “各有千秋。”我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