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二十二章:魔种

  
  “哦……”叶孤玄有些感到些许的失望,毕竟她也想成为叶箐瑛一般的存在,拥有魔莲子,能够改变纳灵法的本质。
  “魔莲子沾染了一丝先天魔气,可在体内形成反击和守护,但久了必然拥有一定贪婪暴戾性情,若是控制不住反噬,必然会被控制身心,做出一些自己觉得应该,别人觉得不好的事情,而魔种是纯粹先天魔气分出的一种侵吞之气,只会受控于得到之人,做出吞噬,进攻,乃至于补助守护职能,只要在达到极限的时候,返还给施种之人,变不会有任何的副作用了。”我详细的解释起来。
  叶孤玄边听边陷入沉凝,我知道她想什么,故而说道:“叶盟主该不会怕受控于我吧?”
  叶孤玄脸上飘起一抹易逝绯红,当然,很快也找到了说词,道:“这……我相信夏盟主的人品,断然不会因此趁虚而入的,只是想着该如何借此冲击第五层纳灵法罢了。”
  “呵呵,那就好,我这魔种也不是随便就能给你的,毕竟会对我的先天魔气产生一定影响,不知道叶盟主打算以什么来交换我的帮助?”对于她这样性子的女子,拐弯抹角显得多余,倒不如直言不讳好点。
  “不知道夏盟主想要什么?如果不是特别过分的要求,我一定尽量的满足。”叶孤玄看着我说道,眼中不存丝毫的情感波澜,也不容许我提出一些让人尴尬的要求。
  “我希望能够观览叶盟主的纳灵法第三层以后部分的脉络衍化图。”我毫不犹豫的说道,这也是之前早就考虑好的要求。
  “就这样?”叶孤玄怔了一下。
  “嗯。”我心道该不会是要得少了吧?难道这东西在古神界不值钱怎么的?
  叶孤玄很快把手伸入了袖袋,随后摸出了一块圆形的石盘,然后说道:“这是我叶家子嗣代传的脉络自衍图,虽然纳灵法不是人人能修,不过没过一段时间,也是需要检查一遍的,丢失了还得找回,所以希望夏盟主拿去后用完能还回来。”
  “哦,那倒是没问题,毕竟这东西也不好弄来对吧?”我笑道,这金澄澄的材料和当年我找到的石碑一样,应该是微缩版的,当然,和夏瑞泽的正本肯定区别很大。
  “也不是这个意思……其实给夏盟主也无所谓,毕竟也只是副本而已,但我却不好解释去了何处。”叶孤玄苦笑道。
  “那倒不用麻烦你这么多,毕竟你姑母性子我很清楚。”我点点头,我当然不怕叶箐瑛,但叶孤玄怕不是?
  叶孤玄难为情的点头,然后传音告诉了我这小石盘的开启咒语,很快我就浸入心神,查看这脉络是否又可以继续自己衍化。
  而沉浸于其中的时间也不过一瞬,毕竟这种深度沉浸还是很危险的,稍不留意出个偷袭者就麻烦了,即便叶孤玄应该不是那种人,但和君亦烁混在一起,谁知道怎样?多少防着点总没错。
  发现可以衍化接下来的脉络后,我十分的高兴,这段时间得集中荆小蛮她们开一次纳灵法课才行,其实言师兄对于这个也很感兴趣,毕竟我可以分种魔种,解决了许多不必要的后遗症,大家当然都想要学学这传说中的三大道法。
  魔种这东西对我也是有利的,每次收回的时候,第二脉络都能增长一截,毕竟它本身也是先天魔气的一部分,当然,分出去的时候,多少也会损耗一些,显然无论什么事物都是相互的。
  收了酬劳,当然要做点事情,我说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接受我的魔种?”
  “这……我当然希望现在夏盟主就在我身上种下魔种。”叶孤玄当然有些兴奋,毕竟那是冲击第五层脉络的核心。
  然而就在这时候,忽然我的通讯仪一震动,随后外面顿时大乱起来,瞬间还突然出现一道应劫期的气息,猛然从大殿外不远冲进来!
  我一看就暗道这君亦烁是找死呢,居然闯我的主神殿!而叶孤玄也一副凝眉的表情。
  然而君亦烁却出人意料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表情中似乎感受到了莫大的屈辱,怒道:“什么魔种!?夏老魔!你说什么魔种?!玄儿!你还要让他往你身上下种?!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这对贱男女怎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谈及此等下作之事?”
  我愣了一下,包括叶孤玄也整个都怔住了,一时之间不知道他说的什么。
  而我这老司机反应也算是够快了,可同样得是随后一秒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君亦烁把我说的‘魔种’当成是跟叶孤玄玩情调,要往对方身上下种呢……
  我阴沉下了脸,说道:“君亦烁,真没想到你思想这么龌龊,整日竟想着如此的肮脏之事!”
  给我这一提示,叶孤玄再单纯,可也是活了许多年的女子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不是?就算自己冰清玉洁,身边还有诸多侍女呢!加上提及我‘夏老魔’的外号,还联系上魔种,这君亦烁不是骂我播种机是什么?再转念一想,叶孤玄更是气得面色铁青,因为自己主动接种,岂不是还得跳黄河洗干净才能上岸?
  这么一想,叶孤玄登时无名火起,飘过去就朝着君亦烁一巴掌抽过去!
  但君亦烁不是三岁孩子,加上他不但是个仙盟盟主,还是叶孤玄的未婚夫,在我面前怎么能受辱?所以一伸手就抓住了叶孤玄的手,双目如同喷火似的,死命的瞪着叶孤玄,一副叶孤玄怎么负了他的表情。
  我冷冷一笑,说道:“君盟主不请自来我神庭巅峰,恣意妄想辱骂于我和叶盟主,是否太过嚣张了?即便你是大使,可也不能逾矩行事吧?”
  君亦烁毕竟给叶孤玄积威多年,即便抓住了叶孤玄的手,也不敢太过放肆,比如反手一巴掌还回去什么的,只能是咬牙切齿的骂道:“我逾矩!?早知道你们两个狗男女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今日一见,果然是大开眼界,竟然是一个要下种,一个要接种,真是不可思议!夏一天,有本事你就与我一战分个生死!”
  “分个生死还不容易,不过我赢了岂不是成欺负你了?还坏了叶盟主的名声。”我冷哼一声,打这小白脸,我用一只手都嫌多,但真要接战,岂不是让叶孤玄置身漩涡之中,承认了和她有不清不楚的情况,适才和这君亦烁决斗?
  “夏老魔!你这卑鄙无耻之徒,勾引我未婚妻,今日我君亦烁要与你不死不休!”君亦烁已经气坏了,一手甩开叶孤玄,就拔出了长剑,瞬间朝着我扎过来!
  我双目一寒,准备拔剑将他击飞,但刚准备凝出劫天神剑,叶孤玄已经动手了,瞬间一剑挥出,哐当一声制止了君亦烁继续往前一步,她双目此时也像是喷着火,显然是怒火上涌了。
  修炼纳灵法的人,脾气都好不到哪里去,几个来回,叶孤玄已经和君亦烁对攻十几剑,把好几根柱子都打出了切痕,吓得一群神仙都看着我等候指示。
  我脸色青黑,准备呵斥两句,结果这君亦烁嘴里又不干不净起来。
  “你这贱女人!和夏老魔勾勾搭搭便罢了,如今还要对我下杀手!丧心病狂如此,想当年我怎么会如此待你!”君亦烁越说越气,但叶孤玄的性子就这样,你爱信不信,不信拉倒,绝不会跟你多解释几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