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二十三章:婚姻

  
  这里大战,当然引来了不少观战的,包括女子军团率先回来的,都显得很错愕的看向了我。
  我苦笑摇头,随后和君亦烁说道:“好好的日子不过,疑心病这么重怎么办?叶盟主和我光明磊落,岂是你想得这么不堪?你心中的想法太过肮脏,导致听到的话也变得肮脏无比,难免引来这场误会,我说的魔种,不过是以先天魔种深种于额头,让纳灵法的戾气无法冲脑,其实你想的要在叶盟主腹中下种?我也真为你感到难堪,堂堂天东南部仙盟盟主,就是这纨绔子弟的想法?”
  给我这么一辩白,君亦烁显然脸色也跟着变了,但脸上还是半信半疑,咬牙不承认说道:“我虽然只听闻一句,但你们若是关系如此单纯,之前为何眉来眼去?呵呵,论是谁人,都觉得内有蹊跷吧?”
  “君亦烁,你可真逗,情人眼中容不得半颗沙子,别说我看叶盟主没几眼,就是擦身而过,怕你那点小心思里,都会觉得我们有来往了,归根结底不都是妒忌心作怪么?我要想勾引你家叶盟主,却还用不着你说的那么猥琐,她只是和你订婚,并没有嫁给你,也就是说她名义上是你未婚妻,却还不是你的人,订婚都还有悔婚的,我要勾引她大可光明正大,还用得着眉来眼去?而且,你和我身后这些女子抬头不见低头见,我若跟你一样妒心上来,岂不是可以现在杀了你?”我冷眼讥讽起来,丝毫没打算给他留面子。
  当然,退路是要给的,不知者不怪,我好歹也是五大世界盟主,也不能小心眼,揪着这些破事就杀人吧?
  君亦烁听我这么一说,也知道自己这次多半是误会了,但现在骑虎难下,叶孤玄都给自己骂了几次‘贱人’,还追着他打呢,怎么办?
  他其实平素里还是相当聪明的,但一碰上感情上的事情,顿时是没头苍蝇了,这不奇怪,毕竟很多男人都这样;而现在误会解除了,但道歉都是另一回事了。
  “原来如此,魔种呀,我额头上也有种呀,怎么我就没怀孕!哈哈哈,无知真是无畏!你自己帮不上忙就算了,未婚妻来找人帮忙,还给你两个一起骂了,好没道理,真是不知所谓!”荆小蛮是刁蛮小公主,胆子可不小,顿时是跑出来煽风点火了。
  君亦烁这回已经是彻底明白自己作贱自己了,脸上羞得是红了一片,可现在终究很为难,他对我其实相当仇恨,可偏偏拳头打棉花里,完全没有着力点,这让他郁闷无比,现在只能说咬牙说道:“夏盟主,这次是我对不住了,我误会了你和玄儿有……”
  “谁是你的玄儿?我叶孤玄在你眼里,不过是个贱女人!”叶孤玄却很气愤的打断了他的话,并且快速连刺出几剑,毕竟实力也是叶孤玄为胜,君亦烁又没有了战意,给这一进逼,顿时倒退连连。
  “玄儿,你听我说,是我不好!这次真是我误会了,还恳请你原谅我!”君亦烁确实很精明,能屈能伸,而且这些年里一直就专注哄人,练就了一嘴巴的本事,准备再骗得叶孤玄欢心。
  但叶孤玄这一次明显是对君亦烁失望透顶了,好几次直接都是朝着致命的地方下刀子,气得君亦烁又不敢明言,而知道叶孤玄已经是气头上后,他只得故作委屈,叹了口气正色说道:“玄儿,我知道你怪我,但你可以想想,其实我也是关心则乱,我正是关切你,才不想你和任何人有超过我忍受范围的来往,今日……”
  “呵呵,你就这点小肚鸡肠,却非我叶孤玄良配!”叶孤玄这次十分的果决,几剑又追了出去,吓得君亦烁又是一阵逃离,随后抽出个空隙,拱手就飞逃离去。
  一群的天兵天将,以及天一道的应劫期连忙飞过来问要不要捉拿,我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感情之事本就复杂,一言两语也说不清楚,闯入神庭巅峰固然可恶,却并非不能理解,然可一不可二,再有此举,便无需顾念他的身份就是了。”
  “是!”一群仙家和神仙潮水褪去,很快整个神庭巅峰又陷入了安静。
  叶孤玄脸色有些尴尬,拱手说道:“夏盟主,实在对不住,连累你了,这殿内打破之物,我必加倍赔偿……”
  “嗯,那就有劳叶盟主了,只希望这等事情不要再发生才好。”我笑道,打坏了我的神庭,哪有不赔偿的道理?况且这是原则问题,不稍作惩罚,怎么能显出神庭法度森严?
  当然,要这事换在裂天魟上发生,大家江湖儿女义字当先,算了都没什么就是了。
  大家也不好揪着这种事情不放,我解释了一遍后,很快就带着叶孤玄往后殿那走去。
  她恢复了之前的高冷表情,当然,我知道这不过是修炼了纳灵法后的副作用,实际上她虽然待人严厉,可还是相当讲道理的。
  到了没人的一个水榭亭楼,我盘膝坐在了茶几前面,而叶孤玄也很主动的跪坐我前面,显得是一丝不苟。
  一旁的女子很快奉上了热茶,我拿起来抿了一口,看了眼身边鱼池中的仙鲤,淡淡一笑:“你似乎并不是很喜欢君盟主吧?”
  叶孤玄正好拿起了茶杯,双手捂着却因这句话抖了一下,我当即止住笑容,说道:“别误会,我只是不想你在这时候,仍然把心思放在这上面,所以想要开解下你。”
  叶孤玄那双明眸如会呼吸似的,仿佛松了口气,她想了想,说道:“我和他从小相识,或许是太过熟悉,只能把他当我的朋友,而如今,姑母,叔叔却要将我许给他,我感到很矛盾,所以今天才因为此事,忍不住下了重手。”
  “原来如此。”我平静的看着她,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旋即看向了鱼池,半响说道:“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吧……只是今天对他有些失望罢了。”
  我点了点头,看着她心态趋于平缓,我说道:“你是否对自己姑母和叔叔指派这场婚事而懊悔?”
  叶孤玄明显又怔了下,然后看向了我,说道:“这……和魔种可有关系?”
  “并无,只不过我所出身的世界,很多年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亦如你如今,而后来,这两样又都不重要了,大家开始追逐喜欢的人去婚嫁了,叶盟主觉得哪样好点?”我淡淡一笑。
  叶孤玄想了想,怔怔看了我一下,然后说道:“自然……后者好些,但我是叶家的一份子,自小就被教导不能忤逆长辈之意,像是夏盟主所说,对叶家而言,便是大逆不道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和自己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么?”
  “嗯,我亦有所觉悟……”叶孤玄看着我,露出了一抹萧瑟的苦笑。
  我发现她的语速变得缓慢,就接着说道:“好了,看了你心思应该安静下来了吧?”
  “不……夏盟主稍待,我……可能还需要一会儿。”叶孤玄犹豫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手轻轻抚着胸膛位置,闭起了双目沉凝了起来。
  我也不着急,毕竟接种这魔种,总得让对方平静下来,否则两股魔气其中一股凶一些,另一股刚侵入还没站稳脚跟,很容易一点就炸,到时候是会出意外的。
  这一次的叶孤玄似乎心中反倒斗争激烈起来,我心道这妮子该不会乱想些什么东西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