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二十五章:世祖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第三千一百二十五章:世祖
  
      “君盟主日日在馆里和几个道友酗酒,我本和他已无交集,但上次他喝醉后,竟闯入我练功之所,给我赶了出去,醒来后却又折返来央求我原谅,一次可以,但第二次我何能忍受?”叶孤玄淡淡说道。
  
      “嗯,这是个大问题,不过应该没有第二次了吧?”我无奈一笑。
  
      “唉,他或许当日还好好的,但酗酒不清醒后,却又反复如此,甚至还……”叶孤玄有些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我皱起了眉,然后说道:“看他仪表堂堂,平素行端坐正,受了何等打击竟成了这般?”
  
      神仙倒这种酒的厉害当然不用说,是我们神庭特色,虽然供货源在我们手中,但他们使馆要,难道我们还能不给?
  
      “就是上次那事情……他但凡喝多,便会找我来闹,翌日正经起来,又会编造理由来寻我,我对他早已失去耐心了,不若上去,让他自个冷静好了!”叶孤玄叹气。
  
      我看向了身边的胡清雅:“可有什么办法?毕竟上去却是大事。”
  
      “这……”胡清雅想了想,笑道:“若不然……来我们女子军团好了,那儿戒备森严,要命的都不敢进雷池一步呢。”
  
      我瞪了她一眼,胡清雅耸耸肩,而叶孤玄脸上显露尴尬之色,好一会才说道:“多谢了,只不过他喝多了,这性子我都觉得完全不认得他了,若不避开他,真闹起来,有负君叔叔当年之托付。”
  
      胡清雅看向了我,嘀咕传音道:“这事情在使馆那边闹得沸沸扬扬,上次听说君亦烁还威逼叶孤玄,要强行周公之礼,否则就是你和她有染,此事因而传得是沸沸扬扬,又有他几个相熟的道友在一旁煽风点火,整件事是有板有眼的,真是让人不知说什么好。”
  
      “竟有这等事情?这君亦烁可真是……”我皱眉有些郁闷。
  
      “呵呵,自古狼狈为奸,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有君亦烁如此里外不一的本质,可想而知他身边都是什么朋友,就连上次你带叶孤玄去水榭庭院那,事情都给君亦烁描得有模有样,如同你真的玷污了叶孤玄似的。”胡清雅嘿嘿一笑。
  
      我摇摇头,看向了叶孤玄,说道:“是委屈你了,但这次上去,却只有我和身边几个仙家一起,你跟来岂非让他更加的误会?”
  
      “难道不跟你走,他就不误会了?若你不带我离去,便还我衍脉神石,我自个离去便是了。”叶孤玄可不是傻瓜,性子也十分的果决,决定的事情很少有人能反驳。
  
      我只能点头,说道:“叶盟主的决定我会尊重,你一个人去行程艰难,路径多变,还是乘天一道专门的飞船前往吧。”
  
      叶孤玄点头,她不是爱闹别扭的性子,只是独立惯了,而她身边,因为仙岛之行的那位老太不顾她命令自作主张来设计我,也已经给驱离她的核心层面了。
  
      这次我前往东海,也算是独行了,毕竟时间紧任务急,我去的时候必须要用上好些鲲鹏令,否则根本不能短时间内到达天东的东部,更别说去东海了,那儿会更遥远。
  
      我交代了盟主该做的事物,并嘱托大家戒备随时可能的九重天溶界,这才和叶孤玄乘搭了这次的飞船,前往古神界。
  
      然而,君亦烁知道的画,当然不会这么简单让我们就此上去,在登船那一刻,不知道哪里收到了风声,他就来到了飞船边上,双目中还带着一丝的醉意。
  
      “玄儿!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而是喜欢这行径阴险狡诈的夏老魔!你知不知道,你给他骗了!你一直就给她玩弄于股掌之中!眼下你竟还跟他一起上去,你简直是……简直是太令我失望,太令姑母、叔父失望了!”君亦烁大声的叫道。
  
      我冷冷一笑,而叶孤玄这次已经是恼了,道:“你不知自爱便罢,那是你自己的事情!还请在我走后,清醒过来吧!”
  
      “你走了让我清醒?呵呵,你们这对贱男女!怕正愁没理由上去鬼混吧?现在好了,我不就喝点点酒嘛?却给你天天揪着此事,你这次上去,也是要在叔父面前告我一状?是要在姑母面前说我的不是?是要抹黑我?好跟这姓夏的魔头在一起?!”君亦烁越说越离谱,不过现在我懒得和这喝多了的疯狗说什么,毕竟他疯了我还没疯,狗咬人,人怎能咬狗?顶多怒极了来煲干锅狗肉罢了!
  
      “我没有你那么龌龊无耻!我只是不想见到你!”叶孤玄冷冷说道。
  
      “是么,不想见到我?你终于说出这话来了,我就知道叔父将你许配给我,戳中了你心中的痛处,对吧?其实你喜欢的是夏老魔,而不是我!在仙岛我就看出来了!你看夏老魔杀戮成性,所以就对他心生崇拜!是,强者嘛,谁不喜欢?我是比不过夏老魔,可难道你就不知道我对你的真心?一直一直多少年过来,我对你没有说过一个不字,难道就换不回来仙岛那一次正眼相看?”君亦烁到大声的怒责。
  
      虽说已经喝多了,不过他口齿还是相当凌厉,只不过话语中主线混乱,显然已经是智商拙计的想到什么说什么了。
  
      “无理取闹。”叶孤玄冷哼一声,随后看向了我,说道:“走吧。”
  
      我点头,然后朝着跟着船长点头,飞船顿时朝着天空飞去。
  
      韩珊珊下来后,联合司器监改造飞船效率还是很高的,制造一艘能形势在空间中的飞船并不困难。
  
      而赵合拿到了那只黑兽的眼球后,制作出了浓缩的精元丹,服食后能够快速恢复不少的元气,也成了天一道第一梯队的必备之物,至于煲汤这种事是没办法了,那东西腥臭难闻,不炼药也吃不下去。
  
      飞船朝着通道口行驶,但还没上升到通道口位置,这君亦烁好赖不分就冲了过来,打算把叶孤玄给就此拉走。
  
      我冷冷看着叶孤玄如何解决,结果出乎意料的,叶孤玄这次已经懒得和她废话,直接就拔出了长剑,一剑扎向了君亦烁的心脏!
  
      君亦烁整个人都痴了,这一剑来势说不上特别快,但却凛冽的朝着他心脏而去,这简直是伤透了他的心!
  
      噗!
  
      而且,本以为叶孤玄会收剑的,可我还是猜错了,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一剑干脆无比的扎入了君亦烁心脏附近!
  
      鲜血缓缓从剑尖那流淌而出,君亦烁双目含着眼泪终于忍不住掉落下来:“玄儿……你……你真要杀我?”
  
      比我想象的果决,叶孤玄没有半点动情亦或者什么,甚至微微的蹙眉,表现出了一种厌恶的神态,这一剑当然没扎中核心,而是关键时刻偏了三分,要不然君亦烁早就该兵解了。
  
      “走开,不然下一次就没那么客气了。”叶孤玄长剑一甩,当下把君亦烁甩到了一边,根本没给他半点面子。
  
      君亦烁咬牙切齿,双目血丝都红了,死死的盯着叶孤玄,最后又看向了我,只不过这种凶残嗜血的目光,对我毫无作用,我正是直面如此而步步走来的。
  
      然而为了防止他在这里可能会闹出点什么乱子,我当然少不了嘱咐赵茜叫人看紧他。
  
      君亦烁其实本事差着叶孤玄不是一点半点,倒是常听说起他父亲过往比他响亮,因此自仙岛之后,我就只把他当二世祖罢了,不过有的人豁出去什么都可能会干,看紧总不会错,而天一道应劫期里,能斗赢他的,可并不少。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