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二十六章:自满
第三千一百二十六章:自满
  
  上去一样古神界,速度不会太快,因为气流是去往人神界的,所以算是逆风行驶,这一路下来费时费力,等回到了古神界,已经是四五个月过去了,这算是几次行程加速的结果,而换成自己去飞,速度不但更慢,而且过程还要应对飓风区,以及元气大量给空间萃取。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叶孤玄如愿回到了中央神塔,而中央神塔眼下已经大不相同,叶家的宝船飘在了漩涡的上方,言师兄和海师兄则在附近的一处险峰那建立了个临时的道观。
  
  帮叶孤玄打掩护并不困难,毕竟这几个月过来,我们商量了不少的办法,而叶孤玄和我也相应变得熟悉了,不过这种熟悉仅限于平时不可避免的交流罢了,她为人清冷,只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修炼,我想要打扰她都没机会。
  
  避过了叶箐昱的责问后,我开始问询起了中央神塔这附近的变化,因为我发现,这里的气息有些不稳的迹象,既是时而元气庞大,时而却有些稀少而絮乱。
  
  “毕竟周围神塔不多,漩涡吸收力又大,消耗元气更是难以想象,我们派出了不少下级仙门进行神塔新建,这样一来能缓解此事,倒是苦了你们天一道的下级仙门了,不过我可是给了工钱的,修炼和工作两不误,应该不算难为他们吧?”叶箐昱笑呵呵的说道。
  
  我暗骂这家伙是老狐狸,这是间接绑架天一道呢,如果我现在让大家下去,就意味着我有可能知道什么内幕了,现在是要死大家一起死,绝不能让天一道苟活什么的。
  
  “呵呵,神塔建设是应该,不过差不多就行了,总不能一口吃成胖子,倒是天东下级仙盟不少吧?现在可是开始迁移往此地了?”我淡淡的问道。
  
  “当然,只是一时半会肯定到不了,再等等,再等待。”叶箐昱语重心长说道。
  
  “其他各部洲的消息呢?不知道叶道友可收到什么风声?”我调转话题,在这天南,我已经暂时失去了话语权,这是用五大世界自治权换来的,所以我倒也没什么好后悔的。
  
  “什么风声?”叶箐昱狐疑的看着我,一副就我事儿多的表情。
  
  我心中骂他不上心,嘴里却说道:“当然是漩涡空间什么的,就怕东佛不念又来一次和天南一样的溶界行为!”
  
  “哈哈……溶界了又如何?由我们在,他们又下不了五大世界,而且,随着我们在这里卸除的气息越来越多,新建的神塔又带动四面八方的元气加速过来,界墙只会越来越厚,你担心的事情恐怕是白担心而已,况且东佛不念不是兵解了么?想来现在顶多刚恢复过来,想要折腾,却已经迟了。”叶箐昱捻须一笑,觉得我是在杞人忧天。
  
  我暗道这叶家果然是坐享其成,这次的事情只能靠我去解决了,不过对于西方教和其他势力的动向,我多少还得问一声的。
  
  “西方教没选出佛尊,我们就打下了这片地方,他们来了能干什么?”叶箐昱讥讽一笑,看我沉默,他笑道:“放心吧,西方教这次是彻底完蛋了,竟还选了个乳臭未干,听说是刚加入西方教佛尊转世的和尚,而觉需那老不死的败得一塌糊涂后,彻底和佛尊无缘,含恨兵解入六道轮回了,所以这西方教没有了他就算了,现在新佛尊连找我们谈判都不敢,就跑回西方教去收拾自家庭院了,这一来一去,我们早就把这里打造成铁盘似的了,没他们什么事了。”
  
  我愣了下,知道圆慈上位成功了?
  
  看来这算是来到这里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了,而当然和叶箐昱想得不一样,圆慈不是不来找他谈判,而是知道找他没用,要什么,最后还得来找我谈,所以干脆打道回府,如此一来,还能巩固自己的身份地位,届时整个西方教才是铁打的营盘。
  
  “原来如此,看起来局面对我们还是有利的,那叶道友就安排传道的工作吧,不过别忘了我们天一道联盟的份额。”我也懒得和他拐弯抹角,在商言商,这种事一点都不能藏着,说出来对方才会重视,你要是什么都不说,别人更能缺斤短两。
  
  “那是应该,由我们守护此地,你们天一道统筹底下传道,大家修为一定会快速提升,届时就如夏道友说的那样,是双赢的局面了!”叶箐昱乐道,他当然也要下去传道的,只不过之前事情刚平缓下来,一时半会还抽不开身,现在看他这架势,估计觉得传道后就天下无敌什么的吧?
  
  五大世界出身的,传道在先修炼相辅,而古神界则相反,所以天一道前面可谓冲得狠,但眼下传道通道打开,叶家可就要享受胜利果实了,当然,一切都是需要道缘的,我并不担心他们传道后,实力会提升到天一道追不上的地步,因为在物资不缺乏的情况下,天一道引领的丹道,会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力量。
  
  懒得和叶箐昱这自嗨过头的家伙继续讨论以后合作的成功谈,返回了天一道后,我就让天一道留在这里的精英来尝试使用纳灵法的衍脉石,因为这衍脉石和石碑多少有点不同,之前大家试过李相濡留下的三座不完整石碑没用,这块却也未必,毕竟通天教主有教无类可不是说笑的,而当年古神界的纳灵法极为完整,至于下放到五大世界的,毫无疑问有细微修改,可能是更适合下面的仙家,也可能是故意如此,那并不奇怪。
  
  果然,因为四大部洲都没有别的太多消息可考,大家就宽裕多出了几天时间来研究这衍脉石,还别说,真给言师兄找出了办法来,当虽然是加长了修炼纳灵法的进程,不过总比不能修炼的好。
  
  同样即便能修炼纳灵法,可也不是谁都能选修,第一梯队以下基本已经失去了学习的资格,因为我就算再有空,也不能随时凝聚魔种,而一旦我不在了出趟远门,而正巧戾气爆发,那是很危险的事情。
  
  所以到了最后,只有言师兄和海师兄选修了。
  
  言师兄不用说,他本身对戾气最熟悉,也是新一代的剑魔,修炼这个其实也是突破自我的一种表现。
  
  不过海师兄却是打碎牙齿自己咽的典型了,他是逼着自己去学的,他道脉丰富,可不止是学习了阴阳道,还学习了黄泉道,后来一发不可收拾的是什么杂七杂八都有涉猎,算是彻头彻尾杂修了,在天一道,也有嗑药狂魔之称,因此他为了超越言师兄,或者不落后言师兄,果断的也跟风学了起来。
  
  毕竟是自家师兄,我是没法说什么了,只能由着他来,当然,为了防止意外,魔种的吸收力是其他人的两倍是免不了的,只是我也没预料到,正是因为这一次的区别对待,让海师兄以后是一发不可收拾,这也是后话了。
  
  七天后。
  
  我告别了两位师兄,然后也不说自己去哪儿,漏夜的时候用鲲鹏令往北边而去,毕竟行程诡秘,我用韩珊珊给我特制的面具,隐去了自己的样貌、气息、声音,打算混入其中;毕竟夏瑞泽如果在天东的东海,一定是不可小觑的敌人,他是那种不知道你来就算了,如果知道你来,就会设好布袋口给你闯的典型,而且一旦进了他的圈套,他就能跟你好好的忽悠,最后让你给他做好套上好的嫁衣。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