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二十八章:换代
    第三千一百二十八章:换代
  
      “你是严莺?怎么回事?”我皱眉问道,面具上也表现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神情,这让女子脸色有些惊诧和不解,然后说道:“你不是来找我寻仇的?”
  
      “我找你寻仇做什么?我是叶孤玄请来与你传递消息的。”我淡淡的传音说道,看她一脸的茫然,我又补充了一句,说:“关键时刻,倒是不介意助你一把。”
  
      “啊?难道叶盟主和你有……”严莺连忙想要猜测点什么,但结果还是立即住嘴了,见我收起了剑,她连忙站了起来,然后大手一挥就屏去了左右,然后说道:“我之前为了想联络叶盟主,和一直跟我传递消息的一位道友闹翻了,好在那道友东部混不下去,投了东海而去,要不然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故而阁下一来,我便是以为他派了阁下前来杀我,因此误以为寻仇罢了。”
  
      我微微蹙眉,说道:“原来如此,那人竟投了东海而去,那你呢?既然他已背敌,为何你还不离开这里?”
  
      “唉,我也想要离开,可对方把持住了我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我害怕天东都没出去,反倒是害了自己门下的弟子!”严莺叹息道。
  
      我沉吟道:“瞻前顾后岂是我辈所为,东部眼下不都是去了东海么?此处应该……”
  
      “啊?阁下恐有所不知,如今东部已经回来了许多的仙家,正重新集权,杀尽一些亲东方家的仙门,而所以谁人敢此时离开这里?”严莺连忙说道。
  
      “东方家出了什么事情?为何回来的仙家竟要如此?”我脸色微变,东方家带领东部仙盟应劫期杀入东海,本来应该是在东海牵制东佛不念的弟子,也就是现在的夏瑞泽才对,怎么难道给策反了不成?
  
      “东方家已经投入了东海截教之下,所以东部仙盟剩下还不愿意背敌的应劫期返回,正是要肃清东方家的痕迹,意图重整东部仙盟呢!所以我这边一出事,便不敢妄动,毕竟走的不如消息传得快,因此也就日日生怕有应劫期突然杀上门来,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杀人。”严莺苦道。
  
      “原来如此,所以在逃和不逃中摇摆不定么?”我深吸一口气,然后看向了周围的弟子,说道:“想不到东部已经是这般状况,外面定然是危险重重,不过眼下你们留在这里,也绝非长久之策,又怎么不宣布和东方家决裂,与那些返回来重建者共谋出路?”
  
      “那群乌合之众,眼下一个个杀红了眼,我们不想加入进去也不行呀,所以早就宣布了会维护东部利益的,只不过前车之鉴历历在目,听闻亦有个门派刚投奔,翌日就在世间蒸发的!我哪里敢再拿几百同门去博这前途未卜?”严莺苦笑说道。
  
      一个普通应劫期,带着一群的同门,在责任心下,确实是很难抗拒东部乱局,一走则是逃兵,不走也害怕投靠了东海的仇家爆出所作所为,首鼠两端,确实难以抉择。
  
      我想了想,说道:“如今东部仙盟,何人是领袖?”
  
      严莺几乎没有犹豫,说道:“郑家的郑轩。”
  
      “嗯,周围对你最有威胁的存在,又是何人?可知所在?”我又问起。
  
      “是计引虚,乃是左近一个小头目。”严莺有些诧异的回答。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把他所在之处的情报给我,我替你会会他吧,这里也算是东部的边境,你过了这里就是中部,他们总不会追到那边。”
  
      严莺愣了下,然后一副死马当成活马医的表情,将一份玉牌交给了我,却说道:“郑家声名显赫,东方家背叛东部仙盟,他们很快掌握了东部的大部分势力,并且派出了好几队应劫期真仙,将东部的东方家痕迹抹去,计引虚便是此处领衔者,而这段时间,他所屠戮门派不少,阁下纵然了得,但对方人多势众,还请小心谨慎……若是不嫌弃我实力卑微,我也可和阁下同往的……”
  
      “不用了,我一个人会方便些,你尽管带着门派,迁移中部去吧,若是有人问起,能避则避,避不过一战也未尝不可。”我却淡淡的说道,随后读取了玉牌的信息,发现门派周围从远到近,都已经给严莺标注了一遍,看来她也发现了带着门派往东部哪个方向,其实都会给发现后,在离开前对方就能堵得他们无路可逃,故而不敢轻举妄动。
  
      “啊?我虽然应劫期,但却是实力相差仙盟的应劫期不少……遇上同阶,怕是……”严莺表情有些受惊的说道。
  
      “你不过是宝物差了点,这件宝物你拿着路上祭炼一番,遇上同阶说不过去的,立即全力驱动此物,必斩对方于剑下!”我说罢,拿出了一把小剑,这是韩珊珊研究了一遍凌云剑府的必杀剑无情仙剑后,改制而成的赝品,虽然没办法和真货的坚固和充能速度相提并论,但却是实力差的存在越级杀人的独门宝物,只要在平时注入能量,关键之时施展,斩同阶于马下不成问题。
  
      严莺双手接过我手中的仙剑,顿时是惊得脸色发白,说道:“这……这么厉害的宝物,阁下竟借予我,那阁下可还有傍身法宝?”
  
      “无妨,你带着此剑前往天南吧,叶盟主可还等着你呢,即便是要回礼谢我,也是你叶盟主来。”我也懒得和对方纠结,而且要不是叶孤玄,我也不会赠送这么好的东西,即便我手中还有几把备用的。
  
      严莺连忙点头,我说道:“去吧,我保证后续没有追兵敢拦截你。”
  
      我说罢,又问了她是否认识李破晓,结果严莺根本是一问三不知,也不知道李破晓是实力不够引不起波澜,亦或者有意潜行匿迹去了,其实之前在天东南部时,我就找不着任何线索了,叶灵灵说甚至说没剑对方来神剑门,所以天东的南部似乎也没有迹象表明他的存在,难道也是去了东海了?李破晓应该有兴趣才对。
  
      而夏瑞泽在这里搅风搅雨,我其实也很想知道他们能搞出什么名堂来。
  
      至于东方家换成了郑家这件事,其实也不过是虎走豹来,遭殃的不过天东罢了。
  
      我随后朝着计引虚所在的准确据点飞去,毕竟东部大乱,对我而言却是一大利好,至少没人会注意我这个时候突然潜入这里,并且把此事传达给夏瑞泽。
  
      一路疾行,却还没出得严莺所在仙门多远,就遭遇了三个应劫期的仙家气息朝着我这里飞过来。
  
      对方似乎也发现了我的存在,顿时分出三个方向快速接近我,预防我逃离。
  
      我原地等候,完全没打算逃走。
  
      “不是严道友?不知阁下何人?”为首的男子一身精致的道袍,也不是东部仙盟的纯白标配,而其他两人则是如同他一样的打扮,看来天东也算改朝换代了。
  
      “你又是什么人?”我问道。
  
      “呵呵,看来你不是我们东部仙盟本地的人了,这附近的应劫期仙家,没有不认识我计引虚的。”男子淡淡一笑,然后对着左右使了眼色,旁边两位已经手中暗扣宝物,随时要进攻的态势,一般仙家怕是见这局面,怕早就吓得转身便逃了。
  
      “这是什么意思?”我冷冷问道。
  
      “阁下急匆匆的东去,既不是本地人,便是要投东海而去的吧?我们东部仙盟对你们这种杂鱼最是忍不了了,不若上缴了身上的宝物,我还能给你投靠我们的机会。”计引虚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