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三十一章:消停

  
  “不错!他们之前还追杀一个九劫女道,要不是我们制止,怕那女道要给他俩糟蹋了!”又有个女应劫期仙家举报。
  我封住了魂瓮口,暗道这两兄弟也是罪有应得,不过我也不会好声好气和这些狼狈为奸的家伙说话,就问道:“他们两个如此这般,那你们一路来,可有欺辱其他的仙家?”
  我的话顿时让一群人全都摇头起来,全都一概不认的样子。
  “呵呵,这一路下来,真觉得我什么都没听到?你们可是来替郑家铲除异己的,杀的人恐怕也不少了!”我语气骤冷,这顿时让所有应劫期仙家都吓得面色苍白,不过即便要杀,我也不会在这时候动手,毕竟还要和郑家见一见再说其他,所以就说道:“不过大家都是应劫期了,手底下哪个没有几条冤枉的人命?但即便如此,我也自认为不是好人,可若是之后给我看到为非作歹,我同样也不会轻易放过!”
  “那是!那是!大家都是如此,唉,也是时局变化太大,大家也是奉命行事罢了,阁下当我们嗜杀成性?那怎么可能!”计引虚连忙圆场道。
  我也懒得去反驳他,这些正道中不乏藏着艰险狡猾之辈,平时还有东方家约束,但东方家一但失去了控制权,他们的獠牙顿时会伸出来,绝对是天东的一大隐患。
  “带我去会会你们郑盟主。”我也不打算让他们继续南下,以免碰上严莺,而且现在我也想要探一探这郑轩,没准有些什么情报对我有利也说不定。
  就这样,那计引虚带着我一路东北急行,不多时就发现了不少的应劫期气息,一问之下,却是另一路的清道夫,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仙修中的痞子,专门干一些脏活,看到我们不往南反倒去找郑轩,顿时有些不高兴了。
  不过这计引虚不是傻瓜,立即指了指我这里,并告诉这伙清道夫头目我的来历,以及这段路上发生的事情。
  那头目当然不会轻易相信,并且也不会让我轻易见到郑轩,看了看我的魂瓮,飞过来说道:“阁下不愿意透露姓名,却是何故?”
  “嘿,虽说我不愿意透露姓名,只是我名不见经传,你知道了也没用。”我冷笑回应。
  那头目看了一眼计引虚,随后凝眉说道:“哦,在下徐破天,阁下方便的话……”
  “夏七两。”我很干脆的说道,那头目估计在脑海中回忆了遍,没找到我的名字来历后,也就懒得继续盘问,怕是觉得我以前不过九劫,是新晋成长起来的暴发户罢了。
  “夏道友,能够将羁押黄峰礼的魂瓮给在下看看?”徐破天指了指我的魂瓮。
  “无妨,不过要是你敢放出他们,或者不小心放走了他们,我就会拿你放进去代替他们兄弟俩,你可还要看?”我冷冷说道。
  那徐破天想了想,还是伸出手讨要:“这个自然,不过相信也没那么容易。”
  我把魂瓮解除,丢到了他手中,这徐破天也不敢小瞧了我,缓缓的开启了瓶子,而突然间,两道气息果然说时迟那时快的跑了出来,吓得徐破天连忙动了动手,一股强大的元力顿时把对方压了回去!
  “看来真是这样,黄峰礼两兄弟的实力超群,要不是计道友更胜一筹,此次清理,还不知道是谁来带这个头。”徐破天连忙的说道。
  计引虚当然很高兴别人间接夸赞,捻须一笑,谦虚说道:“呵呵,那黄峰礼两兄弟不好指挥,这一路我也吃了不少苦头,哪有徐道友你轻松。”
  “哈哈,还好,好好。”徐破天说罢,然后看向我拱手道:“夏道友才是英雄了得,竟轻而易举的将黄峰礼拿下了,也算是为我们东部除了一大害了。”
  我冷冰冰的一笑,这种客套话和马后炮,我根本没听进耳中,这徐破天和计引虚都一路货色。
  两队清道夫又朝着西北前进,大概几天时间过去,果然遇上了更大的清道夫部队。
  有句话,叫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而到了这个关键时刻,也确实如此,这徐破天和计引虚这些天来,可没少盘算着怎么收拾我,之前的一切和我要好的假象,其实不过是虚以委蛇罢了,这次一共集齐了的五六十个应劫期后,徐破天就忽然说道:“夏道友,我只听说你实力了得,却始终没有看到道友一招半式,要不趁着现在,我带领大家和你切磋一场,点到为止可好?”
  那计引虚也连忙说道:“是呀,是呀,我也是光看夏道友厉害,却还不知道夏道友潜力有多少,要不我们试试能不能逼出夏道友的潜力如何?”
  “哦?忍不住了?这就开始要杀我了?”我冷嗤道。
  “呵呵,夏道友太过了敏感了,怎么开口闭口就是杀?我们岂能这般对你?只不过是想测试出夏道友的真正实力而已,夏道友切莫紧张。”徐破天连忙解释。
  “别怪我没告诉你们,如果想要抓住我,亦或者杀死我,建议再多找一倍的人来,否则,嘿嘿。”我也懒得跟他们扮猪吃老虎,这一路上这两个泼皮仙人整日里和我聊天打屁,假惺惺一路我早就厌烦了,怎么就记吃不记打?到了这里还打算围杀我。
  我其实也就是想见见郑轩,看看有什么猛料而已,可这两跳梁小丑天天上蹦下跳的,也是找死。
  这两货互看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股狠劲,他们的表现,也影响了其他的应劫期,一个个摩拳擦掌的,打算要开干了。
  我也不打算隐藏实力,要对付这么多的应急期,当然不能一个个玩,而是要瞬间解决他们!
  所以下一刻,我大手一挥,幻剑天的金色剑气猛然布满了周遭,随后一念一剑突然暴发,瞬间把周围一大片的天空染成了一片的血红,到处都是狂风暴雨一样的血花,数十个应劫期因为靠得近,所以一刹那每个人都挂了彩,而靠得近的,当场给砍成了虚体,远处的照顾不周,也给砍得手残脚断的!
  谁能在剑法的风暴中心不受任何伤害?答案现在很明显了,即便是应劫期,应对应劫期级别,能够骤然瞬发的幻剑天,也不过是一方面挨打的结果,而且这个时候,都还没喊‘开打’呢!
  被突然砍死的计引虚、黄峰礼还懵在当场没彻底反应过来自己怎么给砍死了,我一伸手,纳灵法就很轻松逮住了这两折腾货,一起和之前的黄峰礼关在了一起,而一群逃跑的应劫期刚飞出去不远,我就朗声说道:“跑,你们现在跑,但要是给我抓住,立马是关入魂瓮的下场!甚至还可能不如!”
  这话一出,顿时有一大半的人不敢逃了,而继续逃的那几个,给我一个瞬移斩杀了一个后,就彻底消停了。
  “现在,要么是你们带我去见郑盟主,要么就是我带你们去六道轮回走一圈!”我森然说道。
  “阁下实力通天,何必欺负我们?之前也不是我们要动手,乃是计引虚和徐破天不要命罢了!”一个应劫期吓得不轻。
  “是呀,我们还没打算和阁下动手呢,这就挨了剑,简直天大委屈。”更有仙家一脸苦相。
  “呵呵,再敢跟我耍幺蛾子,下次我就没那么好说话了,这计引虚和徐破天就是下场!明白了么?”对这群泼皮无赖一样的清道夫,用寻常手段他还觉得你好欺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