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三十二章:取利
第三千一百三十二章:取利
  
  遇到了强者吃了亏,一群仙家这回老实了,而计引虚、徐破天、黄峰礼进入魂瓮后,当然少不了在里面斗成一团,引他们争斗很简单,这魂瓮里放一些魔气就足够了,让他们自己折磨自己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又过得几天,这些仙修也算失去了反抗,带着我和正在往南的大部队汇合了。
  
  面对东部仙盟仅存的‘硕果’,一艘巨大的紫玉船,我心中也不由赞叹这东部仙盟果然不止是东方家财大气粗,这郑家同样不是寻常的家族。
  
  两头不亚于望天吼的巨大龙兽拖着好几条巨大的紫色锁链,拖着一座巨大的船,船上不是楼阁,而是一片巨大的紫金山!上面洞府罗列,仙气氤氲,简直就是把一片山丘搬到了紫玉船上,让整首船恍若是金元宝的样子,看着就是豪气冲云!
  
  能够到达这巨船前方,我当然已经得到了郑轩的允许,而我身边,已经聚集了几十位应劫期的仙家,这其中还有几位是郑轩派来接应我们的。
  
  “这就是紫玉宝船么?果然够骇人的,快快带我去见见你们郑盟主!”我看向了为首来迎接的仙家。
  
  那仙家这一路上也打听到了我的‘凶狠’,所以也不敢太托大,连忙说道:“那是当然,我们来的时候,盟主已经准备夜宴,稍待去了紫玉宝船,便能够畅饮一番了。”
  
  “嗯,你们盟主总算是想起要重视我了,这回可不是要学计引虚和徐破天堵我了吧?”我冷冷一笑。
  
  那仙家连忙摆手,说道:“不会不会!阁下连这两位阁主都干掉了,我们郑盟主常说眼下正是缺人之际,又怎么会和普通的仙修一般见识?”那仙家当即说道。
  
  “那就最好不过了。”我皮笑肉不笑答应,然后一挥手,就斥退了这几天跟着我的几十个仙修,这些都是仙修中的泼皮无赖,没有几个是能干大事的,所以我也不想一锅全收了,不但很难管理,等他们自由了还很棘手。
  
  那仙家连声应是,然后引我飞向紫玉宝船,进入了船中山峦,我瞬间就察觉到了一丝古怪,因为之前中央神塔几乎溶界,而天空裂缝那还漏下了不少黑色的气息,我因此对这些气息可谓是熟悉之极,而眼下这山峦之中的一处人工围成的山涧中,竟隐隐冒出一丝丝的黑气,这种汹涌澎湃的魔性元气我绝对不会猜错!
  
  “呵呵,看来你们身为天东东部仙盟的正道,可也同样不正经嘛。”我讥讽道。
  
  那仙家愕然后沿着我的目光看向了山涧,也露出了苦笑,说道:“不瞒阁下,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不过盟主说是对付九重天仙下界肆虐的终极之物,故而公示于人前,以免大家胡思乱想。”
  
  “哦?那倒是有意思了,你们郑盟主还真是宅心仁厚!”我心中暗笑,但好奇心难免给勾起来了。
  
  元宝山中藏了这股恐怖的黑气,这郑轩还拿出来逢人就说,那岂不是太奇怪了?
  
  最高的一座元宝山很快就到,我沿着走道一路进入了主殿,而大殿的周围,应劫期着实不少,足有五百六百之多,可见郑家瓜分了天东东部仙盟的势力后,仍然还是一股庞然势力!也不知道东方家具体有多少人了。
  
  “哈哈……是七两道友吧?快快来,老夫等你多时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很快朝着我笑道。
  
  “哦?是郑盟主吧?”我明知故问了一句,要不然真不知道怎么接他话茬。
  
  “客气了,阁下想必也不是普通散修吧?否则怎么会对我们毫无半点的戒备、惧意?也不知道夏七两和天南夏一天是什么关系?我可听回来的仙家说过,仙岛一行,有个天南的夏一天在仙岛大杀四方,寻常仙家不是一合之敌,而即便是东佛不念更是如此!”郑轩继续说道。
  
  “想要有关系,很简单,拜个兄弟的事情,郑盟主觉得呢?”我看着他时,表情仍旧是一潭死水。
  
  “呵呵,那真是有意思,看来是我唐突相问了,那我换个问题,不知道夏道友来我这里投奔,可有拿得出手的本领助我一程?”郑轩从漆黑的大殿中走出来相迎。
  
  这家伙虽然已经有五六十岁年纪的面部,但却不时俊朗之气,年轻时恐怕也是一方祸害美人的存在,而双目虽然是丹凤眼,但却闪烁着奕奕神光,毫无疑问也是个野心勃勃之辈。
  
  我爽朗一笑,说道:“如果说是帮助郑盟主走一程,天下大路,哪儿走不得?不过我也是来享受的,一定难度的事情可以去做,一定难度以上,却同样不会用命去博。”
  
  郑轩双目紧紧盯着我,好一会说道:“纵然如此,道友语气已经大得很了,就不知道何事之上做不得?”
  
  “九重天仙我可兜不起。”我淡淡说道。
  
  “哈哈……看来道友本事大得出奇了,不过不妨和道友说,这九重天仙,怕正是留给老夫对付的,至于其他以下的仙家,恐怕就有劳夏道友帮忙应付一二了,毕竟夏道友此行旁人说起,仍然老夫心驰神往,那一举手灭诸仙之能如不假,老夫也愿意甘拜下风!”郑轩再次大笑起来。
  
  我却眼睛眯了大半,说道:“你都甘拜下风了,这盟主要不给我当几天?”
  
  郑轩给我逼宫,不但不生气,反倒是笑问道:“要这盟主可以,不过一来夏道友初来乍到,难道打算凭借一己之力控制我东部仙盟,控制我郑家经营千百年的仙脉?而即便道友真有如此神力,可有办法对付那九重天仙,最后成为这四大部洲之霸主?”
  
  “嘿嘿,郑盟主的意思,我可以理解为九重天仙由比我还弱的你来对付,而我即便强,也就是当你马前卒的料?”我反问道。
  
  “我可没有这种想法,只是各有司职,共同打赢这场战争而已。”郑轩说罢,站在了我面前不远处停了下来:“可愿意听老夫细说一二?”
  
  “愿闻其详。”我看他说到正题,当然来了兴趣。
  
  “我郑氏一族,跟东方家可不一样,很多年前,这片神州大陆可大半是我们的,所以多年前的遗宝我们郑家挖出了不少,即便它们暂时更迭了元气而变成了一件件失去了灵性的没用弃宝,但我们郑家却仍一直还控制在自己的手中,等待有朝一日遗宝苏醒!而后来的东方家崛起,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同样也是这个道理,但眼下,整个事情当然翻转了过来,东方家投奔了东海截教,成了邪教的走狗,觉得有九重天仙庇佑就能安保太平了,岂不知也因为这一次他们引动溶界,而让我们盗取到了溶界后的气息,灌注于遗宝之中,现在我们手底下一件镇门神器,就已经蓄势待发了!”郑轩阴寒一笑。
  
  “原来如此,那为何蓄势待发,还不轰了那九重天仙?更待何时?”我一副兴致盎然的表情。
  
  “东海截教如今势大恐怖,我郑氏一族虽然薄有势力,却和东方家比还欠缺一个层次,现在东海截教加上东方家,实力更比我们多了不止一倍!我们干掉了那九重天仙,保不齐却也得给对方手底下的势力干掉,那你说老夫还要不要冒这个险?”郑轩看着我,一副让我来判断的语气。
  
  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怪不得你们在跑路了,是打算祸水东引,把东海截教引去打天南的中央神塔,让剑姑婆和他们酣战个你死我活,然后再取利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