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三十章:天灯
    第三千一百二十九章:半途
  
      我面色大变,凝聚天眼往大海上看去,海上,一座恍若是金字塔一样的高台耸立在海面上,而金字塔的顶端,是一个巨大的平台,整个平台就跟器皿似的,而平台上火光冲天,气焰直上云顶,形成一股恐怖的漩涡云!
  
      猩红的漩涡云为火光燃烧而凝聚,气息强烈远比之前中央神塔天空上泄漏出来的还多,要不是底下惨叫声此起彼伏,差点让我以为天又裂了开来。
  
      “主公,他们在烧仙人。”净莲平静无比的说道,我却心中一凛,并倒吸一口冷气,凛然是这些家伙的恶毒,心中抽冷是净莲对待生命的心态。
  
      “净莲,生命应该敬畏,包括你,也是生命,如果置于高台上的是你,主公也会忧心,伤心,并且不顾一切的救你,明白了么?”我说道。
  
      “明白了,可师父说过有好坏之分,最大之错,便是杀戮生命,那净莲杀过那么多人,是否还值得主公去救?”净莲毕竟年少,很多事情都抱着怀疑。
  
      “杀戮生命,也要看好坏,如果杀一人能救千万人,那就要杀,是故才有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说法,而我和你都是为了更多人能够获救而行杀戮,所以不能称呼好坏,因为么有绝对的正义,也没有绝对的邪恶。”我耐心的解释,同时也不断的接近整个平台。
  
      高台上的仙家已经发现了我们的到来,所以好几个应劫期立即边飞边质问我是谁。
  
      我没有回答他们,瞬间追仙锁就轰了出去,掠过的时候,当场把他们扎成了蜂窝!
  
      朝我飞来的三人小队给灭杀后,更多的应劫期立即看了过来,我当然也看向了他们,并且探测他们到底是谁,结果出乎我预料的是,其中一个我认识,竟是原来东海邪修的老大,神敬霄!
  
      这家伙见风使舵,上次逃得很快,这次出现在这里我一点都不会奇怪,包括东佛不念,同样也有可能在。
  
      而除了神敬霄,竟还有一个我认识的人,而且还是熟悉得不行的人了。
  
      万松小!
  
      毕竟我带了面具,这家伙认不出我来,而如今的他,已经是应劫期的修为了,不但是蓄了胡子,身上也换成了红黑相间的玄袍,如果不是熟人,一时半会还认不出他来。
  
      这万松小擅长阵法,手段也十分的精明隐晦,如果不能当场抓住他的辫子,没办法让他承认某件坏事,而之前在人神界的事情,我就该找他算账才对,只不过后来种种事情下来,让他竟脱身来到这里继续作恶,确实算是我一时的侥幸,觉得他会重新做人。
  
      一群的仙家,给关押在巨大的镂空平台火炉中,出也出不得,很快在火炉中给烧死,成为巨大的能量,让上方天空犹若成了一片能量聚集之地!
  
      “不要让他过来,竟能连杀三个道友,必然有不下于夏瑞泽的实力!”万松小沉凝的和身边的神敬霄说道。
  
      “倒是第一次见万道友如此警惕,呵呵,这世间哪有那么多强者?细数之下,能和我一战的,十个手指头都能够概括出来。”神敬霄蔑笑看向了我,随后指挥一群飞来的应劫期开始往我这边靠去。
  
      “呵呵,十个已经不少了,况且眼下整个天地都要倾覆,群豪并起,你不懂的还多得是,十个手指之数,你放到十年前吧。”万松小丝毫不给对方面子,而且已经左右看向别处,毫无疑问,他正在寻找逃跑的最佳路线呢。
  
      强者之所以为强者,就是能够保证自己的生命存留,如果死了,就什么都不是了,所以无数的传说,都是建立在无数大战幸存上的。
  
      明知道是石头还往前冲的,那只能叫做愚者!
  
      我所站的莲台,已经是一大片的滚滚黑云了,完全看不出戾血莲的样子,而我所带的面具,面色苍白,表情冷凝,和我原来的样貌全然不符,如果不仔细研究我的法术,恐怕很难看出我是谁。
  
      包括万松小,也在沉思我是何人。
  
      嘭!
  
      冲过来的应劫期仙家,很快就被我的数道无形剑气击中,这些剑气已经不是当年的无形剑了,经过不知多少次的改良,威力提升到了普通应劫期都难以抵抗的程度,一旦发出,除了能感应到空气撕裂感,根本察觉不到什么,就是法力的波动也是浓缩在了一条中线上,迅若奔雷,一剑便能将人切成两半!
  
      特别是没有接触过无形剑的仙家,往往第一剑刚反应过来,怕就得成虚体了!
  
      似乎发现了我的无形剑气,万松小微微蹙眉,然后说道:“加派人手,恐怕这一次,想逃都难了!”
  
      “呵呵,什么意思?我们避开了夏瑞泽,布下这么大的阵仗,就是想要另起炉灶的,什么叫想逃?难道放弃这里不成?”神敬霄阴寒一笑,随后瘦的皮包骨头的手一挥,一把殷红的血剑就出现在手中:“万道友既然怕死,便直说好了。”
  
      “我?我会怕死?”万松小冷笑。
  
      他说的一切,我都已经从唇语中读了出来,他们也没有隐蔽的必要,因为眼下平台就在这里,不是我死,就是他们死。
  
      “不是么?”神敬霄鄙夷道。
  
      “你可知道他是谁?”万松小沉凝眉心,随后瞬间移动到了很远的大后方,这让神敬霄本来还能忍受他的脾气,霎那就给点炸了!
  
      “妈的!我管他是谁!万松小,你敢半途而废?!”神敬霄骂道,随后顿时追着万松小而去!
  
      这里应劫期至少也得百几十个,穿着打扮上已经有别东海邪仙了,他们穿着更有规矩,不像是东海邪仙打扮随性。
  
      “不是半途而废,他若是来了,我们一个都跑不了。”万松小冷道。
  
      神敬霄这才正视起万松小的话,而看到我一路杀鸡屠狗一样干掉靠近的应劫期,他咬牙问道:“谁!?”
  
      “除了夏一天,我想不出有谁能这么肆无忌惮冲过来的!”万松小咬牙,随后念了缩地术,又往前遁了好远!
  
      这下子神敬霄听完,整个人都面目狰狞起来,从仙岛到天南,再到中央神塔一役,我展现的实力早就让他这老牌的东海仙修感到震惊了,知道是我,当然跑得比兔子还快!
  
      两个首领逃跑,现在给我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破坏了平台大阵放人,要么就是追着他们,杀之后快,以免以后再出这祸害生灵的大事!
  
      “净莲,这里的生灵,就由你去救助了,能救得多少是多少。”我对净莲说道,她现在只杀人,却从未救人,如果能够让她从中学到什么,往后对她的成长也会助力很大。
  
      净莲想了想,然后指着朝着我们飞来的应劫期问道:“那他们呢?也要救么?”
  
      “他们杀了那么多人,已经无需再救了,让他们入六道回炉重造吧。”毕竟是孩子,不能指望和她说些大道理,明确的告诉她什么该干,什么不该干就好。
  
      净莲点头,随后快速飞往平台。
  
      我则立即往万松小逃离的方向追去,还别说,这小子修为长进后,遁速也是飞快,当场还把神敬霄拉出了一大截的距离,委实让人震惊。
  
      而他一路的狂飞,也不忘朝我这看来,显而易见他对我是有很重心理阴影的,毕竟他和我斗法,从没在我手中占到半点便宜!
  
      “万松小,你真就这么走了?这大阵花了不少功夫吧?”我当然没忘记边追边讥讽他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