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三十一章:如泥

  
  第三千一百三十一章:如泥
  
  嗤!万松小的脖子处多了一道伤痕,血瞬间喷了出来,他面目狰狞,立刻兵解炸体而出,虚体仍然想要逃出我的掌心,对于这一幕,我几乎习以为常了,已经不知道多少的恶仙以这样凶性毕露的死状出现在我面前。
  
  我伸出手,纳灵法疯狂的把他又拉扯了回来,而万松小在这时候,仍然不忘了努力逃离,诠释了某种意义上的求生意识。
  
  “你怎么才来!你怎么才来!还不快来救我!快呀!来救我!救我!”万松小咬牙切齿,在我的纳灵法下挣扎的丑态,这时候暴露无遗。
  
  我看向了远方,一个身穿红袍,持剑疾飞而来的老太,正双目沉凝的看着这一幕!
  
  而万松小恐怕也没想到的是,本来要来救他的老太,瞬间就折转了路线,朝着另一处急忙逃窜,显而易见,这么短的时间内万松小就给干掉了,她又怎么能幸免?当救人就是死路一条,冲过去不过是多一具虚体而已!
  
  所以孤独睦的选择,我一点都不意外。
  
  “孤独道友,就这么走了?不多说几句话?交代下你和万松小的阴谋?”我冷冷的说着,不慌不忙的拿出了魂瓮,随后也不管万松小如何的挣扎和哀求,把他塞入了其中。
  
  在魂瓮中,还有好些恶者的虚体,他们会在里面迎接属于他们的未来。
  
  孤独睦在万松小请援的时候,应该已经知道了我是谁,但这时候,仍然忍不住颤栗了,说道:“夏道友,老身不过是个护卫而已,一切事情,都是万松小为主谋,神敬霄为帮凶,他们说要点天灯引天仙下来,和夏瑞泽分庭抗礼,共治天下,老身无他处可去,只能听之信之,这段时间,可未曾作恶。”
  
  我沉凝了下,随后冷哼一声,说道:“帮凶是良善是恶念,难道身为人神界黑暗的幕后主使者的你,都不明白么?还是说,你觉得从下面上来后,已经脱去了凡胎,化去了因果,成为了另一个人?”
  
  孤独睦听罢,知道我也不会放过她,顿时是一言不发,长剑一甩在前方破空开路,而整个人化身一线,以自己最快的遁速要逃离这里!
  
  也不愧是能够活上数千年的老怪物,这一手遁速明显就不是万松小这三脚猫可比!
  
  “天一御法!”
  
  在人神界,我们早就习惯了星海飞驰,而在飞行的途中,我仍能缩地来缩短彼此距离,孤独睦速度纵然很快,但和我天一御法后比起来,仍然有不小的差距,即便是她在全力逃命!
  
  唪!
  
  剑光迅速来到了她身边,孤独睦感受到了剑气临身,立马放弃了奔逃,迅速一剑朝我轰过来!
  
  嘭!
  
  两剑一撞,她手中的剑顿时给劫天神剑一剑斩成了两半,剑断人亡,这句话往往是正确的,没有了剑的剑仙,很可能撑不过下一秒!
  
  孤独睦确实是人神界上来的强者,在剑这一道上,也有着出类拔萃的水准,若是遇上神敬霄,甚至是别的巫族、妖族大能,她恐怕犹有胜之,只是遇上了我,现在的她,却没有了半点退路!
  
  “万魔相!”当然,作为幕后统领魔殿千年的强者,孤独睦也并非没有杀手锏,她即便在狼狈之时,也不忘爆发出了强烈的求生意识,在我一剑即将斩掉她头颅的时候,一直恐怖的魔爪从她身后伸出,一把捏住了劫天神剑的剑身,并且妄图还想要拧断神剑!
  
  我冷冷一笑,瞬间启动了带着先天魔气的第二道体,猛然那把对方的魔爪化为了虚有!
  
  孤独睦骇然之下,也顾不得许多,接下来更多的魔手也朝着我抓来,我的无限天剑快速爆发,而纳灵法也在助我不断的吸收对方溃散的魔气!
  
  已经知道胜负会倾斜往我这边的孤独睦根本不是要打赢我,在魔手缠住我的一刻,立马朝着远处狂奔,而她身后,魔相群生,果然不愧是个肆虐人神界魔域多年的老魔头。<>
  
  轰隆!
  
  我没有丝毫的怜悯,纳灵法萃取了足够的力量后,朝着她的背影轰去,下一刻,仿佛雷光爆闪,巨响后前方出现了一片空间被烧灼的痕迹,孤独睦万魔相给我强行的轰破了!
  
  孤独睦也感到了万念俱灰,缓缓转过身来:“千年修道,亡于今朝,夏道友,老身确实做了很多坏事,但同样也没少做好事,当年你还弱小之时,老身却也没少扶持你。”
  
  “不错,然而瑜不掩瑕,你今日所作所为,就该明白被抓到的后果,纵然你身为魔殿背后势力的存在,间接扶持过我,但也不过是为了你的利益的所作所为。”我面无表情的说道,她是古神界逃下来的,投靠了当年的神庭,将天下所有的魔修管理了起来,而后,在实力膨胀时叛逃雪倾城而入域外魔域,建立了魔殿,因此造成了神庭和魔殿在边界上的连年战争。
  
  因此,她说自己不罪恶满盈,谁都不会相信这样的谎话,她就是个野心家,纵然现在关键的时刻说出这样的话,但也不足以为她千百年来对人神界的所作所为负责。<>
  
  “很好,老身今日打不过你,认栽了,但却不想进入这魂瓮之中,肯定夏道友能给我个体面的离去,让我留一残魂入六道如何?”孤独睦缓缓的说道。
  
  我上下打量她的表情,那种无奈,无论是谁,显然都不得不同情一番。
  
  “若想来生能有好的开端,临死做件好事吧,否则还不如进入魂瓮之中,承受千百年来你因做出的决断,做错的事情带来的伤害,也为你害死的人赎罪。”我冷冷的说道。
  
  “呵呵,便知道如此,夏道友是不打算让老身得便宜了。”孤独睦想了想,随后说道:“老身做坏事,轻而易举,但好事却一时想不出来,这样吧,我救你一命,可算是好事?”
  
  “我给你三个眨眼的时间,迟了,鬼门关将不再为你打开。”我双目沉了下来,这孤独睦该不会要反悔拖延时间吧?
  
  孤独睦呵呵一笑,随后说道:“那就算是了,我要说的,就是让你离开东海,返还五大世界去吧,从东海为起点,很快整个天下就会大不一样了,而你,也很快会成为万千沙子中的一颗,不起眼,也折腾不起风浪。”
  
  “固守一隅,结局是一样,这一剑,不会让你再为你自己所作所为感到痛苦了。”我冷冷的回答,瞬间缩地到了她身后,随后剑光连闪,孤独睦已经变成了虚体,她还打算逃离,我却用纳灵法将她吸入了手中,并快速的减灭她的反抗力量,最后将她送入了六道轮中,而多年后她转生,是猪、是狗、还是人,就看天命的意思了。
  
  解决了这两大患,我折转回神敬霄那边,这时候的神敬霄仍然给死死的缠住,浑身到处是创口,但却没有半点的血迹,看来让三道鬼对付他始终吃力了点,他的凝血神剑和别的法术不同,将身体的道血全都凝聚成剑,而身体就几近无敌了,受到猛烈的攻击,也不会轻易死亡!所以对付他的时候,一把削铁如泥的神剑,会比任何法术有用得多。
  
  看到我已经折返回来,神敬霄万念俱寂,他知道万松小和孤独睦肯定给我干掉了,毕竟气息都消失了,只有我返回,那结果就显而易见了。
  
  “夏道友,何苦斩尽杀绝?老夫和你仇恨皆在大局之中,不过是其中一枚棋子,你要杀也是杀东佛不念呀!”神敬霄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