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三十五章:珍贵

      第三千一百三十五章:珍贵
  
      宛如冒着剑雨在剑歌中穿行,幻剑天亦是我身体脉络的一部分,在我前行之时,也同样随着我往前急冲,前方一片区域都成了血红色,剑光旋转形成了漩涡,而被包围在里面的张道罚面带骇然之色,在剑光噼噼啪啪的打中他的护身罩之后,他顿时没有再打下去的想法,忽然一收剑,朝着东海之东逃去!
  
      他的速度飞快,我只看到一道血光,以及无数的撞击剑气的声音,随后就看到光芒在天际一闪而逝!
  
      这张道罚居然逃了!
  
      没有一点犹豫,甚至连一个字都懒得吐出来,就不见了他的踪影!
  
      无数如星光下坠的剑雨失去了他的控制,很快就都消失不见了,我大手一挥,剑境也跟着敛去,这一战看似一招解决,实际上是幻剑天太过厉害,能够无需缓慢的咏唱时间,就笼罩对手全身,如果没有幻剑天,我必然因为创元法而爆发,而率先吃他一招快到难以想象的剑歌!到时候结果就很难想象了,因为即便是一脉创元,硬抗一招对方的剑歌,也会造成相当可怕的结果。
  
      如今的我力量几近全盛,毕竟幻剑天经过祭炼,已经达到了应劫期以上的标准,当然,威力肯定还不能让我满意,刚才如果张道罚选择硬抗,怕也不会有性命之忧,甚至后续的剑歌轰击中,还可能占上风,可惜没有的如果,别说到了张道罚这程度,换成是面对李古仙,怕是连我都会先跑再说。
  
      看向了已经坠落到海面的废墟,我迅速缩地到了界墙最脆弱的地方,并且一剑扎入了界墙之中!
  
      轰隆隆!
  
      破界带来的震动,让大地发出了巨响,我本来以为这会让地上的孩子受惊惊叫,然而让我惊讶的是,孩子竟木讷的看向了天空,随后嘴巴眨巴两下,继续啃咬她的仙果。
  
      我怔了一下,心道她是否对这样的震动习以为常了?
  
      不过我的疑问很快转移了,因为剑侵入了界墙后,似乎受到了一种气息的吸引,竟快速的吸纳蚕食起我的力量来,我脸色一变,赶紧一挥劫天神剑,瞬间把开口劈裂出更大的创痕,随后把剑回收,整个人侵入了界墙之内!
  
      而与此同时,我也对着要跟进来的净莲说道:“让莲台稳住这里不下坠!在这等我!若是发现敌人,就立即通知我。”
  
      “是,主公。”净莲说完,就带着戾血莲飞入了废墟下方。
  
      孩子看到天空中忽然出现了我这个小小的‘黑点’,终于瞪大了眼睛,并且发出‘啊啊’的叫声,却并没有说上任何一句话!
  
      我心中一震,随后快速的来到了她的面前!
  
      孩子似乎给我的出现吓了一跳,看到我忽然的出现在她面前,连忙的倒退了几步!
  
      一刹那,我百感交集,心中的痛仿佛会不断的扩大一般,让我想要寻找突破口。
  
      看到我表情复杂,孩子警惕心终于起了作用,如同猴子一样,快速的几个跃步,就以树林的灌木为掩护,几个眨眼功夫就跑得远了!
  
      “孩……孩子!”我如同憋气了很久的人,终于叫出了这两个字。
  
      然而,这孩子根本没打算回答我,已经消失在几年间长满的低矮树丛之中!
  
      我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后宫废墟几间房中,稍微完整的大门前面了,我深吸一口气,因为我已经发现并没有倾城的气息,而结合孩子这时候的状况,我再猜不出是什么原因,那我就不配活着了!
  
      倾城不在,孩子几乎可以判断是天生天养的!
  
      我不敢再吓唬我这可怜的女儿,缓步的走入了她躲进的屋子里!
  
      屋中,整整齐齐的摆置着所有的家具,这些家具因为用料非常好,所以在数年时间里,仍然没有太大的变化,而这孩子似乎还有洁癖,屋中能让她够着的地方,几乎擦得是一尘不染,和她破旧的衣服一样。
  
      看着她躲在了床底下,我忍不住掉下眼泪:“孩子,爸来迟了……真的来迟了……对不起,对不起……”
  
      似乎看到我哭泣,藏在床底下的孩子愣了一下,忽然也跟着掉下了眼泪,她咬着嘴唇,让哭泣变得无声,可那种和我血脉相连的感觉,却深深的震撼着我。
  
      看到大人哭,孩子也会跟着哭,可我根本止不住泪水打湿衣衫,打湿地上的冰冷方砖。
  
      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表达我的父爱,因为我不知道她生在何事,不知道她生在何处,更不知道这几年来,没有父母的她,都经历了什么,都是怎么活下来的,一个孤独的孩子,如果漫步在这片树林,这片废墟时,到底是什么样的悲凉……
  
      我不知道……
  
      孤寂的时候,谁人陪她?她最需要父母的时候,我又在干什么……
  
      “倾城……倾城……你怎么忍心……”我跪倒在地,忍不住呼唤雪倾城的名字,可她又怎么会放孩子孤身一人?又怎么忍心让孩子就这么流连于此?
  
      孩子看我哭得厉害,自己也嗖嗖掉着眼泪,恐怕这一辈子,她是第一次看到同类在哭泣,而在默默无闻的时光里,显然都是她一人在哭。
  
      她还行走不利索的时候摔过多少跤?爬上果树的时候,又给灌木扎过多少回?饿了呢,冷了呢?
  
      我不敢再想下去,生怕自己的一举一动会吓到孩子,所以缓缓的伸出手,想要去握她那双略微跟不上营养而有些惨白的手。
  
      孩子一只手抹着眼泪,给我牵住手后,终于反应过来退了一步,并且发出呀呀之声。
  
      “孩子,别怕,我是你爸爸,我再也不会让你再受伤了,也再不会让你受苦了……”我平静的说道,却发现孩子根本不会说话,她表达的都是有着自己特色的声音。
  
      不过这孩子非常的聪明,知道我没有威胁后,虽然没有让我握住她的手,但却也没有再后退,反而让我用衣服帮她拭去眼泪。
  
      我当即搜罗身上的东西,结果我发现,我连一颗糖都没有带,顿时尴尬起来,最后看到了台上还有一些有别之前那种果实的仙果后,我灵机一动,立即施法一指,瞬间仙果都打成了粉末,随后经过我法术的一系列糅合和去除水分,立即成了一块小糖糕。
  
      我把糖糕放在了孩子的手中,她惊奇的看着我表现出的这一幕,又是发出了‘哦哦’的惊讶声,可见虽然是天养,可她除了逃跑的时候不顾形象,在平时却是带着婉约的姿态。
  
      这一回,她并没有警惕,接过了糖果后,很直接的舔了一小口,随后嘴角露出了一抹会心的笑容。
  
      龙生龙,凤生凤,这孩子继承了自己母亲倾城倾国的容貌,一眸一笑虽天然,却有着无以伦比的美丽。
  
      摸了摸她的头,随后微笑说道:“爸爸带你离开这里,好么?往天上去吧。”
  
      怕她不知道我的意思,我连忙指了指远处,随后一挥手,就用云彩凝练出了一片山峦、树林、鲜花遍地的世界,那里是我见过的最美仙境,而在仙境中,我带着她一同满布在上面,这显然足以告诉她外面的世界很好了。
  
      孩子显然也希望去我凝练出的仙境,所以想了想,然后看向了床边不远处的柜子,连忙跑过去将盒子拿了出来。
  
      我好奇的看着盒子,说道:“这是什么?是否是有人来过这里?”
  
      孩子当然听不懂我说什么,而是抱着盒子恍若是说要带着它离开。
  
      我知道她的意思,这显然是她在这里最宝贵的东西了。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