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三十六章:解锁

      第三千一百三十六章:解锁
  
      “我们能打开盒子么?”我说完,在控制的意念下,周边的气体顿时凝成了打开盒子的图像,孩子一看就明白了过来,不过还是犹豫了一下,眼睛里泪花打转。
  
      “算了,不能打开我们就不打开了。”我笑着说道,孩子很聪明,至少知道我语气代表什么,但出乎我预料的是,她最后还是伸出手,指了我一下,随后又指了指盒子。
  
      我怔了一下,随后连忙问道:“是不是有和我一样的人?”
  
      她想了想,却听不懂我的意思,一脸的迷茫,我连忙又用虚影凝聚出人形来,只不过并没有样貌。
  
      看到了人形,孩子并没有任何奇怪,反倒是跑过去上下打量,她心中没有鬼的概念,当然不懂的害怕没有脸的虚影。
  
      我看她在那想触碰虚影,也不打算打扰她,直到她发现无法牵着对方的手放弃,我才说道:“爸爸要去检查周围环境,看看是否是因为先天元气还残存这里,你在这等着爸爸好么?”
  
      孩子一脸的懵懂,但看我站起身想要走,她连忙拉住了我,然后指了指虚影,又指了指盒子。
  
      我不明白她的意思,也学她一脸不懂的表情。
  
      这下孩子知道了我的问题所在,很快打开了盒子,然后一脸泪汪汪的看着我。
  
      看到盒子里的东西,我整个人怔了一下,随后眼泪跟她一样盈眶,随后直接淌了下来。
  
      这是一盒神庭的纸人,都是杂役类的,从这里,我已经看到了孩子的成长史了。
  
      雪倾城很可能一直就没有呆在这里,她酣战鲲鹏,又怎么顾得上孩子?估计匆匆关闭了大阵,破开空间将这片废墟打入空间里,就已经很了不得了,再打败鲲鹏而养大孩子,肯定是没可能的事情。
  
      或许……
  
      她已经不在了。
  
      我泪流满面的看着孩子,她同样是满脸泪痕,把四个纸人一个个双手捧了出来,哀求的看着我,咿咿呀呀的指着这些纸人,随后又指向了我身边的虚影。
  
      我愣了一下,随后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觉得我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甚至连‘人’都能够变出来,所以她想让我复活这些纸人,让他们也变回原来的样子。
  
      显而易见,孩子是纸人养大的,她觉得这些纸人都是她的养育者,如父如母,即便他们不会说话,即便他们只会按照被设定的工作行动,如喂孩子的喂孩子,如除草的除草,扫地的扫地,但这也是养育过她的‘人’,不是么?
  
      至于孩子吃食方面的问题,到了这个程度,基本不会使用母乳喂养了,因为仙果的琼浆汁液会更富含营养,如果设定的纸人被灌输了育儿的想法,就会毫无错误的执行修正自己的工作,寻找果实取汁喂食。
  
      只是可惜这样的纸人持续的时间都不久,会随着能量消失而失去力量,并且打回原型,而这孩子肯定也是眼睁睁看着四个纸人逐一倒下,自己却怎么都唤不醒他们,甚至在第一个纸人失去能量而变成纸的时候,恐怕她也会去哀求其他不会说话的纸人。
  
      可惜,这些纸人连自救都不可能,又怎么能救援别的纸人?如果是雪倾城亲自施法,一个纸人使用的时间应该在三五年左右,不过,现在在这里的情况却不同,纸人会随着这里气息的消失、波动而受到影响。
  
      看着孩子满怀期待的面容,我拿起了一个写满咒符的纸人,注入了自己的一道力量,很快,一个身穿漂亮神庭裙子的女子就站在了孩子的面前,并且开始做出了很优雅的好奇表情,观察周边的环境,并且准备要开始忙碌今天的工作。
  
      但她却没有发现,此时此刻,孩子已兴奋得哭出声来,咿咿哇哇的抱着那女子的腿不放,而女子只站在原地,一句话不说。
  
      孩子仿佛也不介意,毕竟她早就看惯了这些纸人木讷的表情,在没有感情的世界里,她能够拥有感情,着实是可贵到了极致,因为我也不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的孩子,到底应该是怎样的……
  
      这孩子,实在太可怜了,可怜得光是看着她一眸一笑,都让我心痛如刀绞了一般。
  
      而孩子却也不是很容易满足的,看着剩下的三个纸人,又央求的摇了摇我的手,当然,另一只手却还死死拉着女仆纸人的衣角,生怕对方会很快再度变回纸人。
  
      我没有理由让她再失望一次,立刻就把余下的三个纸人都一一激活,让她能够再见自己的‘亲人’。
  
      看到四个女仆都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孩子已经高兴地大哭起来,在一旁手舞足蹈,恍若是得到了最好的礼物。
  
      直到女仆们又开始准备做自己的份内工作时,孩子才回过神看向了我,这时候,她和我自觉已经非常的熟悉了,抓着我的手时,还会去注意我手上,脸上暴起而没有全部压制住的青筋,毕竟我之前使用一脉创元,所以眼下我仅仅能够尽量维持出我的本来面貌,压制力量继续爆发。
  
      “现在高兴了么?”我笑道。
  
      孩子也笑了,但她明显不知道‘高兴’的涵义,只是看到我笑而知道我开心,看到我哭而跟着难过。
  
      其实,以我的能力,可以随时对她进行小规模的知识灌顶,让她急速的拥有生存的知识,然而,这样去做,对孩子虽然是最快拥有知识,学会语言的办法,但无疑是有害的,因为她如今天性自然,我又怎么能用自己所学会的条条框框,甚至是一些奇怪的词汇去影响她?
  
      所以对于知识灌顶的想法,我很快作罢了,这孩子既然老天眷顾,又有命运追随,那就让她从现在开始好好学习,她会亲眼去看清这个世界,拥有应属于她的人生。
  
      因为追着四个恢复活力的纸人,所以我得以在这个时间飞出了屋外,然后沿着界墙直飞大阵底部,并且在遗留的一处损坏阵眼中用剑很轻松的切开了阵口。
  
      眼下大阵其实脆弱的很了,当然,这也不是一般应劫期能打开的,要不然大阵在飓风区或者别的什么地方乱撞,早就毁于一旦了。
  
      而且刚才我绕着飞行一周,发现这里确实就是当年放置先天元气的位置,毫无疑问雪倾城没有能带走全部的先天元气,这也是废墟没有化为乌有的唯一原因。
  
      闯入了大阵的中心,一簇簇巨大的晶钻条以规则的角度交叉排列,而交叉的正中间,一团大概小手指大小的气息在那翻滚,这气息是乳灰色的,如同搅拌而成的泥浆,从它散发的气息上判断,毫无疑问这就是先天元气了。
  
      经过多年的坎坷漂流,这气息完全没有了可嚣张的资本,眼下看到我时,不由瑟瑟发抖,仿佛我随便一挥手,就能把它吹灭。
  
      而一旁吸收它力量的晶柱,此时能够吸收到的力量显然已经很少了,它即便不断的再生元气,但显然也入不敷出,怕是再过一两年,完全消失我都不会意外。
  
      看着周围一眼,整个房间大小几近半个足球场,而且四通八达,可眼下空荡荡的只剩下阵法了,想当年先天元气最兴盛的时候,力量会不断的扩散到外围支撑大阵的运行,如果不是夏瑞泽趁着雪倾城不在,估计想要破阵,估计耗时耗力都难以完成。
  
      大阵即将失效,对我而言是天大的利好,我伸手触及晶柱,因为当年为了研究破除这里的大阵,我也和雪倾城探讨过,所以我知道这上面解锁的咒语。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