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四十章:记账
    第三千一百四十章:记账
  
      毕竟距离很远,要通讯可不容易,而夏瑞泽显然不会在通讯仪上挂上我的联络线路,所以靠人传讯其实是最快的办法。
  
      三个小队的队长互看了一眼,私下里当然少不了交流转达消息,很快得出了结论的领头仙家说道:“夏……夏道友,毕竟我们截教所在离着此处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教主见不见道友,还得再往前走一段方才知道……”
  
      “你这意思,我还得跟你走一段路,你才能确定我能不能见他?若是不见,你们还打算遣返我?”我皱眉说道。
  
      “这……是这个理,所以不知道道友要不要跟我们走一遭。”领头仙家已经客气了许多,毕竟我名声可不大好,一路上除了凶名,好像别的名气都给盖过去了,这些仙家哪个听说我不害怕的?
  
      “你们带路倒也没什么,不过须知一点,我要是想要见谁,怕是谁都拦不住我,到时候如果他不肯见我,估摸着你们可不好办了。”我淡淡说道。
  
      领头仙家倒吸一口气,其他的仙家当然都不约而同的面色微变。
  
      我坐在散发磅礴魔气的戾血莲上面,光这架势就十足一魔头了,加上凶名在外,没人敢小看半分。
  
      我并不介意使用邪门外道,毕竟我就是鬼道出身,而且正邪不过一线,不是谁说你邪你就肯定要做坏事,谁说你好,你就成好人了,出道至今,我可杀了不少虚伪好人。
  
      “这个……还请道友莫要为难,我们定然好生传递消息,只不过教主见与不见,也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不是?”为首者苦笑道。
  
      “海之大无尽不可丈量,夏瑞泽和你们截教在这又没有地契,凭什么我在这里驰骋还需要听你们意见?”我冷哼一声,也懒得和他们废话,兀自就让净莲往前行驶,诸仙不敢阻拦,只能跟在屁股后面。
  
      有了一群截教仙家带路,一路上更是无人敢接近,当然,后面这几个没少给截教传递消息,我倒也懒得理会,真要打起来,我想走想留都不成问题,毕竟对于戾血莲,我是十分信赖的。
  
      大概走了一天半左右,为首的仙家一脸高兴,疾飞过来说道:“夏道友!教主说要见您!”
  
      “哦?意料之中。”我心中冷笑,我其实也摸准了这夏瑞泽的脾气,他做事向来滴水不漏,连我都没见过,他是不会有下一步动作的,所以见我也在情理之中。
  
      “哈哈,教主听说您来了,很是高兴,说要立即见到您呢。”那为首仙家很兴奋,仿佛就像是死里逃生似的,而不仅是他,后面一群仙家也同样如此。
  
      恶人还需恶人磨,如果我一脸老实巴交的样子,傻傻飞来这里,这些仙家怕是鸟都不鸟我,甚至还会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招呼我,但现在慑于我的强大,一个个比小鸡都还怕事。
  
      “嗯,正该如此!”我嘿嘿一笑,随后也懒得理会他们,继续闷头赶路。
  
      然而,预计的还有四五天路程才能见到夏瑞泽,却没花去一半的时间,这家伙就站在了我面前!
  
      “一天!”夏瑞泽飞过来时,一脸的喜悦,恍若是见到了至亲似的,这是他一贯的表现。
  
      “呵呵,老大,你这穿着打扮可以呀,哟,小黑也有长进嘛。”我上下掂量起他来,一身的玄色的长袍,还披着斗篷,穿得是帅气凛然,比我这一身天一道道袍要不知奢华多少,而他脚底下的巨大九角黑龙,更是威风凛凛,让人不得不另眼相看。
  
      “哈哈,还好,你不也是长进颇多?如今盛名在外,可是厉害得很了,仙岛之行让诸仙闻风丧胆,天南定下六神天互不干扰的大策略,让大哥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好样的,没给大哥丢人!”夏瑞泽笑了起来,然后看向了净莲,似乎一眼看出她和戾血莲的属性,所以很快就把目光定格在了如雪身上。
  
      我也假惺惺的笑道:“没给你丢人就好,我这还指望多霸占几年五大世界才让给你呢。”
  
      夏瑞泽愣了下,连忙说道:“一天,我要五大世界做什么?”
  
      我面不改色,说道:“老大你在这磨刀霍霍的,对五大世界难道没有兴趣?”
  
      “我说一天,你可是对大哥有什么误会?你可以转念想想,若是我要取五大世界,却无需继续呆在这里才对吧?”夏瑞泽一副无辜的说道。
  
      “哦?那倒是我想错了,那老大你打算怎么干?可有带弟弟我发财的计划?”我继续无耻的问道。
  
      “哈哈,一天,你呀,不是说好了来只是见我探亲嘛?怎么一见面就说起这些事情?”夏瑞泽一脸埋怨的看着我,随后对着如雪说道:“孩子,你妈妈是雪倾城吧?长得真像妈妈,我是你大伯,叫夏瑞泽。”
  
      如雪已经是上下打量过他了,虽然夏瑞泽和我有好几分相似,不过我们的气质随着年纪和经历的不同,如今已经大不一样了,夏瑞泽变得龙章凤姿,大有霸者姿态,而我则一贯天成自然,满带笃定,随的是王者之风。
  
      “爸爸……怕。”如雪抓住了我宽大的衣袖看着我,意图还躲在我身后。
  
      “孩子别怕,有爸爸呢。”她这段时间就学了几个简单的词语,不过却能很清楚的表现出自己的意思,所以已经是很聪明了。
  
      夏瑞泽哈哈一笑,说道:“孩子很聪明。”
  
      “如雪是我失而复得的明珠,天养数年,方才回到了我身边。”我也不隐瞒的说道。
  
      夏瑞泽点了点头,很快说道:“我听道罚真人说过了,本来还打算把他也带上让他跟你见见面,缓和和解释下之前的不快,但我知道你性子,所以最后就作罢了,希望你别太见怪了,这些九重天下来的天仙,都是经历无数激战洗礼,本能就好战,而一时返回头,就没能接受我们这里的对事方法。”
  
      “呵呵,原来张道罚跑你那儿去了,不过在东海,不去投你也投不了别人吧?还好不是去了天南,要不然怕人都不见了。”我冷冷一笑。
  
      夏瑞泽也不打算和我扯这事太多,说道:“一天,你还是那个睚疵必报的性子,好了,我们兄弟俩不说这些事情,先和大哥回去喝酒,我这次要用东海最好的东西来招待你!当然,还有孩子也是!”
  
      “那就最好了。”我笑道。
  
      夏瑞泽点头,一副回忆当年的表情,说道:“想想,我已经不见虞心多年了,这一趟上来全都是为了古神界的未来,竟忽略了太多的亲情,所以别说你怪大哥我了,连我自己,都觉得很过意不去,也不知道再见咱妈的时候,会不会让她拿板子打一顿。”
  
      “我想怕是会的。”我心中一笑,如果忽略了他的所作所为,光是这话,我确实也该说点亲近的话。
  
      “哈哈……那就最好了,这趟回人神界,他们可还好么?”夏瑞泽的笑声安静了下来,随之带着一种落寞。
  
      “不是很好,差点没让你师父开启通道炸死。”我冷冷一笑,对于这事,我早就记下了一笔,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
  
      夏瑞泽回头看向了我,叹息道:“这……唉,其实一天,你是误会了,当时师父要去做这件事之前,已经……”
  
      “好了,这事你不用跟我解释,来的路上,没少想办法忽悠我这一关吧?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能让你骗么?”我双目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