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四十四章:阵营

  
  外面的截教弟子很快就往外面飞去,似乎是要去请九重天仙们了,他们应该都各自有洞府,闭关捣鼓些什么呢,不过这里也就夏瑞泽能请动他们了吧。
  九重天仙还没来,倒是一群女仙家很快就飞了过来,一个个都薄施粉黛,看着精致漂亮,她们一个个款款将置于大殿边缘的桌子移来,将仙果和各种美食放在了台上,我倒也不客气,找了个桌位就坐上了,戾血莲此刻已经给我收起,不过为了让孩子有个伴,净莲却留了下来,她俩看到台上美食和果品,都眼巴巴的望着。
  我也不客气,毕竟本来也是来坑夏瑞泽的,当然是有吃则吃了,所以大致检查了下食物后,我就让如雪和净莲分享这堆珍馐;毕竟我一个位置就坐了两个孩子,所以东西当然也是最多的,倒也不怕分量不够。
  “数年过去,想必虞心如今已经成长不少了,唉,大哥看着你膝下孩子,也是羡慕至极,真想有一日能够重逢他们。”夏瑞泽苦叹说道。
  “放弃一切跟我回去,你说的这些都会有的。”我笑道。
  夏瑞泽摇摇头,说道:“你呀,明知故问不是?”
  说着话,很快一阵拥有强烈浓度的气息就映入了我感应里,而且不一会,已经站在了门口的位置。
  我抬眼看去,一个打扮漂亮,身穿霓虹羽衣的女子从门口那走了进来,她长相精致,双目如星,莲步抬起的时候,那双彩色的鞋子,十分的诱人,我嗅了一下对方的气息,除了淡淡的香味之外,还有一股淡淡的妖气,毫无疑问,这是个九重天仙中的妖仙!
  “教主,忽然唤我前来,便是为了这应劫期的小辈么?上次那张道罚,可闹了不少的笑话,总不能每次都这样吧?”那女子说的话令我微微惊骇,但笑语嫣然中,仿佛如说了一件寻常之事。
  夏瑞泽始终面无表情,说道:“水阳心道友,且先上座,稍后等其他道友来了,我会隆重介绍他的。”
  那叫水阳心的妖仙看了一眼我,随后找了我身边的位置坐下,并且手托着下巴,上下打量我和两个孩子。
  如雪看着那水阳心,嘴里却还塞着食物,她显然不太明白对方实力强劲,而且还是个妖族。
  水阳心刚落座,很快两个男子也紧随其后了,这其中之一是个老道,一头的白发,除了背着个大葫芦,腰间也挂着各种奇形怪状的葫芦,看着就像是葫芦娃的爷爷,当然,他的面相没有那么刻板,有着红红的酒糟鼻,不知道是不是嗜酒如命造成的,毕竟神仙醉喝多了,也一样有副作用。
  另一个是年轻道人,一头的金发,双目也是金色的,身穿的却是铠甲,披着一身的蓝色斗篷,看着十分的英俊威武,整体而言比那葫芦老道强太多了,但偏偏这两个却组成了组合,并一同站在了这里。
  “仙葫真人,金将军,请上座。”夏瑞泽伸出手,示意两位坐在我和女子的对面。
  女子始终没看那仙葫真人和金将军,仍然在不断的去看如雪和我,实在让我身后如芒在背,倒是如雪完全没反应似的,在习惯了给看后,还朝着水阳心做鬼脸。
  水阳心笑嘻嘻的看着如雪,随后舔了舔舌头,露出了很长的舌尖,吓得如雪连忙抱紧了我。
  我皱了皱眉,但见对方没有恶意的以笑回应孩子,就懒得理会了。
  “张道友和凤葵道友可真是慢,老夫屁股落地了他们还没到!”仙葫真人拿出了身上挂着的其中一只葫芦,拔出了筛子,往嘴里抿了一口。
  这葫芦酒香四溢,里面的酒当然是不可多得的仙酿。
  “张道友在补气,尚不能来那么快,凤葵道友在祭炼宝物,收功需要些时间。”夏瑞泽笑道。
  “在这种地方,祭炼什么宝物?真是一刻闲不下来。”仙葫真人乐呵呵的说道。
  而不一会,一道气息很快就闪瞬到了大殿之中,我当然认识这道气息,显然是张道罚的。
  张道罚似乎也发现了我,跨入大殿的时候,明显的沉凝了下,但脚步很快就踏出了。
  “我道是谁人,这气息怪是冲鼻,原来是你。”张道罚轻哼一声,随后把眼睛冲我这移开,随后看向了夏瑞泽:“这就是你说的你弟弟吧?”
  “正是舍弟,之前道友和舍弟一战,如今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却不可再有矛盾了。”夏瑞泽圆场道。
  “那可不好说,就看是说什么情况了。”张道罚之前输给了我,逃得比兔子都快,但现在在这里,当然不会自降威风。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张道罚,心中对他当然有杀意,只不过现在表现出来是不可能的,乱嗅一通,还不如冷不防一剑封喉。
  那张道罚说完话,随后看了一眼金将军和仙葫真人,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水阳心的脸上,而他目光中,多出了一抹邪性。
  这张道罚好色,我是看出来的,要不然之前也不会想抢如雪了,而眼下,很明显他对水阳心更是喜欢些,毕竟这女子长得凹凸有致,是十足的美女。
  “张道罚,你这次可不能再惹我了,要不然会和之前一样的下场。”水阳心冷淡的回应。
  张道罚有些郁闷的看了一眼水阳心后,最终把目光移开,然后走到了金将军这一排的其中一位置坐下。
  看来这些九重天仙同样都是存在矛盾,只不过眼下夏瑞泽把他们整合在了一起罢了。
  剩下的那位叫凤葵的九重天仙在张道罚落座不久,终于是姗姗来迟了,看到这女子一脸的倨傲看着我,我不禁抱以了森然的目光。
  这叫凤葵的女子长相阴森,大概三十多岁左右,双目中有幽幽的光彩,仿佛是死人一般,是个难得一见的鬼道修士,她在和我见过之后,选择了水阳心身边的位置坐下了。
  “夏瑞泽仿佛没有察觉我和凤葵的一丝矛盾,继续说道:好了,几位道友都到了,那就一起谈谈吧。”
  “不知道教主想从何谈起?”仙葫真人笑道。
  夏瑞泽很快看向了我,和熙笑道:“呵呵,大家想必都知道了,眼下坐在我下首第一位的,乃是舍弟夏一天,他并非是寻常仙家,而是掌握着五大世界生杀大权,五大世界唯一的盟主领袖,至于诸位,则都是应运从九重天下来的截教阵营的道仙,在这里,也是有自己的任务和目标的,我们大家既然在此相会,就说明之后肯定是有所合作的,对不对?”
  “呵呵,即便是同属阵营,但我们自己都未必团结呢,你要我们谈什么合作?”水阳心笑道。
  夏瑞泽旋即说道:“张道友的误会,已然和道友做过了说明,还请道友莫要再揪着此事,我们如今还是需要进行一些友好磋商,方才能够从彼此身上获得自己想要的利益,难道不是么?”
  “哼,教主说什么就什么了,不知道教主打算从五大世界得到什么?反正这古神界可是没什么给舍弟的了。”水阳心轻哼一声。
  夏瑞泽笑道:“水道友不要如此说嘛,古神界要和截教阵营溶界,便是想要在这里扎根,最后将古神界打造成为截教的大本营,以应对其他势力的进逼,而作为五大世界盟主的舍弟,也将会为我们截教阵营提供众多的优秀新鲜血液,既是弟子门人,其实也是双方互利互惠的合作,不知道诸位仙家道友可否同意我这个说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