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四十五章:谜题

  
  我默默听完,表情上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心中却无数个不高兴,夏瑞泽的意思很简单,他是截教的教主,想要把这里打造成大本营,而九重天的截教在溶界后,肯定要陆续不断的下来,而我作为五大世界的盟主,还要不断的给他提供火力弹药,让他好去和上面的势力斗。
  虽然我不知道大家拱卫他的缘故,也不知道他是否真是通天教主转世,但要我成为他的后勤补给,那是不可能的,我凭什么把子民推到他面前,助他完成一切目标?
  不过他会这么说也不奇怪,毕竟如果溶界成功,东海截教的资源势必远远超出所有的势力,包括叶家,包括五大世界,都无法去抗衡这样的实力。
  当然,前提是你得溶界成功,一次召唤来几名截教的天仙,也不过是破了一部分的区域,要大规模溶界,恐怕需要更大的缺口,东方瑾正是打开缺口的关键所在,没有召唤来足够能溶界的存在,很难把这个想法变成现实。
  “呵呵,令弟到现在都没吭声,我看教主的说法,未必能够让他满意呢。”一身金甲的年轻金将军忽然说道。
  夏瑞泽看向了我,笑道:“一天,溶界之举,是我们势必要完成的一个门坎,而一旦完成,上面九重天的资源就会源源不断的从上面送下来,到时候无所谓是否上九重天,因为这里就是九重天了,到时候我们得到和需要付出是成正比的,想必逆天修行这一点,你应该和我的想法一致吧?”
  “这些你都说过了,我没什么意见,想要获得什么,必然付出点代价,只不过,这教主你来当,那我当什么?”我笑道。
  那金将军冷哼一声,说道:“你大哥是教主,难道你还能撵他下来?你当然是五大世界的镇守,负责给我们送仙家过来,能用得上的我们自然用上,不好用的,丢上来我们也不会介意!也就是多些白吃饭的!”
  我森冷一笑,也懒得反驳他。
  而那仙葫真人则说道:“五大世界辽阔,生灵众多,人才当然也不少,只不过,远水解不了近渴,要真正能用上,肯定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金将军这么说,也是情理之中。”
  夏瑞泽点头,说道:“一天,两位仙家这么说并没有错,溶界之后,五大世界这一边相对而言必然弱小,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未必能够形成战力,如今九重天大战已经进入白热化,阵营之间的酣战,让九重天不堪重负,我成为截教教主,引领天下截教,将要起到反攻的作用。”
  看来,夏瑞泽把自己当成了截教的救世主了,这溶界八字都没有一撇,他们就已经开始计划反攻了,也不知道他们知道自己溶界之举会给我和李破晓打破,表情将会是何等精彩。
  “如果上面的截教失败了呢?会发生什么后果?”我淡淡的说道。
  嗖一下,那金将军就站了起来,说道:“你想得太多了!”
  我冷哼一声,而一旁的仙葫真人摸了摸酒糟鼻,笑道:“那是不可能的,我们阵营精英众多,即便暂时的给对手逼得退后了一步,但前进之路绝对没有被堵死,教主复出,便是我们的机会再临,只不过我们也承认,这需要点时间。”
  和黑子一样的说词,显而易见,夏瑞泽将会是站在截教最巅峰的存在!既是新的通天教主!
  经过了多年来的经历和探索,天地之间,到底是否有通天教主存在,到底是否有三清的存在,我已经感到不得而知了,到了如今,把夏瑞泽往通天教主身上去套,我仍然感到有种不可思议的虚幻感。
  但无论如何,眼前不管是什么样的存在意义,也改变不了夏瑞泽所把握的主动权和绝对的资源,到时候我所占领的世界,肯定要受到他的压榨和压制。
  “一天,各方阵营,皆有存在之理,你身上的祖龙,不正是因为阵营失败,从而下神州寻你么?这就是失去首领的结果,我作为截教教主,现在存在于古神界所在的区域,若不打开溶界口,若是不回到九重天,最终的结果,也将会和你所在的阵营同等的下场,你明白了么?”夏瑞泽平静无比的看着我,但毫无疑问这句话,直接冲击了我的大脑神经。
  我一下子就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说道:“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我是谁?为何祖龙会来寻我?我属于什么阵营的领袖!?”
  夏瑞泽仍然静静的看着我,随后说道:“一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而现在,是让宿命重归轨迹的时候了,我即便让你知道你的阵营毁灭了,你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又是谁人,又能怎样?都不复存在了,你明白么?眼下,你除了帮我之外,别无他路可选。”
  在场的几位仙家,都没有说话,但无疑都眉心凝重,显然他们多少是知道一些什么的,而夏瑞泽对我的了解,显然让他判断出了很多的事情。
  半响,仙葫真人总算是第一个说话了,道:“想不到,教主所言的祖龙那一支,残余势力的首领,竟是令弟,实在是匪夷所思的缘分,兄弟合作,抵抗命运,确实是天下间可表的一件幸事,你们的目标既然相同,那我就放心了,怪不的教主一直以来,都处处忍让着。”
  夏瑞泽却摇摇头,说道:“真人,你说错了,他是我的弟弟,无论他是哪一位,对我而言都不重要,我永远都会忍让他,无论他做过什么,对我如何,结果都是一样的。”
  “想不到教主如此的宅心仁厚,真是我等楷模!”金将军连忙拱手,随后坐了下来,双目中上下打量起我来。
  我心中其实早就对祖龙带来的事实震惊不已,直至现在从夏瑞泽的口中知道我居然是九重天一股湮灭势力的领袖,这更是让我如拨开了重重迷雾一般,祖龙被召唤上去,在上面等我,难道就是为了让我去复兴阵营的么?而夏瑞泽并非是我的敌人,而是同样和我抵抗一股势力侵占的同盟?
  我瞬间有些难接受这样的事实。
  “好了,金将军请慎言,这些恭维的话,我不想用在我们兄弟上面,这是理所应该,不是需要什么宅心仁厚才能办到的事情。”夏瑞泽并没有太给金将军面子,不过这金将军仿佛对夏瑞泽是由衷叹服的,连忙拱手致歉。
  “一天,你怎么想的?”夏瑞泽忽然又问我。
  “你现在想要我怎么想?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溶界之举,你们想要怎么干?”我反问道。
  “开天之举,势必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溶界与否,也全看这一次能否成功,一天,往后截教复兴,你前身所属的阵营始终能够再回到你的掌握之中,只要你能够和我站在一起,战斗一起,一切谜题,都会揭开。”夏瑞泽说道。
  九重天是一片乱局,媳妇姐姐,雪倾城的本尊都在那边,包括祖龙眼下也上去了,而我是最需要上去的人,那现在让李破晓破坏溶界之举,真的好么?
  这是突然间让我迷茫的事情。
  毕竟假设夏瑞泽所言是真的,那如果李破晓把东方瑾救走了,使得溶界之举失败,大家反攻的机会失去,我岂非九重天的最大罪人了?
  似乎看到我迷茫,夏瑞泽也不着急,静静地等待我下一句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