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四十七章:遗症
.,最快更新劫天运最新章节!
  
  第三千一百四十七章:遗症
  
  凤葵双目中带着一抹骇然,毕竟她也知道这一击所拥有的力量,而夏瑞泽是仓促接战,无论是力量还是本身所需的心境,都需要在一瞬间提起!但眼下夏瑞泽竟接下了自己的一击!
  
  “不愧是教主,实力通天,这回是凤葵太过草率了,还请教主责罚。”凤葵连忙致歉,即便这样的致歉没有多大的意义,不过至少一个九重天仙的承认,能抵得上很多东西。
  
  夏瑞泽以先天魔气强压通天神功带来的戾气反噬,力量仍然爆发乱窜,但整个心态仿佛已经恢复了过来,他淡淡一笑,伸手一副让凤葵返回原位的表情,道:“凤道友会这么做,一切皆是为了我截教,我没有理由责罚你,不过,希望凤道友以后能够多听听本教主的建议,再做出决定是否要越过本教主而行事。”
  
  凤葵知道夏瑞泽的实力后,已经不敢继续造次,说道:“这一次是我不识大体,下次定会三思后行。”
  
  “很好,希望不止是凤道友,其他道友也应如此,我即为诸仙之教主,便是为了截教而生灭,与诸位对截教之心,同样赤诚!”夏瑞泽浑身蒸腾紫色的恐怖魔气,也不知道这种异化的魔气来自于通天神功,亦或者是来自于那把剑,总之这股力量已经不再是属于应劫期这一个层次所有。
  
  不止是凤葵已经服服帖帖,张道罚看了我一眼,又反复看向了夏瑞泽,脸色已经是骇然,怕是心中觉得自己来错了地方,这一个个应劫期,连九重天仙都不怕了!
  
  而那金将军本来一度傲岸的表情,从凤葵动手到现在夏瑞泽挡住,已经悄然磨去了棱角,这种真正的对决,能够看出很多东西,凤葵实力恐怖,所以敢于一直来晚一步,并且连教主都不理会就动手!而夏瑞泽敢于以应劫期来应战而在瞬间爆发出超越九重天仙的实力,让他彻底的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剩下如仙葫道人一脸理所应当,而那水阳心舔了舔舌头表示出兴趣外,也就没有太大的反应了,当然,这两位必然也不简单,至少是比另外三个更加阴沉的存在,因为咬人的狗平时表现都很温顺。
  
  “好了,诸位就当今日之事,仅仅是个插曲好了,舍弟性子与我一般,毕竟麾下皆有无数伙伴和道友,谨慎处之理所应当,诸仙和舍弟相谈,便不可逼迫过甚,否则只会有反效果而已,今日就当见个面,互相了解下,待心态平静了,我们再谈接下来的合作好了。”夏瑞泽笑了笑,随后一挥手,就一副送客的样子。
  
  大家看到了台阶,当然借机而下,没有谁会在这个时候无聊到一定要继续大战一番,毕竟谁这个时候跑出来对付我,夏瑞泽很可能都会站出来挡住,这和自家窝里斗没有区别。
  
  我对于夏瑞泽这一举动也深感迷茫,除了九州界的时候,他说自己受控于魔道至尊而做出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很多时候,确实和我相互帮助,地球的时候为了天下而奔波,在九州界推翻中州神皇,很多时候都做出了可圈可点的表现。
  
  “那剩下的,就改日再谈吧,教主所需,张某义不容辞。”张道罚很快拱手,随后化作一阵飞烟不见了人影。
  
  金将军大手一挥,手中的神戟也不见了踪影,也不说半句话,拱手后也金光一闪,整个人原地消失。
  
  至于仙葫道人、水阳心则同样如此,这些截教仙修来去洒脱,也不讲太多的虚礼,毕竟也不是任职于截教,合则入,不合既散罢了,所以也都原地不见了。
  
  凤葵倒是恭敬了许多,估计算是承认了夏瑞泽的实力,所以鞠躬一礼后,方才缓缓的飞离,尽到了礼数。
  
  净莲带着如雪飘落大殿,不过没有我的命令,她并不觉得战斗结束了。
  
  “一天,你还好吧?”夏瑞泽面带平静的看向了站在他身后的我。
  
  “嗯,没事。”我其实这一次是很佩服他的,从刚才挡住那一霎攻击后,他就没有回头,如果这时候我偷袭,即便没有大的收获,但至少他也不可能全身而退,但这夏瑞泽偏偏就没有把这个想进去。
  
  而就在我心中对他存在的疑惑仍然去而未定,阴谋论还在左右我的内心之时,噗的一声,夏瑞泽一口血就呕了出来,随后一下子就跪倒在地!
  
  可即便这个时候,他的力量也没有弱上半分,或许是要继续瞒住刚刚离开的那五个九重天仙!
  
  我几乎不假思索的就扶住了他,问道:“怎么回事?”
  
  “呵呵,还好,一些动用功法的副作用……”夏瑞泽苦笑道,随后力量以非常平缓的速度消失,这同样也是为了稳住自己的力量不骤然波动。
  
  “通天神功?”我深吸一口气,这个时候,其实我也在迷茫,到底他这出戏,该演到什么境地,他自己才算是真的满意了。
  
  “神功……只是好听点罢了,这种功法改叫通天魔功,因为它无时无刻不是要动用魔力,而吸纳调动的力量越多,脉络所承受的力量就越大,反噬也越恐怖,虽然拥有先天魔气来缓解瞬间带来的痛苦,但脉络终究在突然膨胀庞大的时候,一部分末端位置细小的脉络会炸开,断裂,让收取的力量冲击道体,虽然力量增强,但同样会受到重创,比如功法施展后的数日时间内,调动能量之时,脉络断裂的端倪都要有一部分的泄出,使得道体鼓胀,血液持续间歇的沸腾……”夏瑞泽苦笑道说着。
  
  “不要说了,我知道这种痛苦,你赶紧找个地方恢复吧!”我连忙说道。
  
  毫无疑问,通天魔功和创元法一样,都是有类似的巨大后遗症,拥有强大的力量,却无需付出什么,这种事情是不存在的,至少有违天和的东西,不可能尽善尽美,会出现这种情况不难理解。
  
  我的脉络探入他的身体,确实血脉沸滚,而先天魔气正在不断的压制这些爆发的力量,使得血液平静下来!这意味着夏瑞泽这次没有说谎。
  
  我的先天魔气也试探性的侵入他的道体,帮助夏瑞泽压制这股血液狂暴,他竟仿佛置生死度外,尽由我来全力施为而不抗拒半分,我真不懂他这是智计在握,还是本身就不在乎给我暗算一下!
  
  一时之间,对于夏瑞泽的想法,我不得不重新考虑一番。
  
  在双重的先天魔气的压制下,夏瑞泽的恢复速度当然不是一道可以比拟的,两种先天气息相互配合,原来一道难以压制的气息,在两道夹击下,很快就扑灭了,他身体的血液也开始恢复平静,只不过地上当然已经一片血污,这些都是因为爆发过度而带来的后遗症,既是放血。
  
  但在高温下,血液没落地就变得焦黑了,所以地上看着仿佛结痂落地一般。
  
  他的通天魔功后遗症状况,比我的创元法好不了多少,甚至更多是狼狈,所以有时候看着他光鲜一面,往往让我忽视了他也同样和我差不多,都是个靠血脉来活着的仙修!
  
  九重天后,自然是另一种修为境界,但现在我们的应劫期,需要的仍然是脉络来带动道体,从而施展出万般神通来。
  
  “一天,差不多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吧,你也不用太担心我。”夏瑞泽苦笑站起来,然后说道:“这魔功就好比是毒品,其实痛苦之后不压制而选择再度爆发,也同样可以抑制痛苦,但一停下来,就会很痛,重点是你会怎么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