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四十九章:信任
第三千一百四十九章:信任
  
  伏天晓收到了我的消息后,似乎相当的高兴,我还没到他所在的北部仙盟神兽那,他就已经飞来了,见面的时候还带着笑容。
  
  “夏盟主!听闻天南之战夏盟主大显神威,真是久久难以平静!今日竟在意外中相见,更是我深感有缘!”伏天晓说道,他是个木讷的人,把话说得那么长,那么慷慨激昂也是难为他了。
  
  “伏天盟主,你尽管按照自己性子来,我没那么多讲究的,这不,身边也带着两个孩子,当游玩而已。”我笑道。
  
  伏天晓怔了下,苦笑道:“你早说呀,我一路上还不断想着该怎么和你沟通,你知道我说话直的。”
  
  “无妨,先去你那坐坐吧,我深入此地,也有很多问题要问你,想必你住在这一段时间,见闻和阅历,都能给我不少的提示。”我笑了笑。
  
  伏天晓是个中年道人,连衣衫都是十分的朴素,个性也就不用说了,除了打抱不平之类的,基本没有太多的争斗欲望,当然,也是他帮忙叶孤玄,随后又给东方家拉走的原因,既是不太懂的处事,只知道哪一方有难在先,就先去救哪一方。
  
  这一点,让李破晓和他认识我看就很好,两人都带有‘晓’字,绝对的缘分。
  
  很快,我们一行就落座北部仙盟的大殿,这里和夏瑞泽的大殿比起来,简直能用寒酸来形容,而且仙家弟子也没几个,看着就跟落魄门派似的,就连出来奉茶的仙家,都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了,虽然也是有九劫,但说句不好听的,资质比较有限,触摸通天大道恐已无望了,否则又怎么会以这个年纪跑出来奉茶?
  
  当然,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别家门派一个个的都是让年轻的女弟子奉茶,毕竟她们阅历低,给一群大佬奉茶,在旁边听道,就能够增长见识,但这些已经上了年纪,各个都狐狸儿贼精的老妪,你伏天晓至于么?
  
  伏天晓似乎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排场,根本不在意似的,连我的微妙表情都没看出来半分,说道:“夏盟主,你是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两个孩子看到奉上来的只是茶水,没有夏瑞泽大殿上的仙果和糖果,顿时拘谨的坐在那。
  
  我笑了笑,看了一眼周围老妪面无表情,而伏天晓也早就习以为常,就没有遮拦的回答道:“为了调查夏瑞泽的目的,截教的目的,以及东方瑾被当成献祭品的原因,也为了专程营救她而来。”
  
  伏天晓愣了一下,随后努力的想了想什么,然后说道:“是这样……和我想的一样。”
  
  “哦?伏天道友可是有什么想法?”我问道。
  
  伏天晓点头,然后说道:“我也想要救出东方盟主,虽然无论夏教主如何的说服我,可我却也见不得这样的事情发生,包括东方家的老祖前辈,也都来和我说过这些事,但我实在难以理解这样的行事作风,而夏道友你能够因此特意的前来此处,也证明和我想法一致的人,并非没有。”
  
  “伏天盟主人品如何,我最是清楚不过,所以见过了夏瑞泽后,我就迫不及待的来见阁下,希望能够得到你的解惑。”我说道。
  
  “说来也是惭愧,我此次受到东方总盟主之邀请,前来营救东方盟主,但来到了这里后,非但没有营救出东方盟主,却让总盟主给东佛不念说服,即便我力劝,始终意见也没能够得到采纳,甚至眼下因为势单力孤,成为了帮凶之一……”伏天晓无奈说道。
  
  “帮凶也不至于,伏天盟主要反抗这么多方势力,其中困境一眼则明,又何须解释太多?”我笑道,伏天晓点头,说道:“不过,眼下截教势大,连总盟主眼下都已经有加入截教之心,夏道友一人前来,虽然让我感到心安不少,可始终够不上救助东方盟主的坎,如之奈何?”
  
  “这点,伏天盟主无需太过担忧,我在这里,想要问两个问题,只想得到伏天盟主的真心回答。”我说道。
  
  伏天晓想了想,点头:“夏盟主请说,我知无不言,言之不尽,也绝无虚言。”
  
  “若是救东方盟主,若是不救东方盟主,你觉得都如何?”我抛出了两个问题来。
  
  伏天晓听罢,忍不住站了起来,手搭在了下巴的胡须上,把胡子都折了起来犹自不知。
  
  半响,他才说道:“若是不救东方盟主,我想东方盟主被献祭成功,道体会先行因力量过分强大而溃散,毕竟九重天后,脉络的核心已然不同,以应劫期的道体去承受,断然是不可能完整的,在核心重铸,靠着力量冲上了九重天后,紧接着,虚体则成为对方引下九重天本尊的牺牲品,而无论如何,她的虚体本身,就不算是东方盟主了,是以牺牲掉东方盟主为大前提,这也和他们说的,让东方盟主重生不一样。”
  
  “和我得到的消息是一样的,那在你看来,上界本尊,是否是她本人?”我又抛出了这个问题。
  
  “这个……我也不好说,但终究是行走在两条线上的存在,交汇和吞噬,皆是难以驳斥和有定论的存在,就看看待此事的是谁人了。”伏天晓有些难以判断的说道。
  
  “如果本尊邪恶,而分神因为生存不同空间,而变得善良呢?你觉得如何?”我再度挑战伏天晓的认知。
  
  伏天晓面色微变,显然是受到了小小的冲击,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如果是我,当然不会允许这点发生,夏盟主的意思是,不能让她们互相吞噬对吧?”
  
  我想了想,最后点头,其实我对于这点已经纠结很久了,分神无数,最后收归本尊所有,那本尊是好是坏?衍生出来的分神,又是好是坏?
  
  这都是难以用常理去解释的问题。
  
  “嗯,那我就说说若是去救东方盟主之事吧。”伏天晓想了想,随后说道:“若是我们侥幸救了东方盟主,那问题恐怕就严重了,而如果说截教要把这笔帐算在我们头上,恐怕我们一个都跑不掉,到时候我是没什么,生与死,对我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但只要我做对了一件事,死得其所我就觉得值得,包括我整个北部仙盟,呵呵……其实我们就一个落魄的门派而已,其他的早就投奔各方盟主了……回过头,夏盟主你背后可是整个天一道和天南,你又怎么想的?”
  
  “呵呵,大义小节,总是难以取舍,在这种难以分析的情况下,我会以自己站着的情感角度去处理事情,天下之事无外乎一个情,若是冷冰冰将一件件活物投入无底深渊而让自己获得立锥之地,我做不到,这点上,我和伏天盟主的想法或许一致。”我坚定一笑。
  
  伏天晓点头,说道:“不错,夏盟主一语,我亦是醍醐灌顶,把一切事情都厘清了,其实我留在这里这么久,也并非没有找到任何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包括东方盟主眼下何处,情况如何,我都一一掌握,只是我一人之力实在是太弱小了,有夏盟主在,或许事情可成,而等到救出了东方盟主,其余事情,我们再说就好。”
  
  “正是如此。”我心道这次算是找对人了,就知道这伏天晓和李破晓是一个性子,而且更加的稳重和让人信任!
  
  有了他,也能够预防李破晓失败后我们无计可施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