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五十二章:快剑
    “很好,那孩子就留在那吧。”也算是计划中的一部分,我看向了净莲,交代了几句话后,又跟如雪说了一些她听得懂的话,随后让净莲带着如雪乖巧的飞入了北部仙盟之中。
  
      准备了拜帖,我和伏天晓很快就飞去了此地不远的东方家。
  
      “想必夏盟主也应该从各种渠道了解了东方家老祖吧?”伏天晓一路飞行,也没少问起我知道多少。“和东佛不念当年名东方念一样,老祖作为老大,名东方固,人也如其名,东方念执念颇深,而东方固却有些老顽固了,正因为如此,东方念当年如愿登位总盟主的时候,没少给自己的大哥在身后指指点点
  
      ,怕他最终出走东部仙盟,也有其中一些原因在里面。”我正色说道。
  
      “不错,老大固执,老二执念,不过他们都有自己一套治理天东的办法,使得多年来天东稳固,时至仙岛灾难那时。”伏天晓说道。
  
      “老大东方固已经沉浸了多年了,却一直没少在幕后活动,东佛不念会有今天,恐怕他大哥没少搞事。”我笑道。
  
      伏天晓摇摇头,说道:“兄弟之间,总难免有竞争之心,有对比,互相伤害就难免。”我知道伏天晓的意思,不过也没有直接说破,点了点头,说道:“一会该如何一人缠住东方固和众东方家的仙修,而剩下的一人闯入密室,从而寻找到东方盟主的记忆?对方可是有数百的应劫期仙修,而整
  
      个神兽仙盟之大,叶家宝船都得俯首称臣。”
  
      伏天晓看着前方趴伏地上的数头巨大的神兽,以及那艘并未落地,仍飘飘欲仙的巨大仙岛,说道:“讨论也讨论过了,眼下东部仙盟就在面前,见机行事吧,我同样没有太多的办法。”
  
      “也好。”我点头,伏天晓没有靠谱办法,这点意料之中,毕竟计划之中对于这方面全都是臆测之想,真的遇上对方的时候,保不齐出点什么事情。
  
      发现了我们的到来,几只趴伏的神兽完全没有半点动静,倒是几个仙家已经出岛迎接,并且接过了拜帖。
  
      “好,两位盟主请跟我们来。”那仙家说罢,很快带着我们进入仙气蕴育的岛中。
  
      没有了云雾的遮蔽,仙岛的部分地貌很快出现在我们面前,这里到处都是古典的建筑,有点像是汉代的风格,因为多用黑色的木头,不过看起来相当的典雅。数百的仙家能够各有洞府,仙岛之大当然也让人瞪目结舌,这已经算是不亚于裂天魟的存在了,而且能够漂浮空中,可见古神界其实并不缺乏如天一道飞碟一样的技术,甚至对于东方家而言,这仙岛出现
  
      在这里,我也觉得最正常不过了。
  
      与裂天魟还具备优势的是,占地极大的仙岛,森林覆盖面积居然达到了七八成,绿意直冲眼帘,委实是仙家居住的好地方,反观裂天魟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山棱石丘,好了不知道多少。
  
      仙岛的中央,当然是大殿所在,而东方瑾所在根据伏天晓给与我的情报,应该是离着大殿后方不远,这后面大多是东方家亲属和直系所在,前方和周边,自然也就是其他应劫仙家了。
  
      “如何?”伏天晓看向了我。
  
      “很好的地方,不愧古神界第一。”我笑道,和鲸龟的大相比,这仙岛除了大,更是宜居,整体平分自然就比鲸龟要高得多,而且建筑方面超越更多,简直是一处超大的古典汉代皇家园林。
  
      落入了大殿,引路的应劫期邀请下,我们一路走入了最里面,而大殿内,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运用的黑色上好仙木非常的多,嗅着有股很舒服的檀香味。
  
      当然,眼下我们来这,不是来看这里的房子的,目标此刻正端坐于筵席上,前方摆了木台,上面简单的放了一些果品。
  
      这枯瘦的中年人就是东方固了,看着让我有些意外,我本来还以为他的年纪更大一些,但现在看来,比东佛不念大不了多少。
  
      东方固看到我们进来,并没有如其他人那般将礼数,只微微闭眼,然后对我们示意了左右两方筵席,然后就一言不发的坐在原地。
  
      我看了一眼伏天晓,他仿佛习以为常,很快坐到了右手边的位置,剩下左边给我选择,要知道天道尚左,日月西移,左边为大,这点毋庸置疑。
  
      我也不客气,因为除了这两个位置,东部仙盟已经把之外的位置坐满了,都一副看我们打算问什么的表情。“呵呵,夏盟主特意从天南远道而来,此事着实轰动天东,就连东海仙盟也同样如是,而夏盟主所来,伏天盟主昨日已然和我们提起,也不知道夏盟主这趟来是想要说点什么呢?”一个长相和东方固有几分
  
      仿佛的青年人坐在了伏天晓旁边下首的位置。
  
      我看了他一眼,知道这应该就是东方固的长子东方鱼,东方瑾的大哥了,原来他几乎算是名不见经传的九劫真仙,但眼下竟已突破了修为,看来此刻能坐在这,也并非没有原因。
  
      难道是东方瑾之后,他要接下东方家的盟主之位?
  
      “是来问罪我们天东仙盟的吧?呵呵。”坐在东方鱼身边一个一脸胡须的老者冷笑道。
  
      “那可有趣,不知道夏盟主可有兴兵而来?”东方鱼跟着讥讽道。
  
      伏天晓沉默不语,他这次有更大的任务,所以让我拉拉仇恨,也是自己脱身的机会。
  
      我淡淡一笑,说道:“若是兴兵而来,早就不能端坐此处和诸位谈笑风生了,只是心中有所疑问,不吐不快而已。”
  
      “哦?你不过是一横空出世的天南小仙盟领袖,不说当年我们天东都看不上,就是现在,你觉得以我们会觉得具备威胁么?”东方鱼反问道。“天东?东方少主恐怕忘了,你们现在已经转投了截教了,眼下天东只有中南西北部四大仙盟,已无东部仙盟了,我来的目的,只是想要问三件事情,若是能够给与圆满回答,在下拍拍屁股就走,绝对不会
  
      久留。”我淡淡的说道。
  
      东方鱼目光沉了下来,看了一眼自己的老爹,很快半眯眼睛对我说道:“你想来就来,想问就问,是觉得我们这地方是你家后花园?想怎么的就怎么的?”
  
      “对,我们凭什么回答你?就凭你敢来这里?”东方鱼一旁的老者怒道。
  
      “若不说个理所应当,东部仙盟没有人会告诉你什么,道友,不如打道回府吧,免得伤了和气,走不出我们仙岛。”我身边坐着的一位年老的仙修警告。
  
      伏天晓面无表情的继续枯坐,仿佛刚进门就已经和东方固穿了同一条裤子不便起身了,我听着几个东部仙盟分量级的仙修明嘲暗讽,仍然露出笑容。似乎觉得我太过傲岸,终于一个女仙站了出来,说道:“从来只有我东部仙盟去询问别人,想不到今日竟也有人胆敢来询问我们了,真是荒天下之大谬!夏盟主,我听说你仙岛一战,挫败三大妖王,天南一
  
      战,逼走东佛不念,如今敢问,你是打算凭借这三寸不烂之舌来质问我们,还是凭手中快剑来问我们东部仙盟?”
  
      伏天晓看事情很顺利就按照他的剧本开始,缓缓的睁眼看了我一下,手中轻轻拿起了一杯茶水,泯了一口,示意我可以了。看来这女仙正是他安插在这里激活棋盘的棋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