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五十三章:三问
我当即发出了冷笑,说道:“呵呵,在座各位,哪一个没有一张利嘴?而我坐在此处半天只说了两句话,已被诸仙口水淹没,却一个问题都没能问出来,诸位岂不是打算让在下凭快剑一把,再来问东部仙盟
  
  ?”
  
  “有趣,我东部仙盟虽然不是九重天下来的天仙,但在整个古神州寰宇,也不是任人欺负的,阁下要用剑来问,何不拔剑站出来!”那女仙声色厉茬,大有挑战我的意思。
  
  伏天晓能够知道这么多事情,凭他一己之力,以及北部仙盟的能力,怕是连边都摸不上,这女子能够给伏天晓说动,成为这次计划的挑起人之一,当然有背后的原因。我一想也就能想明白了,东方瑾作为第二代的家主,就算她再不爱人前说话,多年下来,培养出来的明桩暗子也不少,即便不可以,也会有人专门送上门,一来二去怎么都会有些直系部队,她如今落难了
  
  ,也会有人来搭救,而伏天晓正是为了今天而与这些存在合作,要不然以他如今的窘迫,别说是找到什么藏东方瑾记忆之处了,就连东方瑾在哪,东方家怎么进来都找不到门路!
  
  我很快站了出来,沿着对方的条件说道:“来来来,既然是来责问三件事情,受阁下邀战,岂会退逃?不过,若是在下赢了,阁下是否能回答在下的问题?”
  
  “呵呵,还真敢说,以力接战,先战了再说!”那女子瞬间脚步一踏,以凌空之势朝我猛冲下来!
  
  我面无表情,这做戏来全套的剧情,如果不来的逼真点,可是会坏了对方的计划,所以我也猛然出手,劫天神剑一瞬间直抵对方的脑门!
  
  那女子当然不会硬接,原来居高临下的剑很快一转,和我的劫天神剑顿时连攻十数下!须臾之间,金铁交击,光芒闪烁,将大殿一下就笼罩在了剑气之中!
  
  啪!啪!
  
  剑气打在了旁边柱子上,发出了诡异的沉声,但却没有带来丝毫的伤痕,可见这里用料极度的考究!而东方固仍旧不发一言,依旧眯着眼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那女子能够坐在外面的位置,也是拥有极高话语权的存在,要不然别说是吱声,怕站出来就给轰出去了,而且我也不能对自己人太过分,长剑连挥,天剑无限顿时疾射而出,不过每一剑的角度,全都打在
  
  了对方的剑背和无关痛痒的位置!几次之后,那女子被我迅疾如雷的剑法逼得退后连连,只不过伤势却未添半分,这让全场都难免安静了下来,毕竟论剑法,打到这程度明眼人都能看出孰优孰劣了,而我故意不引剑对击,以我剑光的凛冽
  
  破空之声,所有人都知道这女仙手中的剑相比起来不过纸糊一般,所以包括原来叫得最嚣张的东方鱼,也忍不住面露沉凝之色。
  
  当然,毕竟大家身处对立面,该有的敌视却没少半分,这东方鱼首先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父亲那儿,显而易见,他的独立比不上东方瑾,杠杆全都押在了自己父亲的身上了。
  
  嘭!
  
  女仙的长剑速度始终差了不是一点,很快就给我趁势打飞了长剑,只能又飞去捡回长剑,准备再战。
  
  然而,就在女仙刚冲到我面前的时候,东方固缓缓的张开了有些发干的嘴唇,说道:“段堂主,还不住手?”
  
  “老祖……可是……”女仙还打算再战的样子,不过东方固已经伸手让他退下了。
  
  女仙只能是一副不乐意的坐到了原位上,但怕只有我和伏天晓知道她现在的心情很漂亮吧。
  
  “夏盟主剑法果然精彩,不过,我们东部仙盟并没有夏盟主所想的那样,有什么值得去怀疑和疑惑的,一切难以解释的事情,我们东部仙盟早已经把它表于外界了。”东方固说道。
  
  我淡淡一笑,说道:“既如此,那我问三个问题,诸仙何以不答?我能远道万里的天南而来,自是为了天下大义,诸位若是同道,何以不能为此而回答解释我的疑惑?”
  
  “夏盟主请问。”东方固这次却表现出了配合的表情,我心中顿时一滞,那这件事可就不好办了,本来是想要激怒他们,随后伏天晓找个时间潜入的。
  
  那女仙也表现出了一丝的沉凝,现在如果给东方固谨慎的处理,没有带来一场乱局引走大家的注意,那大家所做一切也就枉然了。“既然老祖亲自解答,那在下就不管逾矩与否了,第一个问题,为何放弃天南和五大世界的通道,冒着古神州大地要落入巫、妖、截教之手,而攻打东海?这岂不是有些顾此失彼了?”我说出了第一个问题
  
  。东方固不假思索,淡淡的说道:“我东方家的家主东方瑾,东部仙盟的领袖,一战力竭,不幸受东海截教掳去,我们若是不救,东部仙盟如何立身于神州大陆?即便牺牲了家主,而将所有力量都放于天南,
  
  待天下平定,我们东部仙盟也不过名存实亡的下场。”
  
  “如此不顾大局之举,老祖不觉得有失东部仙盟统御的身份?别忘了,阁下身份是天东仙盟的总盟主!”我据理力争。
  
  “东海截教,不仅是一个东佛不念,还有更大的危机潜藏,叶箐瑛没有告诉你么?”东方固淡淡的说道。
  
  我怔了一下,暗骂叶箐瑛是老狐狸,虽然早知道她不怀好心攻打通道,不想真的是她隐瞒了这事情,她是知道东海也有隐忧的。
  
  “看来,剑姑婆不撒谎,但某些跳梁小丑会。”东方固冷淡的说道,这跳梁小丑很显然说的是叶箐昱。“第二个问题。”我也不打算纠结这里面的事情了,其实这问题也不过想揪出一些隐藏背地的事情而已,所以我接着问道:“东方不念既然背叛了东部仙盟,背叛了整个古神州大陆,为何最终你们还要和他合
  
  作,和他的弟子互为爪牙,打算引下九重天仙?甚至以溶界为代价?东方家该不会忘记了东佛不念曾经叫做东方念吧?”
  
  这个问题,不止是我有疑问,连同东方鱼和在场的仙家都把目光投向了老祖东方固。东方固这次仍旧没有迟凝,说道:“东方念?在我们东方家,东方念早死了,而东佛不念就是东佛不念,至于他的弟子夏瑞泽,呵呵,恐怕用不着老夫来提醒夏盟主,他正是你同胞兄弟吧?眼下若夏盟主被
  
  捆缚于仙柱上和我说这句话,我仍有回答你这个问题的理由,但眼下你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夏盟主觉得老夫还有必要回答这个问题么?”
  
  我咬咬牙,这意思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反正你都能站在这里,他东方家站在这,也轮不着我来问这问题。
  
  我当然知道这点东方固在耍无赖,但偏偏我也没办法反驳,我站在这也在借助夏瑞泽的一些便利来行事,但我以此来问东方固,他难道就不能用这回答?
  
  答案是肯定的,能够活到现在的,哪一个不是老狐狸中的王者?想要让他们承认自己的错误,就必须要把他们逼入难以退逃的路上!
  
  “好,那第三个问题。”我看了一眼周围,发现一群的仙家已经露出了冷笑,似乎觉得我已经是上窜下跳的猴子,完全不会起到任何的作用,最后还得灰溜溜的滚蛋。“第三个问题,可是问我家瑾儿的?”东方固双目中没有展露出感情来,这让我万分的诧异,因为这可是他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