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五十七章:演戏
    “这怎么可以?”伏天晓有些犹豫,毕竟他这性子是不屑去干这件事的。我当然明白他们这类人的通病,包括李破晓也是和他一样的性子,所以我说道:“总得有人肩扛大事,只不过分配好了,大家都不会累不是么?我那朋友既然都是要逃,救走东方盟主就是彻底和东方家为敌 
  
  
  
      了,多偷个记忆,也没什么,但你和你的北部仙盟还有重要的任务留在这里,难道因此而逃离?” 
  
  
  
      伏天晓听罢,知道我的苦心,只能是说道:“好吧,那这记忆……” 
  
  
  
      “交给我就好,我会想办法找到他们,至于伏天盟主就当作没事人一样好了。”我说道。 
  
  
  
      伏天晓点头,然后悄然把一件不起眼的盒子丢给了我,说道:“小心谨慎些才好。” 
  
  
  
      我接了过来,但还是问道:“可有什么机关之类的?毕竟按照他们东方家的逻辑,东方盟主的记忆留着,其实却是一件危险的东西,就怕会做点什么手脚……”伏天晓赞许的对我一笑,然后说道:“夏盟主是当我伏天晓刚入世的小子了吧?我来之前,已经得到了东方盟主隐藏于门中心腹的授意了,他们确实把东方盟主的记忆藏的极好,而把另一个人的记忆拿来。 
  
  
  
      放在了原来储存东方盟主记忆的地方,我凭借得到的东方盟主一念气息探查,折转了几个密室,方才在最不起眼的一处书籍掩埋下找到了真正的所在!” 
  
  
  
      “果然如此,不知他们拿了谁人的记忆放在那儿?”我问道。 
  
  
  
      “岳锦衣的。”伏天晓毫不犹豫的说道。 
  
  
  
      我倒吸一口冷气,然后问道:“这不是东方盟主母亲?” 
  
  
  
      伏天晓不以为意的点头,然后问道:“怎么?难道有些什么不妥么?没事……”我没有直说出来,因为如果按照东方固父子这计划,我们没认出岳锦衣的记忆而盗取后,把岳锦衣的记忆置于东方瑾身上,那东方瑾岂不是把自己当成了岳锦衣了?到时候不用我们来救,她自己 
  
  
  
      就会回去找东方固! 
  
  
  
      再之后,该是一场悲剧,还是一场虐缘的开始?我实在难以想象了! 
  
  
  
      而且,东方固和东方瑾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他要把自己夫人的记忆置于东方瑾的身上,做出一些怪事情来,也不是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夏盟主可是想到什么了?直说便好,我也对这事情颇感奇怪,这是为何呢?”伏天晓愣住。 
  
  
  
      我想了想,未免他胡思乱想,就直接问道:“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东方盟主和自己的母亲岳锦衣长得像不像?” 
  
  
  
      “东方盟主自然是随母亲,几乎是一个模子倒灌出来的,难道很奇怪么?”伏天晓连忙说道。 
  
  
  
      我咬了咬牙,暗道果然如此,东方固这老匹夫,也是畜生来的,东方念把岳锦衣给玷污了,他为了复仇,这是要把非亲生的侄女东方瑾弄成岳锦衣,随后做出人神共愤的事情呢! 
  
  
  
      而且到时候还有一招后手,便是等召唤来了上仙,那上仙有了她妻子的记忆,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这就不得而知了,至少东佛不念肯定好不到哪儿去。至于为什么东方固有岳锦衣的记忆而没有立刻使用?其实很简单,东方固肯定不会多此一举,因为在东方念还把持阵法的情况下,他还需要隐忍!毕竟东方瑾说到底也是东方念的女儿,对方会让你这么干?到时候知道了不找你拼命就怪了! 
  
  
  
      但如果是别人干的,这件事就没那么麻烦了,难道真这样了你东方念还能打死你自己的亲女儿?以及她记忆里,还是自己深爱着的岳锦衣? 
  
  
  
      最终结果是到时候东方念除了找发泄者,没有任何办法。 
  
  
  
      “简直是复杂变态到了极致的一家子!”我咬牙说道,并且用传音把自己猜测的所有事情都详细解释给了伏天晓。 
  
  
  
      伏天晓每听我一句,就反驳我一句,因为他的良知还在,这我一点都不意外,不过随着我同样的给与了现实的批驳,最后他已经是失语了。 
  
  
  
      “这……”伏天晓摇摇头,然后说道:“可怜,可怕,可恨!” 
  
  
  
      可怜,是从头到尾的知道了两父子告诉我的经历,可怕,是指设下如此重重毒计的心态和结果,可恨就不用说了,这东方父子,丢进榨汁机榨汁都够了!“对了,那岳锦衣的记忆呢?”我不由又问了起来,伏天晓这次没犹豫,从袖中拿出了岳锦衣的记忆盒子,然后说道:“我觉得一个人既然已经死了,就没有必要留着她的记忆来害人,所以不偷都偷了,便顺 
  
  
  
      手也拿来了,既然夏盟主将这件事算头算尾,那想来把此物交给你是最合适的解决办法。嗯,盒子由我来保管吧。”我接过了这盒子,发现这盒子上面写着‘东方瑾’,如果不是多筹备了一手,随时可能会看错,不过很快我又说道:“对了,可有备着点什么?若是让东方固发现只丢失了她夫人的 
  
  
  
      盒子,而自己女儿的没丢,就最好了……呃?这事我倒是做了,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只带了个备用的盒子来,打算装走了东方盟主的记忆就无声无息的走的……所以东方盟主那个肯定没人发现里面给我掉包了……至于岳锦衣夫人那个,却因为我 
  
  
  
      实在找不出盒子,直接顺走了……”伏天晓愕然的看着我,却一副不知道我用意的表情。 
  
  
  
      我顿时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还好你不害人,要真害人,这运气能把人活活气死。”就在我们跟在后面聊得不久,不出所料的,东方固怒气冲冲的去追李破晓,回头却已经让人去调查子归房是否失窃了,而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他果然折转返回了子归房,装模作样的查看了一遍,故意说 
  
  
  
      :“唉,对方匆匆忙忙的,先去子归密室想要偷走瑾儿的记忆,却找错了位置,把我夫人的记忆给偷去了!要是对方把我夫人的记忆放入瑾儿身上!那岂不是乱套了……”这声音的大小,让在场的仙家全都听了个清楚,那到时候东方瑾以岳锦衣的身份出现,那问题可就简单多了,而他东方固到时候半推半就的,和东方瑾有点什么暧昧,大家就不奇怪了,再然后宣布下东方 
  
  
  
      瑾没有他的血脉什么的,他娶个表侄女怎么了?在这仙家世界,只要不是直系的,那顶多是一些如李破晓类似的背后戳戳脊梁而已。 
  
  
  
      “啊?那可怎么办好?”我惊讶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呀,若是真的成了这样,唉……”东方固一副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 
  
  
  
      倒是东方鱼两眼一亮,突然说道:“父亲,如果东方瑾有了我母亲的记忆,岂非不用对方说什么,自己就会回我们这么?那我们又何须担忧?” 
  
  
  
      “那怎么可以?!那可是瑾儿的身体和脉络!”东方固假惺惺的叫起来。 
  
  
  
      东方鱼却道:“父亲,眼下不是可不可以的问题,是如果真的是这样呢?怎么办?而且按照对方急匆匆的态度,拿到了记忆,还不往东方瑾的身上栽就怪了!” 
  
  
  
      “什么?这……哎呀!这可怎么是好?赶紧通知夏教主!务必要立即追上对方!飞的可没有传音快!”东方固咬牙说道。我心中暗笑,这两父子却不知道记忆都在我手上吧?不过我仍然面无表情的说道:“老祖,你怎么忘了还有我在呢?论起追人,我也是一把好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