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五十八章:扒光
    东方固听说我擅长追人,犹豫了一下,似乎有点不大想救的样子,毕竟岳锦衣的记忆若是没有进入东方瑾的身体里,他的计划就废了一半了。
  
      “怎么?老祖难道不想救回东方盟主?”我一副好奇的样子,这让东方固双目沉了下来,说道:“夏盟主这是说什么话?只是盟主不过和我修为相当,我都不敢说能够追上,夏盟主打算怎么办?”
  
      我当即拿出了鲲鹏翅,说道:“自然有我的办法,只是老祖似乎不大乐意?”
  
      “夏盟主,你说的什么话?于情于理,就算东方瑾怎样,都是我妹妹,我会不想救她?”东方鱼当众大声说道,这小子怕是表演系出身的吧?我暗骂道。
  
      “嘿嘿,算了,我觉得要么就不救了吧,好让对方把人带走算了,要么就你们自己来吧。”我冷笑道,这话顿时让东方父子对我气得够呛。
  
      “联络夏教主!”东方固郁闷和自己儿子说道,东方鱼这才连忙联络起夏瑞泽来。
  
      我当然不会让夏瑞泽先行救人成功,和伏天晓对视一眼后,我带上了鲲鹏翅瞬间升空,随后直接一个缩地术追着李破晓而去!
  
      应劫期之后,带上鲲鹏翅的我速度堪称恐怖,加上缩地术的加速,几个眨眼就已经不见了东方家了,而这时候,我当然没忘记联络李破晓,毕竟这次的事情暗藏着东方家的阴谋,我还得和他好好说说。
  
      李破晓得到我的联络传音后,顿时说道:“怎么?让我把人又还给你?什么意思?你又打着什么馊主意?”
  
      “东方瑾生父是东方念,生母却是岳锦衣,所以东方固为了报复此事,想要把自己妻子岳锦衣的记忆放置在东方瑾身上,随后怕是要和东方瑾有点什么事吧,你知道的,夫妻之间那种。”我当即说道。
  
      “夏一天,你思想可真龌龊!”李破晓骂道。“你先听我说完,我这可不是意淫,这东方瑾的记忆和岳锦衣的记忆都在我的手中,之前东方固这家伙可是掉包了记忆了,打算让你把岳锦衣的记忆塞到东方瑾身上呢,到时候他和东方瑾因此发生了点什么
  
      事,东方念第一个找的就是你。”我笑道。
  
      李破晓那边沉默了下,随后又传音过来:“你怎么拿到这两种记忆的?”
  
      “伏天晓呀,和你一样会施展化道法,所以你去掳走了东方瑾,他去偷了记忆。”我说道。
  
      “那现在你想让我怎么办?”李破晓用将信将疑的口气问我。
  
      “把东方瑾原封不动的给我,我把她的记忆给你,当然,东方固会觉得这是岳锦衣的记忆盒子。”我当即说道。
  
      “那东方瑾不还是给他们控制么?到时候献祭成功,九重天仙下来,岂不是整个计划还是按照他们的布局去走?”李破晓狐疑的问我。
  
      我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让献祭成功的,你只要到时候拿东方瑾的记忆飞来,将她打入东方瑾身上就够了,相信东方固到时候也会不顾一切的让你成功的。”
  
      “他会觉得这是岳锦衣的记忆对吧?”李破晓问完也不等我回答,因为他心中已然有了答案,所以继续又问:“你手中还有岳锦衣的记忆,你打算怎么办?该不会还有什么阴谋吧?”
  
      “岳锦衣已经身死道消了,这记忆不过是备份的而已,我当然会毁掉她,不过,临了前,我还得用它来做一件事。”我笑道。
  
      “哼,只要不干出伤天害理的事情,便由你了,但若是敢用这记忆来做坏事,我必追责你。”李破晓说罢,大概一会后和我约定了一处远离夏瑞泽出发点方向的地点,让我去那边领人。
  
      没过多久,靠着和李破晓传音的便利,我很快就按照约定追到了一处海边,而这时候,东方瑾一身连衣裙,正跪坐在青牛背上傻傻的愣着,到处去看周围的一切,倒是李破晓正看着我,随后朝着我奔来!
  
      我愣了一下,然后已经明白他的意图,他当然不能就这么平白给我救人了,不闹出点动静,别人肯定知道这是场阴谋,所以这家伙也不笨。
  
      唪!
  
      就在一瞬间,李破晓毫不犹豫的拔剑了,不过这一次,他并非从手心中将不灭神剑拔出,而是忽然往空气中一握,一声清鸣,一把纯白色的剑顿时出现在了他手中!
  
      这把剑全身苍白,中间只有一道墨黑从剑把上直接连接剑槽,看起来简单到令人发指,但正是这把剑,让我瞬间感到头皮发麻,因为它太过空灵,竟一瞬间在李破晓的带动下,直接破入了我的领域之中!战斗之时,所有仙家身边都会形成一种领域气场,如果修为力量达不到突破的程度,甚至连近身都不可能,可李破晓闯入我的领域,竟连半点凝滞都没有,一人一剑竟像是他才是主人似的,直接就过来了
  
      !
  
      “很好!”我猛然间也抽出了劫天神剑,脉络的力量一凝,顷刻八层天一御法瞬间启动!剑光奔驰无停,嗖嗖嗖的直冲李破晓而去!
  
      “太慢!”李破晓简短说道,随后速度竟一瞬又加快,嘭的一声,剑竟直抵我劫天神剑的剑尖!
  
      一把剑,在极端恐怖的速度下,竟还能剑尖相碰,这种精妙绝伦的剑法,简直匪夷所思,即便最后两剑擦肩而过,但下一刻,我整个人差点没吓出冷汗来!我的剑在李破晓的护身罡罩下,很快倾斜往另一边,相信用不了多久,位置将会移动到其他的位置,即便能够戳破对方的防御,可李破晓绝对不会让它扎入要害部位!但是,李破晓的剑却不同,竟丝毫没
  
      有半点给我护身罡罩弹开的现象,甚至剑靠近的一刹那,我的护身罡罩整个都消失破坏掉了!这导致我的道体直接就暴露在了他的剑下!
  
      这意味着什么我当然清楚,好比他现在是想刺我哪里就刺我哪里,我绝无半点防御的可能!
  
      两人对决,一个穿了铠甲,一个光着膀子,是不同的概念,而作为没有护身罡罩的我,显然要出事的可能性太大了!
  
      嘭!
  
      我根本没有给他刺中我的机会,猛然剑一扫,瞬间要打到李破晓的手臂上!
  
      但李破晓仿佛早有预料,剑光一旋,几乎是贴着我的剑走入了我的手臂外侧!
  
      只感觉到手臂一凉,我已经知道自己中剑了,并且瞬间移动之后,不禁看向了自己的伤口位置!
  
      伤口那已经多了一道血痕,非常的深邃,可见李破晓消除了我的护身罩后,这威力已经完全的释放到了我的手上!
  
      “不愧是多脉络,这一道血痕竟没有进入骨头。”李破晓淡淡的说道,随后瞪着我恢复自己的力量时,又道:“如果仅靠这点本事,恐怕你要救东方瑾都困难,别人会相信你么?”
  
      “你废话,你这什么鬼法术,这么阴毒?”我讥讽道,因为这时候,不但是我的护身罡罩,连天一御法都给化去了。
  
      “呵呵,是什么法术,显然你知道的。”李破晓平静一笑。“随时随地的化道法?剑呢?”我有些郁闷这次给放了那么多的血,但也见识了李破晓蜕变后的恐怖功法,这种功法绝对不亚于夏瑞泽,因为一旦和李破晓白刃战,立马等于剥光猪,身无一物可护身,包括
  
      启动的宝物,怕这个时候都会给他化掉!而李破晓自己却没有这个担忧,因为别人不能他却无碍,所以这法术危险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