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六十一章:剩货
    看这东方固要死要活,我也不敢太过分了,否则他非找我拼命不可,眼下归元法和子归法都没到手,确实不能和他硬着来。而就在这时候,我们在这一闹的时间,东方鱼倒是来了,似乎也发现我们在这里有些矛盾,捧着一个封印玉盒的他当即问道:“父亲,我刚拿了归元法和子归法出来,你们俩这是在做什么?难道是为了这方 
  
  
  
      天神树?” 
  
  
  
      “哼!若是想要对神树不利,便来试试老夫快剑!”东方固十分的生气。 
  
  
  
      我耸耸肩,说道:“老祖何必如此生气?在下不过见猎心喜,开个玩笑而已,并非是对神树不利,况且也没动神树半根毫毛吧?” 
  
  
  
      “幸好你没有!”东方固仍旧不依不挠。不过想想也是,一般这种超级大门阀,都喜欢种上一颗神树,当年在魔神界的时候,御安王家不也是种了一棵,有此神树在,护佑御安王祖辈不知道多少代,这东方家想来也是这样的存在,包括仙岛也是。 
  
  
  
      “父亲!何必为了这小事而对夏盟主如此冲撞?凡事和气才能生财嘛!”东方鱼连忙制止自己父亲继续发怒。 
  
  
  
      我听到这话,暗道这大的知道树的厉害,所以保护大树如保护自己的小命,但这东方鱼可不是,而眼下东方鱼继任新一代家主已经是必然之势,兴许我可以从他那着手,没准能把大树弄到手不是? 
  
  
  
      “我也就是想要十来根树枝回去建栋房子,你父亲却不允,只给我四五根,有此才引发误会,其实大家以和为贵嘛,不行可以商量不是?咱们多还少补,但要打要杀就太过了吧?”我笑呵呵的说道。 
  
  
  
      东方固冷哼,而东方鱼笑了笑,说道:“父亲,你看看,夏盟主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都说多还少补了,真要多点,我们可以从夏盟主那拿点补偿不是?” 
  
  
  
      “那可不是?”我暗道这小子果然贪婪,不是他父亲那样的天性还有点固执在把关。 
  
  
  
      “哈哈,对……”东方鱼当即想要和我继续延伸说下去,结果东方固道:“你懂什么!?先把其他的事办下来再说!”东方固本来就觉得自己有下一代家主的身份挂着,但这么在我面前给自己父亲落面子,实在有些郁闷,有些不满的嘀咕了两句,随后才拿了盒子笑吟吟的递给了我:“夏盟主,你要的归元法和子归法,都在 
  
  
  
      这里面了,还请过目。” 
  
  
  
      我点点头,从树上飘了下来,接过了盒子,随后抹掉了上面的封印后打开。 
  
  
  
      霎时间,匣子里的绿光盈盈,有种刺眼之感,不过凝神之后,总算让我看清楚了里面的东西。 
  
  
  
      两块玉盘都是存储东西的透明盒子,其中一个装着一枚方形的玉片,上面写了‘子归法’三个字,而另一个玉盘中,却放置的是一片栩栩如生的紫金色莲花瓣!我细细观察,发现紫色花瓣上的脉络是淡金色的,看着非常的神秘,表面却不写任何一个字,但毫无疑问应该除了归元法就别无其他了;而且还应该是某种先天莲花的花瓣之一,只不过我没想到归元法竟 
  
  
  
      存储在莲瓣里! 
  
  
  
      “夏盟主不拿出来验验货?”东方鱼笑道。我当然不会客气,当即拿出了子归术的那块玉牌,很快就读取了上面的信息,并且把里面的文字都印在了脑海中,这才把玉牌收了起来,并且说道:“契约上可写着完整的正品,别想着忽悠我,真练坏了。 
  
  
  
      你们可得遭殃。” 
  
  
  
      “呵呵,夏盟主说笑了,子归法虽然是我东方家秘术,不过却也不是只有我们本家弟子学,若是夏盟主真行恶招,用秘法抓他们来问出此秘术,恐也不难。”东方鱼苦笑道。 
  
  
  
      东方固很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大有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意思。我嘿嘿一笑,随后伸手就要把莲瓣拿起,东方鱼却笑了笑,说道:“夏盟主,这紫金莲瓣,可是得道之物,传说它本为当年元始天尊讲坐下之莲,在漫长的岁月里,朝夕闻道,终于开了一些灵窍,后又因为归元法最是厉害,所以一经元始天尊讲出,此莲竟得此妙法,最终还准备凭借此法而修成正果,想脱离束缚;然而原始天尊知其贪婪劣性,故而每隔一段时日,便摘取它一枚莲瓣弃于九重天之下,一来,能让莲瓣传道九重天下,二来,也使得紫金莲为了生出新莲瓣而不能短时间内修成正果,也是有要磨练此莲心性的原因,故而传说也不知道丢了多少片莲瓣下来;而这一片,便是我们东方家数千年来,寻 
  
  
  
      获的三片其一!眼下就归夏道友所有了!原来如此,竟还有这样玄奇的故事!”我心中当然对这故事深感有趣,只是心中多半有点不信,毕竟三清是否存在,一直是我苦苦求索印证的各种古怪事情之一;而说的有板有眼的仙家,不但不是九重天 
  
  
  
      仙,还不过是古神界的东方家,这可不排除东方家传承这莲瓣的时候,为了增加它的神秘感和使命感而编造的神话故事!听到我这么夸赞,东方鱼很是骄傲,不过忽然想到什么没解释,又说:“可不是么?所以此莲瓣真是神妙无端,好比若是遇上真有奇缘者,只要枕着它入眠,顷刻可闻道于九重天之上,归元法便会由此而学得了!当然,若是无缘者,可能枕上数年,数十年,也未必能得传道!当然,这也不是尽然,毕竟祖先中也不乏耐心者,虽然一时之间不行,但坚持睡个百八十年后,竟也有一日得闻大道的!故而夏道友 
  
  
  
      若是按照此法,千万不能仅凭一日两日就轻易放弃了,因为有时候,此莲瓣也会挑选有缘人呢!” 
  
  
  
      “啊?这么坑爹?”我一听,脑海里仿佛一百匹羊驼跑过,这东方鱼不知我这意思愣在那,倒是东方固一听不对,反驳骂道:“我才是他爹!” 
  
  
  
      “你是你是,我这不是习惯性感慨么?”我心中叫苦不迭,东方固眼下是恨死我摸他神树了,这和摸了老婆屁股一个意思。 
  
  
  
      东方鱼听我解释后,一副毫不介意的表情,说道:“夏盟主有这样的感慨,在下也是十分理解,毕竟我也枕着这东西睡了六十二年三个月零五天,方才悟出了归元法第一层,唉,差点没把我睡出毛病来。” 
  
  
  
      我差点没一口老血喷他脸上,你丫的睡了六十二年才学会了第一层?真的假的?要知道我除了纳灵法因为脉络的缘故有些走了巧路,其实对其他两种大道法的资质好像根本没有,他东方鱼是东方家的长子,这都睡了六十二年,还只学到第一层,那我不得睡个千八百年的?如果我真没 
  
  
  
      缘分,岂不是还白给这莲瓣睡了千几百年? 
  
  
  
      这学大道法的姿势明显不行呀!得换!要么干脆就是不能学! 
  
  
  
      而且现在这时间紧凑得跟什么似的,谁没事会去睡大觉呢?更别提仙家早‘忘了’自己还有睡觉这本事了! 
  
  
  
      “你确定这东西是真货?真的能睡出大道法来?会不会有哪片容易睡出来点,而你把最不容易的给我了?”我当即丢出了几个问题。东方鱼苦笑,说道:“这怎么能不是真的?其实哪片都要看缘分不是?你手中这片,是东方念睡过的,而东方瑾也用二十三年就睡出来第四层,要不是给这俩睡过,我们怕也不会把这片给你。”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