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无赖

      看着这把天子怒,荀颜的双目沉了下来,眸中也多了一分杀机,看到这把剑,杀人灭口的心思谁都会有,毕竟我手中的是私持文牒,绝对不是什么随意能够伪造出来的小玉牌,有这私持文牒,那就能带着天子怒随意行走在神庭任何有公众存在的地方。
  
      “这是什么东西?”但荀颜可不是一般的神仙,现在在众目睽睽之下,当然不会承认见过这把剑。
  
      “嘿嘿,我拿出了物证,难道还打算让我把人证拿出来么?荀上神,不问自取,那就是贼,赃物交上来,这事咱们就两清,可如果不拿出来,往后你带着这把剑四下里乱逛,给人看见了,你颜面上怎么挂的住?”我早料到他会这么说,神庭的神仙无耻的还真不少!
  
      说到认证和无证,甚至说道交上东西两清的时候,荀颜都嘴角泛着笑意,但听我说道带剑走动给人撞上,荀颜脸色为之一变,看来这家伙对于丢人与否之事,还是相当在意的,至少脸皮不想被刮破。
  
      “呵呵,有私持文牒,却又何以证明是你的东西?还是上面写了你名字?”荀颜冷笑的问道,在他看来,我就算有私持文牒,但一样无法证明东西是我的,毕竟这把剑无论他怎么想,都应该是徐剑娇的无疑,毕竟当年徐剑娇给贬职下放,确实带走了几把剑,司器监都有记录在案,既是私物,那就有私持文牒,当时他当然没忘了找那东西,但杜元因为愤恨他抢剑,根本不会告诉他有私持文牒的事。
  
      而荀颜也忌惮因为杀了一个小杂役,反而让罪行昭著导致鸡飞蛋打,也故意放过了杜元,这是抱了侥幸心里,眼下我带着私持文牒讨剑,让他就像是给人掐住了喉咙一样难受,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在妄图侥幸于我这私持文牒上并无我的名字!
  
      因为徐剑娇也不是好相与的人,不会轻易就赠送,或者以各种理由把剑给我。
  
      “是天子怒……真没想到,这么多年后还能见到这把剑的私持文牒,难道此剑落入了荀天官的手中了?”
  
      “呵呵,这把天子怒如此不凡,拿出来四下走动,只要是司器监里资深一些的官员,都应该一眼就看出这剑,有意思了。”
  
      “此剑自从给徐上神带走后,还真没出现过了,这人却带了私持文牒来找荀天官……这该不会是真的吧?”
  
      细细听了一遍这里资深官员的点评,我顿时断定这把天子怒就算在司器监也是极为厉害的存在,毕竟这么高品序的宝剑,光是下达和重新审定私持,本就是极度困难的事,他荀颜既不是这把剑的制造者,也不是什么一品级大神,所以应该也没那个本事重新再定私持文牒,因为这不是当时交还给竺道荷的那把才四品的神枪!四品,用点中品后台力量就能重新进行认定,而不需要经过中枢的界定。
  
      而作为过四品的道器,天子怒就必须在最高等级的中枢进行鉴定,那里最难造假,所以现在荀颜拿到这把剑,最好的结果在放新文牒的部门,也就是司器监的总部报备这把剑,等到过一段时间,实在没有人持私持文牒来认领此剑,这才能重新造册登记!
  
      眼下肯定有哪位司器监的神仙报备过此事,或者干脆就是荀颜自己报备的,只是他不敢吱声说出而已,而他这样的狡猾性子,同样也会担心真有现在这一幕生。
  
      然而,他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生了,所以眼下他也很郁闷!
  
      看着私持文书,荀颜嘴角咧起了一抹残酷:“这明明就是一个罪神的赃物!你别以为从哪捡来此剑的私持文书,就能够证明是你的了!”
  
      “很不巧,这上面确实写了我的名字!”我冷冷的说道,然后将私持文牒高举过顶,这上面写有了徐剑娇什么时候将此剑转给了我的记载,按照私持文牒的转赠条款,本人持有的时候,是可以进行转赠,甚至是交易的!
  
      大家都是有道体的人,眼睛犀利程度,就算是一公里外的蚂蚁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何况文牒上徐剑娇转赠我的字,所以大家全都看向了荀颜!
  
      “呵呵,即便是写了你的名字,凭什么说这把剑就是我拿走的?我根本没有见过这把剑!你一个中品的小神,上来就赖我这三品神仙偷了你的剑,侮辱上官,我岂会饶你!我司器监的守卫何在!?”荀颜面皮阴沉,指着我说道:“打出去!”
  
      “就知道你会这样,不过我已经让杜元在廷议司那边备案了此事,你觉得现在赶我出去,此事就能够消声觅迹?荒唐,我一个六品官员,岂会没事故意冒着生命危险来这找茬?”我冷冰冰的说道,这立即引来了不少神仙的关注,甚至有很大一部分都倾向了我的说法。
  
      荀颜脸上无光,看守卫还在犹豫,他怒喝起来:“愣着干嘛?这贼子构陷辱骂我这三品大员,你们还愣在这里,难道想让我回头就把你们关起来么?把他拿下了再说!”
  
      “赖皮就算了,还打算动用私刑,企图掩盖此事!未免太过霸道了!”我冷笑一声,而很快一群守卫围过来,又是锁链,又是棍棒刀枪,全都往我身上招呼!
  
      而前有朱四河之事,荀颜也怕守卫拿不下我,竟也加入了对我的驱逐,甚至手中已经扣了一枚小小的精致葬神棺,显然到了老羞成怒的地步了。
  
      荀颜这次是妄图要抓住我,毕竟按照潜规则,我一个六品的官员,直接构陷辱骂他,把我打入葬神棺都够了,到时候管我影响力有多大,入了葬神棺就算生米就煮成熟饭了,加上我和行吏科有仇怨,他只要联合一下行吏科,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天子怒自然因为我的消失而达到重置私持文牒的日期,最后宝剑也就落入了他手中,可说打得一手好主意,也是现在这情况下的上上之策。
  
      而在这里的神仙,估计大部分都知道这一手毒计,但碍于荀颜三品的官职,大家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我看这荀颜铁了心的要杀我,我也懒得和他客气,伸手无数的追仙锁就倾巢而出,噌噌噌的穿透了好几个靠得最近的守卫!
  
      我现在三品道体,而且还是十倍天一道道体的完整转换,实力自然不是一般道体,甚至同阶道体可比,因此瞬间将围过来的守卫都打成了虚体!
  
      武器掉落了一地,而这个时候,荀颜才到了我面前,大手朝着我的脑门按下!
  
      我冷笑一声,缩地术启动后立即出现在了他身后,五指一招,一把五品的守卫剑器就落入了我手中!
  
      荀颜一抓落空,立即转过头来,结果我的剑尖已经直抵了他前面!
  
      嗡!
  
      这荀颜也是拼命,见此情况咒语也不停,葬神棺立刻变大,嘭一声棺材盖子就炸了出来,并且直接就盖向了我!
  
      “愚蠢。”面对对方如此托大的行径,我冷哼一声,剑根本不停,直接轰向了葬神棺!
  
      只听到一声巨响,整个棺材就给我的攻击震得倒飞,并撞向了荀颜!而五品的道剑,也在这时候给我震成了粉碎!
  
      荀颜似乎没有感受过如此强大的力量,除了葬神棺给我直接轰散架,他自己也撞到了地面,并且直接陷入了地表之中!
  
      我没有任何停顿,也不会给他丝毫的机会,大手展开,十几道虚无剑瞬间乱轰向地面的深坑!
  
      一阵惨叫后,荀颜的残躯虚体拼死飞了上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