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五十八章:访友
第3148章访友
  
  我认真的看着他,随后说道:“该断不断,必受其乱,该停下的时候不停下,最后入魔之时,万事休矣。”
  “如果遇到你所不得不杀的敌人呢?遇上不断杀戮你亲人,杀戮你的朋友的敌人呢?你用是不用?”夏瑞泽摇摇头,随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大哥一直觉得没有你那么聪明和果决,如果有朝一日,大哥因为过度使用通天魔功,导致无法压制住体内魔血爆发而最终入魔,希望你到时候不要犹豫,完成你一直以来所想要完成的事情,即便有无数人护着我,但大哥觉得如果是你,无人可挡,唯有你才能杀了我。”
  我怔了一下,随后默默的咬紧牙关,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因为一直以来,我是千方百计的想要干掉他。
  “走吧,去看看你休憩的地方,然后我再带你去见见伏天道友他们。”夏瑞泽笑了笑,仿佛变成了没事人一般,一甩手,身上衣服焕然一新,连皮肤都恢复了原来的干净和光泽。
  我点头,但很快又凝眉说道:“还有谁,能让你心甘情愿守护,即便是用一次次的通天魔功来换取他们多生存一刻?”
  “和你一样,咱们妈妈,小雪,虞心,以及我身后众多的朋友,战友,兄弟,包括你。”夏瑞泽笑道。
  我露出了一抹苦笑,说道:“夏瑞泽,我真的不想和你这样的对手战斗,我们各自要保护的人太多了,如果说我觉得我自己是好人,想必你同样也认为你是好人吧?而我身后所保护的,和你身后所守护的,同样的觉得我们都是好人,可为什么,这世间总是有无数的理由,让我们手足相残,让我们始终处于争锋交战之中?我原谅不了你,荆云他们,九州界无数的冤魂,都因你而死,如果我就这样一笑泯恩仇,多少的亡灵,多少死不瞑目者会天天缠绕我不放开?你能明白么?”
  夏瑞泽本来踏出的一步,缓缓的怔住了,他转过了身,然后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脸上多了一抹的忧伤:“一天,你说的一切,我都知道,我都承认,也愿意承担它们带来的任何一件后果,大哥没有想过忘怀这些事情,从来都没有!但是,这些事情我现在无法给你交代,你是明白的不是么?九重天和这里,终究需要溶界,如果我们选择了不前进,先把恩怨情仇解决了,换一个人,能够走到最后一步么?或许拖上一些时间,让黑化的气息侵吞整个九重天?到时候,就什么都不剩下了!就连连九重天都抗拒不了,你觉得这里可以?而因为我们兄弟相残,最后结果全然改变,全都毁灭了,你也在所不惜?大哥不怕死,怕是我死了,再没有人能保护我们眼前、背后的一切!你明白了么?”
  我退后一步,咬咬牙,双目没有半点私人的情感,只有一股炽热的烈火在审视着他,但夏瑞泽他那个样如此,那句‘我不怕死’的斩钉截铁,仿佛轰击着我的神经。
  “如果我发现你但凡再敢骗我一次,我必将你斩杀于劫天神剑之下!”我冷冷的说道。
  夏瑞泽重重点头,道:“如果天下回归平静,无需你的长剑,大哥我也会为我自己的罪孽而结笔!”
  “很好!这是你自己说的!”我也不打算再和他说什么,当然,也不至于全都信了他,他和我不同,出身儒道,表现得一身正气,真假无可描述,正邪难分,每一次都能把自己从万千恶事中摘得一干二净。
  而我出身鬼道,浑身透着阴暗的气息,诸事无不尽量多算三分,生怕自己一个决定而毁了一切,而让身边的人受伤,甚至是死亡!所以我自知做不到夏瑞泽的洒脱和大气,但我从不会因此而去改变!所以我一路走来,喜怒于色,杀伐也不加隐藏,落得夏老魔的称呼,可同样证明了我这么做并非无功之举。
  在了莲台上,夏瑞泽很快就带我去了一处恢宏的阁楼,介绍了一番这里的管家后,夏瑞泽就指向了城中的位置,说道:“你可以去逛逛集市,我知道你肯定不缺宝物,不过这里的一些小件送给女孩子是不错的,毕竟你身边到处都是小姑娘嘛,还如如雪,似乎她也很喜欢闹市区的样子。”
  我哑然失笑,这话还真的没办法反驳他,不过既然是夏瑞泽推荐,我倒也不打算一口回绝,毕竟孩子还真的对琳琅满目的商品街感兴趣,这个年龄的孩子,又怎么指望能够管得住?如雪已经算很好了,若是换成别的孩子野惯了,怕现在早就闹起来了。
  “伏天晓住在了郊外自己的仙盟之中,最近他也在观望呢,你可去和他聊聊,而东方家同样也在那边。”夏瑞泽笑道。
  “不知东方瑾身在何处?”我笑道,毕竟是核心,不问及这个反倒引人生疑。
  “当然在东方家呀,原来是在云浮顶的,不过我觉得上面全是布阵的仙家,冷冷清清的,对一个女孩子家实在是太不好了,因而就跟师父把她要了回来。”夏瑞泽笑道。
  “原来是这样,那什么时候我们上云浮顶?”我面无表情,心中不禁咯噔一下,李破晓你可千万别消息出错跑云浮顶去和东佛不念斗法,否则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呢。
  夏瑞泽也不隐瞒,说道:“不好说,但绝没有那么快,我们需要等的东西还很多,计算九重天的情况,以及此地阵法布阵的情况。”
  “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说。”我笑道。
  “呵呵,一天,这次倒是主动点了,也不枉大哥和你敞开心扉,不过暂时却不需要你,你可先好好的访访友,四处走走,熟悉下这里。”夏瑞泽笑道。
  “你就不怕我把这大鲸龟摸个通透,到时候让裂天魟把它打下来?”我调侃起来。
  夏瑞泽忍俊不禁,说道:“你不要吓我,要不然我就把你禁足了。”
  “那还是算了吧。”我笑道,随后看向了伏天晓那边,说道:“不说了,我得先走一步,”
  “好,我也回去再压一压体内乱窜的魔气。”夏瑞泽笑道。
  夏瑞泽走后,我坐在莲台上,朝着伏天晓的北部仙盟所在前进,当然也没少和如雪、净莲两个孩子解释先去访友,这两个孩子眼巴巴的看着离眼前集市越来越远,不由表情委屈。
  其实回顾一下夏瑞泽所言,也并非不无漏洞,这也是我为什么不打算阻止李破晓救人的原因,夏瑞泽一直都以截教为大前提,包括孩子老婆,都在五大世界,这证明他的情感并非我想象的那么坚定,不知道他是过度的为了天下大义,还是受到了什么蛊惑了。
  夏瑞泽返回大殿后,好几道气息陆续出现在大殿方位,毫无疑问,这些气息里面就有黑子和倪诗他们的,这都是截教的活跃份子,要干什么,都是以截教为中心,只是不知道给我破坏了计划后,他们会怎么解决接下来的问题了。
  毁灭一个阵营,当然不是我所愿意的,但如果因为救出了东方瑾而导致他们毁灭,那也只能怪截教气运已尽了。
  截教存在,是否按照历史的进程走向而行,是否存在三清和通天教主,这点都没有足够让我信服的理由,至今,也没有找到笃定无误的描述记载,也许是数次量劫典籍尽毁,也许是历史确实是这么走向的,以至于传唱于宇宙,于寰宇,于地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