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六十四章:血脉
第3154章血脉
  
  “不错。”我微微皱眉的回答,但对方忽然这么一提,让我心中仍有种咯噔一跳的感觉,因为他太过淡定了,虽然‘瑾儿’两字念起来顺畅,但绝非什么有感情的语气。
  而就在我疑惑的时候,对面的东方鱼似乎发现了什么问题,立即一挥手,说道:“左右屏退!夏盟主可以留下!”我看了东方鱼一眼,虽然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但不禁还是暗自松了口气,因为屏退左右,伏天晓也会有机会触及宝藏了,毕竟内部人员有通讯仪和定位,在门中行动起来跟随身监控没区别,闯入一段距离
  没事,但找东西不容易,时间一长,难免暴露;所以如果是伏天晓,就没那个顾虑了,只要小心隐藏信息,又暗地有人帮助,就可能找到东方瑾的记忆。
  仙家们虽然疑惑什么原因,但东方家在东部仙盟的权威是不可置疑的,因此都鱼贯退出了大殿,最后只留下了东方固和东方鱼父子。
  看着空牢牢的大殿,甚至连个仆人都没有,我顿时感到了一丝气氛的不对。
  “夏盟主是什么人,老夫从仙岛听闻那,便从其他仙家那儿听到了,也一直重视至极,而夏盟主敢于从天南一路到来此地,而无惧任何阻拦,也可见老夫没有看错人!”东方固忽然的说道。
  我沉凝下来,随后说道:“老祖的意思是?”
  “夏盟主觉得,东佛不念为何成为东佛不念,我东部仙盟,我东方家,又为何将其驱逐出去?导致他投奔东海,为恶一方?”东方固平淡无奇的问道。
  “据我所知,东佛不念修炼邪法,不顾身份远赴东海夺杀伐碑,因此引发了数次战争,这才受到了驱逐?”我试探性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和说辞,让东方鱼轻蔑的一笑,而东方固摇了摇头,我又问道:“难道这件事,和东方瑾有关么?”
  东方鱼的冷笑,缓缓在眉间的变化下,变成了一抹阴戾的笑容,似乎杀机迸发的样子。
  东方固抬起头,犹豫了下,随后说道:“这也是我们东方家的弊端,同样也是一件祸及门墙的孽缘。”“……”我怔了下,东方固继续说道:“东方家修炼的归元法,想必夏盟主应该有所耳闻了吧?使用得越多,事情就会忘得越多,而我们东方家,则擅长使用一种功法,来存储以往过去的记忆,从而让整个家
  族修炼归元法的仙家,都能够免去这样的弊端,当然,即便仍有一些微小的诧异,但总比其他流派使用归元法好太多了。”“我父亲说的不错,我们家修炼的另一种神功,叫子归法,可将灵体的一部分,存储复制大部分的重要记忆,然后存在我们家族的密室之中,由专人的管理,在某个家族成员大战结束,或者使用归元法过度
  后,将这复制的记忆从密室请出返回己身,再获得以前的记忆。”东方鱼跟着解释。“嗯,这个我听过,那不是没有问题了么?每次复制了一份记忆,就算使用归元法过多,最后仍旧能够恢复正常的记忆……”我一边说,一边考虑可能的弊病,而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东方鱼的冷笑,和东方
  固的面无表情,让我察觉到了这子归法的重大弊端!我几乎是脱口而出:“难道……这记忆同放于一密室……如果是换了一个人使用,也能够奏效!?”东方鱼对我的思维反应速度投来了一丝惊讶,而东方固却仍然一副淡定,只是目光沉稳了下来,说道:“夏盟主才思敏捷,竟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面弊端的可怕,也正如夏盟主所言,这子归法复制的记忆虚
  体,因为没有灵智而只有记忆,故而谁人都能够读取其中的内容,甚至若是差错了别人的记忆,一些藏于黑暗中的秘密,都会逐一的给别人解开。”
  “难道……老祖你的记忆……”我听罢,顿时倒吸一口冷气,从而也隐隐感觉到了刚才东方固叫‘瑾儿’时候的那种冷淡,甚至对于东方鱼的情感,也十分的缺乏父爱!
  “不错,我恐怕已经不是我自己了,也不是东方固了,因为我的记忆,已经为人所夺,而这个人,正是你现在所遇到的东佛不念!”东方固说着话的时候也不激动,但双目中,却隐隐带着一抹凶光!
  我感到周围骤然冷冽了几度,因为恐怕不光是记忆被夺的事情,或许还有别的也说不定。“当年能够使用归元法,并且修炼了子归法的家人并不多,父亲、母亲,东方念,以及家里核心层面的亲戚,而为了让子归法凝出的复制体保存更完全,通常都会交给家族里最值得信任的人,而当年爷爷溺爱东方念,但父亲交游广阔,却是实实在在的第一家族继任者,由此觉得兄弟俩肯定会对家主之位有一番争执,但出乎意料的是,爷爷刚刚提出有要立新家主的念头,东方念就一口回绝了,并且还斩钉截
  铁的支持父亲当上家主。”东方鱼这次却没有再冷笑,而是正常的描述起了这段过往。
  我愣了一下,暗道这东方念果然是善于隐忍,按照我对他的了解,即便不打算要家主的位置,但会这么一口回绝,也必然留有了后手。
  “呵呵,怪我当年,没有看透他早有预谋!”东方固冷笑道。
  而东方鱼继续说道:“父亲就算看透了又能如何?东方念一直就想这样,他是包藏祸心!换做是谁,恐怕都难以想象这畜生会这么报复父亲的!”“嗯,你继续说,这件事,藏在我心中已然多时,夏盟主灭他道体,与他必不共戴天,此贼子有个毛病,既是表面没什么,但招惹上他,必会让他戮尽其力的去报复!我想不用谁去催促,他也不会放过夏盟
  主吧!”东方固看着我说道,仿佛受灾那个人不是我似的。
  我暗骂这家伙是看透了我就是听到这事,也不会私下乱说的心态了,不过想想,这东佛不念也确实歹毒,之前两次天南设计杀我,光这件事就印证了东方固的看法!“他推着父亲上了家主之位,一心辅佐父亲,甚至连父亲和母亲的亲事,都是他一手操办,如今想想,当年母亲曾和他有过一段缘分,最后却嫁给了父亲,这里面的文章便是够指摘他的了,然而我们却因为他的表现而忽略了他的歹毒!直到他获得了父亲母亲的完全信任,又得到了爷爷的支持,最后爷爷仙去后,继承了子归法密室的掌控权利!”东方鱼种鱼说到了最核心的地方,但以此,他也不禁喘起了粗气
  。
  我对于两父子一人一句的描述,其实已经猜想到了后半部的一些剧情,当然,我可不敢现在自己多言猜出来,因为别人告诉你和你乱猜是两码事!“呵呵,他趁着我一次和东海大战,把我的记忆用掉了,籍此记忆设计引我妻子独出,耗其归元法,让其忘记很多的事情,待我妻浑浑噩噩后,便狼子野心的占有了她,而我回来,又借故说密库在为我妻拿
  取记忆时,给人闯入,使得我的记忆丢失了!”东方固咬牙切齿的说道。而东方鱼看我惊讶,当即说道:“此事真假毋庸置疑,我们父子也是推敲了不知道多久!很多细节便可知他盗取了父亲记忆,因为母亲不会轻易给敌人引出!而东方瑾,也根本没有我父亲的血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