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六十五章:定计
第3155章定计
  
  我眉间轻凝,东方瑾竟不是东方固的血脉,那这东方念果然太过无耻了,想之前在仙岛方才遇上东佛不念的时候,我却听说那东方念才是东方家的老大,而东方瑾应该叫他大伯才对,而似乎反驳的人并不
  多。
  而今这东方固明显是要比东方念大点的,却在这里说东方念比他小,我从别处听来时,问起东方家老祖的情况,才知道他是东方家的长子,那到底孰对孰错?
  由此,我不禁想起了吞噬记忆后的副作用,就说道:“东佛不念夺去老祖你的记忆,那他的记忆岂不混淆?毕竟两个亲者之间的记忆,应该更容易交叉而混乱吧?”
  “那是理所当然的!好比一件事是哥哥在做,弟弟在看,而双方记忆一旦混淆,当事人开始还没什么,但一段时间后呢?遇上些烦恼妨碍之后呢?他便会认为是自己所为!”东方鱼说道。看我点头承认,他随后继续又道:“因此,我们东方家对于子归法的管理近乎苛刻,不但是害怕亲属之间互噬,也怕给人利用了,但世上总不会少了意外,甚至有前辈故意为之的去细化子归法,并且精修出了只记大事,小事不计的办法来强化子归法,而这样的事却都记录在案了,当然,即便出些意外,这些事情,都和东方念所产生的混乱没办法相提并论!在和我父亲的记忆融合后,他既认为自己是东佛不念,又觉得自己是我父亲!行事看似笃定平稳,实则颠三倒四,这在架空我父亲时就已经初露端倪,他当上了总盟主后,就开始让我和东方瑾都叫他伯父,常常觉得自己才是家中的长子,甚至还把我父亲
  当成是自己的弟弟,因为他心中怕是觉得我父亲才是那个守子归房的东方念了!”“呵呵,我那时候失去了不少记忆,全凭我儿述之,所以知道他的狼子野心,倒也不去戳穿他,因为若是戳穿,必是一场血战让东部仙盟陷入万劫不复之境!而之前我也并不知道瑾儿非我孩儿,故而只认为他是想要个总盟主之位而已,毕竟他那时候极力的掩盖真相,还没有要动我的念头,加上有一点,让我竟也心存感激多年,以为他只是觉得我不适合当盟主罢了!却……”东方固说道后面,竟已经有些说不
  下去的意思。“那时候父亲始终觉得东方瑾是我亲妹妹,而东方念膝下无子,如此极力的培养东方瑾,这对于我东方家而言,始终也算是十分的无私了,而我也承认,我妹妹无论在资质上面还是头脑方面,确实也比我好
  的多!如果是她来担当我们家主,是最为适合的,但谁曾想,东方瑾竟非我父亲所生!而是东方念那畜生的孩子!”东方鱼咬牙切齿。“不知道老祖的夫人……”我看向了东方固,毕竟那女子,可是当年人称‘素香百花静,锦衣遮翠影’的岳锦衣,不亚于天东三美的存在,怎么也算是名人了,但后来的踪迹居然全无,委实是让人的唏嘘,而且
  ,她应该是整个悲剧的核心了。
  “母亲她……仙游了。”东方鱼摇头说道。
  我怔了下,像是这样的大家族的重要人物,哪能说仙游就仙游,除非是自己想死,否则谁敢动她半根汗毛?东方固看我不信的表情,也不打算跟东方鱼一样隐瞒,而是说道:“那东方念获得了我的记忆,终不会忘记自己和锦衣多年前的一段情感,甚至有时候更觉得自己就是我,想要和锦衣亲近缠绵,呵呵,只不过却给锦衣驱逐离去,但某次酒后,他闯入了她的洞府,也不知道是吐了真言,说出了瑾儿身份亦或者什么,害得我夫人无法接受此中之事,竟第二日的中午,便兵解仙去了,临去千万让我们照顾好瑾儿
  ,这才成了我们父子所怀疑的原因。”
  修仙大家族,当然不会是两夫妻天天腻在一起,也会有各自的洞府什么的,特别是东方固那时候还在静修,就更不会和自己妻子每日腻在一起,这也因此让东方念动了狼子野心。
  “不知道是不是我母亲的死给她带来了打击,东方念远赴东海,方才改称东佛不念!”东方鱼说道。“呵呵,原来如此,随后你们父子又到拿回了东方家,至于东方瑾,在你们的怀疑下,才有前往仙岛一行的事情吧?为的是拔除她留在这里的党羽,削弱她的影响力对不对?”我淡淡一笑,当时去仙岛的虽
  然都是各门各派的首脑,但毕竟路途遥远,有部分却是故意往那边送的,好比东方瑾当时带去的精锐相对这里而言,实在是弱了不少。
  而东海大规模的行动,东方家几乎算是近在咫尺的邻居,会不清楚?最后竟还让自己的盟主深陷囫囵,委实难以解释。
  怪不得当时东佛不念屡次三番用传音劝说东方瑾了,而东方瑾却抉择困难,最后只能落得给掳走的下场。
  “她是那贼人东方念的子嗣,断无可能再带领我东方家!若不这样,如何让东方家稳若磐石?”东方鱼咬牙说道,随后想到了什么,又道:“哼,东方瑾怕当时也是早知道这事了!”
  “她血脉属于谁,虽然很重要,但情感上呢?你们和她相处多年,难道一点亲情都没有?”我摇摇头,这两父子已经是被仇恨蒙住自我了。
  “有,当然有,不过,你会对一个仇人的孩子如何?”东方固反问我。
  东方鱼也同样撇了撇嘴,那种不屑是必然没有了亲情的。
  “所以拿她来献祭?”我冷冷问道。
  东方固双目沉了下来,说道:“不错,献祭是唯一的出路,只要将瑾儿九重天的本尊召唤下来,她既是上仙,又是曾经的瑾儿!介于两者之间,老夫也可接受,难道有什么不对么?”
  “呵呵,你接受的只是上仙的力量!而不是你曾经给与她父爱的东方瑾!”我冷笑说道。
  “夏盟主这么说,可就过分了,再怎么说,也不可否认她也是东方瑾。”东方鱼冷冷说道。
  “是么?她连记忆都没有,又怎么能称为东方瑾?你们可敢将她的记忆交出,让她恢复原来的东方瑾么?”我驳斥道,说东方瑾浑浑噩噩,几近白痴,还告知外人必须要经过献祭那条路,才能恢复过来。
  但那是没有记忆的情况下,如果有记忆呢?到时候和九重天的本尊记忆融合了,会发生什么样的剧情?“夏盟主,我们和你说那么多,不是让你反驳这件事的,自是有需要才找你,但如今你连听都未曾听完,就以此发难,是否太过武断了?别忘了,如今唯一能救这个世界的,也只有瑾儿了!”东方固咬牙说
  道。
  “呵呵,即便这样,也要把记忆还给她吧?至少做出什么判断,也有她来决定才对!”我说道。“你觉得可能么?如果她现在的记忆里面,怀揣了知道自己母亲死亡真相,也早知道自己是东方念的孩子这件事,还会帮助我东方家么?恐怕会将我们当成敌人!而现在,大家对于我们东方家的认知,才是
  对她最好的结果!谁不知道她就是我东方固的女儿?”东方固怒道。“我父亲说的不错,换了谁人,都不会这么做吧!?而且此事我们也和东方念谈好了,记忆不会给还东方瑾,我们才会配合他进行布阵!”东方鱼总算说出了他们和东佛不念私下的定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