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七十七章:乍泄
第3167章乍泄
  
  “嗯,什么事?”我脸色倒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因为之前睡着的地方也不过是屋内,也不是在床上,现在即便一群仙家围着我,我也没有太大的惊讶。
  “就是我们要溶界的时限,根据推测,已经距今不远,约摸还有三五天的功夫,就要启动大阵了,你若是还不起来,可就愁死大哥我了。”夏瑞泽笑道。
  “不错,大阵启动,天地都会有大变,即便是这鲸龟,也未必能够在这片海域安然,所以道友醒来,可是一件好事。”东方鱼笑道。“原来如此,那大阵开启,我能够帮上点什么忙?”我暗道你东方鱼当然觉得是好事,估计日子将近,你们东方家是最着急的,怕这段时日李破晓没来填充岳锦衣的记忆,倒是让你老爹着急了,我再不醒来
  ,更是如坐针毡吧?
  夏瑞泽笑道:“定然是有的,好比预防被人破阵,好比大阵出岔子,也好比会有些其他的问题,毕竟这一次,我们是不容失败的,否则黑气侵入,反倒更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嗯,我先看看再说。”我说道。
  夏瑞泽点头,说道:“好,现在还有一些时间准备,你也不要太着急,毕竟你刚刚从归元法的梦中清醒过来,怕还需要消化一番,大哥这就先走了,你好好的休息吧。”
  “好。”我也没有表态,更没有拒绝,夏瑞泽满意一笑,然后看了一眼其他九重天仙,最后一起瞬间消失不见了。
  我摸着如雪的小脑袋,宽慰了她几句后,把目光投向了东方鱼,说道:“东方盟主,莫名爽约,实在是抱歉,本来说好那天之后就见面的,没想到竟一睡两个月,实在是让我惭愧。”“夏盟主太客气了,此事毕竟是无奈,在修炼归元法的途中,也是没办法惊醒过来的不是?以免断了修炼,无法连贯,不过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一睡睡了那么久的,看来夏盟主在梦境中遇上了一些与常人不同
  的事情了吧?”东方鱼笑道,眼中却闪着光芒。
  我淡淡一笑,心道怎么可能会告诉你我见过元始天尊?只是说道:“我资质粗苯,学个法术通常要比别人多个五倍十倍的时间,这归元法更三大道法之一,时间长点也是正常嘛。”“呵呵,夏盟主说笑了,如果这资质还粗苯,那天下间能学会归元法的都要吐血了,你只一天就进入了传道幻境,可是玄奇十分,我们东方家,可没有人能这么顺利呀,十年八年能入梦,都算是资质通天了
  。”东方鱼羡慕得直摇头。
  “我心中却无归元法概念……”我忽然想了想,可一瞬间,脑海中竟已经形成了一种诡异的法术符文!“一念而起,一念而灭,心中归元,便有归元法,入梦开始,便是修炼之开始,无论遇上了什么幻境,如果能走出来,那便是学会了,当然,如果失败了,又得再看缘分了,或是疯疯癫癫,或是痴痴傻傻,
  很难恢复过来,而夏盟主出来就如此正常,显然已经是学成归来,身负归元之法。”东方鱼邪恶笑道。
  “还有这样的说法,你们居然不提前告诉我!”我暗道用这个来忽悠东方家显然不智,这门阀已经对归元法了若指掌了,甚至说是限量生产都不为过,我想拿这个来诳他,未免自负。
  “若是人人都能学会,那岂不是烂大街的法术了?天下之仙,只知法术厉害而趋之若鹜,却多还不自知,往往沉迷于此不可自拔,委实是可怜。”东方鱼笑道。
  我冷冷说道:“你们家族,肯定还有一篇补助修炼归元法的法门吧?要不然家中早应该疯傻成群了!”“夏盟主不要激动,那法门毕竟是我东方家不传之秘,而且夏盟主也没有跟我们要不是?你不问,我们不说,这合情合理呀,况且,如果夏盟主连这一劫都过不了,更别谈能杀东方念了,他可也是从这一梦
  境中安全走出来的。”东方念淡淡一笑。
  我皱眉看着他,偏生没办法驳斥,毕竟还真是那样,我不问,他们也不提,甚至连会碰上什么都没有告诉我,只说了会入梦,学得了就醒来云云,谁又曾想里面会这么凶险!回想一遍,这里面的环境看起来像是一片广大的传道平原,实则处处都是暗藏危机,除了一开始的异类生灵,到后面的黑暗之地,再然后的天阙天桥,一个个都应该是阻挡前进的地方,或是瞬间让你梦醒
  之地,要是我中途失败在那儿,怕醒来早就是疯子蠢材一个了。
  东方家给你所需一切的时候,同样暗藏了杀招在里面,果然阴险。至于偏门,其实想想就知道了,如果没有一门偏方在,以东方念的资质,想要完全过关那是不可能的,而即便幻境万千,但只要东方家通过了的人多起来,那就能总结出许多的门道,让后世弟子参阅后再
  去入梦学习大道法,这和作弊没什么区别,当然,却是最有效的办法!
  “很好,真是得亏了东方盟主的信任了,让我在梦境中裸奔,差点没死于非命!”我说道。
  “呵呵,夏盟主还望见谅,这也是家父的意思,我也觉得对夏盟主过于残酷了。”东方鱼当然不会让我讨厌他,毕竟他带来的两个满目春光的女仙,如今还没有派上用场,他是不会和我交恶的。
  “哼。”我轻哼一声,随后看向了这两个女仙,然后和东方鱼说道:“怎么?带来两个女仙看我出丑呀?”
  “那倒是没有,只是知道这次夏教主来,夏盟主肯定会醒来,便邀了两位精通音律的女仙补约,毕竟夏道友一睡两个月,应该没时间备宴吧?”东方鱼笑呵呵的说道。
  “那倒是。”我拍了拍手,门外两个负责宴会的女仙就飘了进来,我传音让她们准备宴会后,就请东方鱼到外面客厅去入座。东方鱼知情识趣,带了两女子出去后,其中一个就变出了一方古筝来,找了乐师的位置坐下,开始弹奏了起来,而另一个女仙穿着华丽,衣衫薄若蚕丝却有一些花色掩盖,平时收拢时看不出什么,但她飘起,裙摆却若隐若现的透明,我就知道这女仙跳起了舞来,肯定会裸露一些让人脸红的部位,就看向了净莲,让她带如雪进入后院屋内休息,毕竟两个月的等待,即便是她这样饱经风霜的孩子,也难以承
  受担惊受怕这么久。
  果然,我和东方鱼落座后,身材最是娇美的女子顿时飘然起舞,舞步绽放如莲,步步如纷沓水波,真是美不胜收,加上挥臂和撩腿时偶而跑出的春光,更是尽显了古代豪门奢靡生活的写照!
  我虽然承认自己是个男人,也会好色,不过这样的‘色彩’却不是我愿意看到的,所以一挥手,一团的云雾便朦朦胧把景致给掩去了大半,即便那女子舞得再国色天香,我也不打算再多看一分。
  “这是为何?难道夏盟主不喜欢?”东方鱼笑道。
  “只是此时念及家人,心有不畅,不想看这些春光乍泄的舞蹈,东方盟主,不若说说正事吧!”我淡淡的说道。
  “也好,夏盟主请说。”东方鱼呵呵一笑,随后大手一挥,这两个女仙便如烟而散,再不见踪影了。我想了想,还是直接说道:“我对你家的方天树很感兴趣,反正你爹也不过当盆景栽种在那,偶尔砍点来建房子,不如将它卖我好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