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八十章:轻重
第3170章轻重
  
  总而言之,以后我只要使用归元法,背锅的是先天元气,只要它的记忆没用完,那我就能够继续无限制的使用,当然,我也不会干这杀鸡取卵的事情,那毕竟是一次性的容量,在劫天运能够显现出第五脉
  络之前,它都是最重要的战力,子归法还是保障它记忆的根源。进入梦境,经历诸多磨难,我所学的归元法可不是说笑的,破一般应劫期的存在,几乎没有太大的悬念,当然,消耗的记忆之大,也是相对惊人的,因此眼下我要加强的只有子归法,这法术只要多修炼几
  天,就足以撑住一次使用归元法的量了。而理论上计算,归元法的第一层所消耗的记忆,大约是一次十年左右,而第二层则是二十年,随后以此类推下去,当然,因为力量使用每次都很悬殊,亦或者摘取记忆随性,加上修为高低而减少的影响,
  都是一些微妙加减运算,所以归元法倒也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子归法只要修炼到第一层,那使用一次归元法,问题不大,也能够达到收支平衡。不过,如果遇上的敌人足够强,则需要归元的时间,和回溯对方脉络到达核心也会相应增加损耗,子归法一层也并不够用,所以理想层次应该是三层左右!而毕竟人与人不同,换成了我,一次归元法就够
  杀人了,如果不能,那再来多次也逆不了天,所以眼下我的想法也不过是修炼到第三层而已,在第二天的后半夜左右,我就已经冲破了第二层次的子归法。面对这样的进展,毫无疑问我是兴奋的,也觉得自己很幸运,除了备份了自己的记忆于大脑脉络周边外,还打算要将先天气息也同样备份一遍,可结果让我诧异的是,子归法却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因
  为先天元气的记忆有多少我并不知道,而且我发现自己现在去损耗它的记忆,始终有种深不见底的感觉!
  不过后来想想,这也正常,那可是先于天而存在的东西,已经不知道用多少亿年来计算了!
  那什么样的归元法,才能够耗尽它的记忆?
  我一拍脑袋,忽然感觉自己有点智商拙计了,既然先天元气都能解决的问题,我还要这子归术来干什么?难道还指望自己用个百八十次归元法,就把它的记忆磨光了?
  显然百八十次是不可能的,在浩瀚的时间长河中,先天之气的经历何其复杂,想要耗尽它恐怕都困难重重!
  而就在我打算要施展几次试试手的时候,外面的侍者就进来告诉我受到了拜帖,是东方鱼的。
  我拿了过来,展开一看,虽然心中有所准备,不过还是小小的兴奋了一把,毕竟东方鱼真的把他老爹给支开了,具体去了哪儿就不知道了,如今他打算邀请我去他家偷树呢。
  这有种小时候跟张一蛋他们去偷自家果园果子的感觉,我收拾了下,交代两个孩子呆着后,就往东方家飞去。
  东方鱼已经一身华服,站在岛外一处约定的地方,而我则打扮普通,还把脸遮住了一半,毕竟不能让东方家的人发现是我,免得树给偷了,东方固要杀人。
  “你爹呢?”我问道。“当然是去云浮顶了,我说得到了一些消息,所我们的弟子发现那叫李破晓的,抢走了东方瑾记忆的家伙偶尔在这上面晃悠,而我爹看日子差不多,就带着东方瑾到上边呆着了,在大阵结束前都不会下来。
  ”东方鱼笑呵呵的说道,甚至还指了指我的打扮,问道:“夏道友这是做什么?”
  “呵呵,不是怕给认出我去偷你家树么,所以把脸蒙上了。”我老实说道。
  东方鱼哈哈一笑,不过也没打算说什么,做了个请的姿势,就带我进入东方家。
  我暗地一笑,这东方固确实阴险,一听说李破晓在上面,果然就带了东方瑾上去了,他是真打算让李破晓赶紧把岳锦衣的记忆砸东方瑾身上,好完成他的阴谋诡计呢。
  谁曾想是他儿子出卖了他。我大摇大摆的和东方鱼进入了东方家,虽然遇上了好几个东方家的叔父辈盘问,不过东方鱼却始终一副轻松的样子,甚至说话都带了几分气象,毫无疑问,他这已经是把自己当成东方家家主了,当然不会
  再客客气气的一群叔叔说话。
  我也不说破什么,在他的带领下,很快又回到了那棵大树跟前。
  “夏盟主,你可小心了,你萃取它的生命归萃取,却不可真要了它的命,这毕竟象征我们东方家未来的,如果出点什么事,我爹和我那几个叔父,决然不会放过我的。”东方鱼又提醒喔。
  我点头说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东方盟主何须太在意别人的看法,我们都是一丘之貉,当然是共甘共苦,走上这条道路虽然情非得已,不过却也没有回头的办法了。”
  “那是。”东方鱼虽然一时难以理解我话中意思,不过也咬牙认了此事。
  我飘到了巨大的树根下,伸出手成手刀模样,一瞬间就扎入了大树之中!
  经过了之前萃取树枝,对于萃取大树的方法也了若指掌了,很快源源不断的力量就给我萃取了出来,不断的加强幻剑天的容量和威力!毫无悬念,给我这么强吸,大树也撑不住折腾,不过它是有生命的存在,只要大树枝干连携,不被彻底砍掉,那某个地方失去了能量,其他地方都会补充,以备应急,所以即便我整体上把它的力量吸收成
  稀薄的状态,也不至于让它失去了保持体形的力量!
  萃取和炼化是两回事,萃取十分的容易,只要把力量都存入身体里就行,而炼化则是把它炼入幻剑天之中,这是需要漫长时间,至少绝非一日两日能做好的。
  “夏盟主,差不多了,莫要再吸,看着树枝很脆了。”东方鱼看我吸收了很多,当然也有些着急了。“放心吧,虽然这一吸收,几百年都难恢复过来,不过你们家又不是吃树皮的,或者指望它发家致富,多一年两年没啥吧?”我把萃取的精华浓缩后,存储在脉络中,当然不至于跟一颗树那样膨胀起来,毕
  竟树的组成很复杂,而我需求的只是它的精华罢了。
  “这……差不多了吧?”过得一会,东方鱼又开始喊了。
  我的感应着这大树的灵魂,大概让它达到苟延馋喘的程度后,果断的收回了手:“行了,你看,如果不是仔细的探入它的身体,恐怕谁也不能发现它如今奄奄一息吧?”
  东方鱼苦笑,说道:“夏盟主差点没把我吓死,真怕它轰然倒地,这样一来,我可就糟糕了……”
  我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轻重。”
  可就在我们高兴的准备返程的时候,忽然大树抖动了下,轰的一声塌了一半!
  我和东方鱼都尴尬的看着这大树倒了一半,脸色整个都不好了,东方鱼瞪了我一眼,说道“你……”
  “喂,你看到的,我刚才根本没吸收光它的能量……而且感应的时候,它也还具备支撑的基础!”我狡辩说道,东方鱼气坏了,连忙飞过去,准备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也苦笑看着塌了一半,而一半还坚挺的大树,暗道这下子要糟,怕东方固知道了不发飙就怪了。如果他下来找我算账,恐怕会把这事捅上天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