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八十四章:凶光
第3174章凶光
  
  “找死!”即便脉络回溯再快,也没有我切换脉络快,猛然,我的身边陷入一片黄金色,天空在这层淡金色下,如受到什么东西覆盖,忽然间仿佛天黑了一般!
  东方固面色一变,知道我恐怕要施展什么法术,不过他却不是一般的仙家见不对就逃,他的顽固性心态,让他选择了冒险一搏!毕竟不止是他冲到了我面前,连东方忌,还有好几个东方家的核心层都到了左近,要不是有东方固的冲击归元法在前面挡着他们,恐怕早就一堆归元法打向我了!
  “黄粱剑歌何处寻,一方蒲团坐夜临,骊色忽晃银河水,使此浮生入道林!天一道!浮生剑河!”而这时候,我已经趁机释放了幻剑天,这一次剑歌的攻击,直接从我这里,瞬间延伸到了很远的地方,恍若一条银河水,把东方家的核心层都包围在了里面!
  “剑歌?不可能!”东方固脸色一变,已经知道了这意味着什么了,毕竟剑歌危险的味道,无论是谁一碰都能嗅出来!
  除了东方固脸色不对,东方忌之前给砍了好几剑也不是全盛时期了,现在处于剑歌的攻击范围里,顿时是吓得脸都扭曲了,其他的东方家核心层更是没一个不心情复杂,吓得七荤八素的。
  但他们要杀我,我又怎么可能容情半分?顷刻间,高山云影,黄昏夜临,剑歌高亢,银河落地!
  轰隆!
  剑影忽如霹雳雷霆,把天地照得和白昼一般,随后就仿佛滔天的大海,轰然的朝着东方固而去!
  东方固已经逃出了外围,而几个东方家的核心层当然也猛力的往旁边退去,不过剑歌覆盖之下,要逃走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很快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瞬间整个世界都在骤然一声中湮灭!
  无论多么恐怖的道体,无论多么强横的存在,不以剑歌对付剑歌,那和裸身走在熔岩中没什么区别,霎时,天上血海飘香,东方忌以及好几个东方家的核心层如银河中绽放的鲜花,嘭的一声给剑剐成了雨水,随后瓢泼而下!
  稍弱的,在我的剑歌下直接重创,为了逃出剑歌的连续攻击,只能兵解逃离,因为虚体更快,更加的免疫剑歌带来的物理伤害,所以他们这样的选择未尝不是聪明。
  这也造成了一道突兀的剑歌带走了几个应劫期的可笑一幕,但现在,这一幕对东方固和东方忌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他们正努力往外面逃去!妄想保留道体,而让自己仙盟的弟子门人前来解围!
  不过,我在经历了几乎给他们置于危险之境的局面,当然不会让他们如愿以偿。
  看了一眼东方固,这家伙竟真的硬抗剑歌而没有露出疲态,我顿时把目光投向了东方忌,所以猛然一个缩地就到了他身边,随后劫天神剑一挥,瞬间把他砍成了碎块!
  “不要!慢着!”东方忌的求饶声总算在变成虚体后喊了出来,但我此时此刻怎么还会给他机会,一个纳灵法就把他纳入了手中,冒着自己的剑歌恐怖威力,把他装入了魂瓮之中,随后再度瞬移去了东方固打算逃离的方向,堵住了出口!
  东方固想冲出来都不容易,现在我却堵在了那儿,这简直让他有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即便他逃离的方向,十分聪明的选择了一群应劫期来的位置,不过,有时候即便很短的距离,也远水难解近渴!
  “能逼得我到这一步,现在,也该你尝尝苦头了!”我双目一沉,扬起了劫天神剑,准备再来一道五字剑歌送他道体上路!
  “一天!慢着!”
  然而就在这时候,天空猛然传来了夏瑞泽的声音,随后两道光影,瞬息之间就拦在了东方固眼前,当然,我身后,同样也出现了两道九重天仙的气息,堵住了东部仙盟冲过来的仙家!
  我咬咬牙,暗道这家伙好死不死这个时候出来阻止,刚才都到哪儿去了?
  要不是有幻剑天当杀手锏,我怕不动用创元法,就得报销在这里了!这东方固也是够危险的,怕九重天仙之下,他是最能打的几个之一了!
  毫无疑问,夏瑞泽更加的聪明,让水阳心、金将军还有凤葵拦在了我面前,而自己带着张道罚、背着葫芦的仙葫真人拦在了东部仙盟,对我进行了包抄,显然是不打算让我再动弹半分了。
  “一天,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大哥都会帮你兜着,你先住手。”夏瑞泽在我身后说道。
  东方固这时候已经浑身是伤冲出来了,他面带骇然的同时,一股顽固倔强当然也尽显无遗,冷哼一声,表达了自己的不服气,当然,没有再说话也说明他是看夏瑞泽才敢下菜的。
  “你要是兜着,刚才怎么不早点来?”我有些不满,头也不回的说道。
  夏瑞泽叹了口气,说道:“一天,我已经和东方盟主说过了,他答应了我以大局为重,但过得一会,我却从别处听说他并未听我的,而是私自下了云浮顶,所以我后来才匆匆带着诸位仙家赶来,没想到眼下竟迟了一步。”
  我双目的狞色缓和了下来,旋即打算转过身面对夏瑞泽。
  而水阳心却在这时候咯咯一笑,说道:“想不到夏盟主如此英雄,一人之力就可和整个东部仙盟对垒,还连杀了好几个……”
  “好了!”夏瑞泽当然不会让她这时候又生事端,立刻开口制止,不过水阳心却没有半点不悦,仍在那嬉皮笑脸。
  “怎么?那你现在下来,是打算收拾残局么?”我缓缓的转过身,这时候的夏瑞泽仍然是一副通天教主似的豪华衣袍,头发一梳到后面,是潇洒无比的大背头,和我比起来,确实气派了不是一点半点。
  “一天,在眼下最需要你的时候,就不要和大哥说这种话了,你知道我这个时候赶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夏瑞泽难得的有些郁闷。
  “他们刚才可是打算要杀我,有这结果也正常吧?我就问你,如果我现在打算报仇,你帮谁?”我冷冷的问道。
  “你……”夏瑞泽给我这么一问,表现得有些为难,但还是很快说道:“一天,你是不是偷了人家神树的树灵精华?”
  “偷,那可未必,这种地方,你觉得我是想来就能来的么?”我冷冷看了一眼周边,以及天空的护罩,这仙岛可不是一般仙岛,简直就是漩涡海那个的缩小版,而这里位处后山,是东部仙盟的禁地,如果没有东方固或者东方鱼带着,是进不来这里的。
  东方固立即在这时候瞪了一眼东方鱼,东方鱼再次给吓得面色惨白,不过我既没有说破,他也不会直接承认。
  夏瑞泽叹了口气,说道:“一天,你为何总是这般乱来?如今正是溶界的关键时刻,也是最需要团结一致的时候,我正准备通知你上云浮顶大阵那里,你却还在这胡闹,唉,实在让我不知道怎么说你好,这方天树虽然珍贵,但九重天也未必没有了,你再等一阵又如何?”
  我面无表情,心中却明白这夏瑞泽明面上是要教育我,但实际上却也是告诉东方固,方天树是可以再找一棵的,不要在这时候傻傻分不清楚内斗。
  然而,东方固这个时候表情却扭曲了下,露出了一抹凶光,很显然不同意夏瑞泽的看法。
  这一表情果然让夏瑞泽表情沉凝起来,似乎发现了事情恐怕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