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八十五章:杀子
第3175章杀子
  
  “老祖,不知道你为何如此生气?难道刚才逃离的人,是你所认识的存在?”夏瑞泽问道。
  东方固冷哼一声,说道:“此事我不会就此放过,即便这次大阵的事情压下,但对我而言,也没有此事要紧!夏一天,我岂会轻饶你!”
  我冷冷看着他,说道:“不管你这里面有什么问题,你既然没说出来是什么,那我可否当成没发生?如果是你的仇人故意毁了你的方天树,何不大胆的说出来?只要说明是谁人,我顶多再帮你抓回来!”一群的东方家核心层本来还在震惊之中,甚至有的在意东方忌的虚体给我抓入了魂瓮之中,不过这时候,大家齐齐都把目光放在了东方固的身上,因为我的话语中,这东方固恐怕和树种逃出来的人有一定
  的联系。
  “你想得太美好了!就算现在抓住他又能如何?早就木已成舟了!”东方固怒道。
  我微微皱眉,心中急转念头,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对东方固产生这么大的威慑力,到底是什么事情,会让东方固如此紧张?对方一出来,首先会做的事情是什么?导致了东方固非泄愤杀了我不可?“若是什么身败名裂的事情,老祖尽管直言就好,我会在对方造成波澜之前,将他彻底擒杀,而且,别忘了,我们之前还结缔的盟……”刚说到这,我就住嘴了,因为我发现水阳心竟肆无忌惮的打算截取我的
  信息,是以我双目瞪了她一眼。
  水阳心咯咯一笑,说道:“应劫期的秘密,可真是够多的,不听就不听,谁让你突然就用起了传音,搞得神神秘秘的,好像是两口子吵架一般。”
  “水前辈还请自重!”东方固不禁咬牙看着水阳心,也颇为不满。
  而夏瑞泽看到引来了麻烦,连忙缓和气氛说道:“水前辈以后千万不可再这般,我们之间,也最忌讳此事。”
  “是是是,我知道啦。”水阳心笑嘻嘻的说道。
  我冷哼一声,随后看向了东方固:“不发生已经发生,我拿你方天树的树灵之气,必然不会让你有太大的损失,道友何不直言与我?此事我定努力解决,以免事态因我们而继续扩大。”
  夏瑞泽知道我跟东方固传音是要商量妥善的办法解决矛盾,倒也不着急继续说下去,却看我们接下来的动静。
  然而,东方固却有些咬牙切齿,好一会怒道:“你坏我东方家根基!我与你已经势不两立!今日你可以走,但明日你必难逃出此劫!”
  我冷冷笑一笑,随后说道:“你弟还在我手中,他的今日恐是你明日!”
  东方固怒哼,然后说道:“将他还我,否则今日我让你走不出东方家!”
  我当然不会害怕给他们整个东部仙盟为主,不过想起如雪如今的情况,也懒得再刺激他,将魂瓮直接打开,让东方忌的虚体逃了出来!毁树逃跑的是谁,东方固一个人都不打算告诉,包括东方忌传音给他,他也制止了对方问询,而是指着我怒道:“从今往后,夏一天便是我东部仙盟死地!坏我仙盟的根基,谁若是敢与他有任何瓜葛,老夫
  定将他逐出仙盟!”
  一群东部仙盟的仙修全都愕然和震惊,当然,却也没有一人敢表达出自己的纠结,包括对我刚才一剑之威的恐怖,也强制压了下去。
  整个东部仙盟的成员虽然不知道缘故,但无一例外都站在了东方固那边。
  我面无表情,即便面对这样的庞然大物,毕竟经历过无数的危险,相对更为可怕的存在我都直接面对过,更别说这些了。
  “看来,老祖是不打算卖我这个面子了,但即便这样,献祭大阵,重要去施行的吧?若不然半途而废,恐怕对东部仙盟而言,损失会更大。”夏瑞泽平静的说道。
  东方固想了想,咬牙点了点头。
  夏瑞泽继续说道:“所谓大事,私人恩怨必然需要搁置,共同完成一个目标,至于其他,还请诸位相互克制,不要为了一些事情而让大事陷入困局。”
  东方固双目紧闭,很快又点头答应,即便表现得很是艰难。
  “好,一天,那如今你是和我们直接上云浮顶,还是先回仙城?”夏瑞泽问道。
  “我回仙城。”我说道,仙城里还有如雪在,我现在已经感觉情况不大妙了,如何的让如雪安全离开这里,才能让我无忧。
  “嗯,也好,忙完了事情,还需要你到云浮顶,别忘了。”夏瑞泽说完,然后和东方固传音起来。
  我当然不会继续呆在这里,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东方鱼后,我犹豫了下,说道:“东方盟主,请随我去仙城如何?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和你商议一番。”
  东方鱼一听我叫他,立即双目一亮,惊讶之后,连忙如获大赦的说道:“好好,我这就跟你去!”
  东方固看到我要带走东方鱼,顿时脸色难看起来:“夏一天,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当然是为了保护你儿子,免受你突然发疯,一怒将他杀了,到时候我还怎么把他推上盟主之位?“呵呵,东方盟主有自己的选择权利,我能有什么意思?老祖你应该还有事情要办吧?总不能留在此处不是?我和东方盟主也就是有些事情要说,稍后就放他回来。”我看到东方固的眼神,暗道虽然虎毒不
  食子,但这东方固连东方瑾都能下得去手,怕这儿子对他的牵制也不是很大。
  东方鱼也害怕东方固的怒火,连忙说道:“爹,我和夏盟主去去就来。”
  东方固愤怒说道:“你敢走!?我已经说过了,东部仙盟和夏一天不共戴天!你如果要去,便是与我们东部仙盟为敌!是通敌之罪!”
  东方鱼浑身一震,连忙回过头看向我,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表情,我当即传音说道:“你想一会死,还是赌一把跟我走?”东方鱼听罢,顿时下定了决心,怒道:“爹!这树中到底困着谁,你不说便罢,如今把事情全推在夏盟主身上,委实太武断了,我这是要帮东部仙盟化解这段仇怨!你怎么反觉得我通敌了?我生是东方家的
  子嗣,死也是呀!”
  “那你就死吧!”东方固怒吼一声,随后冲击归元法瞬间朝着自己的儿子打去,这一下,恐怕谁都没有料到,所以一刹那的时间里,只有夏瑞泽瞬间站在了东方固的身前!
  嘭!
  夏瑞泽身前,一阵的龙威怒吼,小黑的龙头猛然伸出,张开恐怖的大嘴愤怒咆哮,把对方的冲击波给顷刻抵消了,不过夏瑞泽所中的归元法仍然让他身体力量消失了一瞬!
  “老祖息怒,东方道友可是令公子,何须如此的言传身教?”夏瑞泽说得客气,却也提醒了对方过分了。
  东方固却还打算说点什么,我却一把抓住了东方鱼,猛然消失在了这片区域,一下子就到了岛屿的大门口!
  东方鱼在我手中已经呆若木鸡了,脸上全是殷殷冷汗:“怎么了?父亲到底怎么了?他可是要杀我……”
  “呵呵,看来你爹在树里面关了了不得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让他赌上了东方家的命运,甚至连你都杀,真想把那玩意揪出来,看来到底是什么!”我冷冷一笑,心中难抑好奇。东方鱼却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恐怕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而从其他东方家成员的表情上看,显然只有家主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