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九十章:狱卒
第3180章狱卒
  
  “哈哈,一天,你想得太多了,如果是为了稳住你,还不如找个理由送你走呢,伏天晓那边,我大可以放出风声,即便不是真的,想必你也会为了如雪而去验证一趟吧?”夏瑞泽不禁笑了起来。“呵呵,你这个笑话不是很好笑。”我双目阴冷了下来,夏瑞泽实在太过了解我,家国天下的大义是需要去实现,但个人情感呢?如果牺牲如雪而换来天地之间的和平,对我来说,意义都不是很大!即便会
  陷入战乱,我也会先救如雪,之后再费几倍的力量去平定混乱的世界,我也心甘情愿。
  “所以说,只不过打个比方,大哥又怎么会这么做?”夏瑞泽看向了杀伐碑引来的那道能量连接天地,脸上复杂的同时,似乎还有一丝隐忧。
  “还不去平台站着?”我看向了最边缘处还空着的两个平台,这也是为了保证这块巨大平台中不再站着任何一人,避免出现意外情况的办法。
  “嗯,走吧。”夏瑞泽说完,已经站在了小平台上了,而我也选了靠近他的小平台站好,夏瑞泽在我心中一直是邪恶根源,我只要守住了他,无论变数怎么变,都会绕不开他这一环。
  整个大阵可以环环相扣,但打碎了一环,那势必就没那么好玩了。光簇冲天后,在界墙上形成了一波波涟漪一样的能量波动,破除界墙不能用蛮力,有时候击中一个点上,它就会如同水一样往后推开,让着力点均匀的分散方方面面,所以削弱一大块的地方,最后整个破
  除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而且献祭召唤大神是需要时间的,欲速则不达,这点相信他们比我还清楚。而让我惊讶的是,大阵目前看来中规中矩,消耗的也是存储在湖中的九重天元气重水的力量,这种力量按照这样的消耗速度,怕很难消耗完,所以截教可以说准备充分,这和万松小所作所为完全不同,一
  个是厚积薄发,一个是玩了一次阴狠的血腥祭典。
  难道夏瑞泽说的是真的?他这趟开始打算温和的处理召唤大神的事情?或者是现在还没必要,真正的重头戏是溶界?
  “一天,你可知道东方固为何只是倒了棵方天树,当时就非要杀你?”夏瑞泽面对眼前按部就班的大阵运行,不禁的问起了我之前东方家岛内的事情。
  我心中虽然狐疑,不过他突然问起这事,反倒把我的好奇引去了大半,我说道:“难道那人你们已经调查出来了?”
  “怕是八九不离十,能够让东方固如此的不顾一切,恐怕事情和我们后来猜测的一样,截教庞大,我为了这个事情也没少细致问起大家。”夏瑞泽说道。
  “哦?那到底是谁?”我问道。
  “东方伏这人,你听说过么?”夏瑞泽问我。“东方伏?”我重复这三个字,却摇了摇头,这个名字对我来说有些陌生,我看向了平台周边,因为夏瑞泽没有屏蔽声音,倒是有不少人听到了,而最近的张道罚却皱起了眉,似乎对这个人有些印象的样子
  。
  “看来你也不知道,不过也正常,相信在量劫之后,知道这白色恶魔名字的,已经非常少了。”夏瑞泽摇头说道。
  “白色恶魔东方伏?”我愣了下,而夏瑞泽继续说道:“不错,既是将世界带入深渊,把古神界搅得天翻地覆,最终毁灭的恶魔。”
  “毁灭?现在出来了。”我微微蹙眉。
  “不错,你恐怕不会想知道他,我想量劫后很多不知道他的人,应该是幸运的。”夏瑞泽想了想说道。
  毕竟再厉害的人,即便威风凛凛了一段时间,同样不也是难逃死亡的下场?死了一次,还能再来第二次,只不过他没有入六道轮回,倒是一件奇事。
  我本来想要再问点什么,但张道罚率先问道:“教主,这个东方伏……不会是那个东方伏吧?”
  “你知道?”夏瑞泽问道。
  “什么?真是他?”张道罚怔了一下,然后说道:“那家伙可是传说中的存在!突然的消失,真是比我们更早来到了这里?”
  “呵呵,我想是这样的,当年量劫之前,确实也有过破界再临之事,而这东方伏,不入五大世界,不再上九重天,而是留在了这里,结束了整个世界。”夏瑞泽说道。
  “果然是他的风格!”张道罚倒吸一口冷气。
  我皱眉问道:“东方家,难道藏着这样的恶魔?”
  周围已经是夏瑞泽的人了,东方固却在另一边站着,并没有听到我们在这里的对话,如果听到了,也不知道会做何感想。“是的,当年东方伏应该是和祖龙大神那一批次恐怖存在遁入了古神界,只不过无论是谁,都没有那东方伏带来的灾害巨大,他挑起了战争,一时被称为恶魔,一时也被称为英雄,就看你该怎么看待他罢了,他四下挑战强者,喜怒无常,把想要灭杀的对手逐一杀掉,古神界的大乱也由此而起,而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围剿,也没有谁能够击杀他,皆因他修炼了一种功法,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是个传说中
  不死的白色恶魔。”夏瑞泽说道。
  “那既然没有人能杀得了他,他又是怎么被封入方天树中?”我不禁问道。
  “封?谁跟你说是别人把他封进去的?”张道罚反问道。我皱了皱眉,而夏瑞泽继续说道:“并不是谁把他封入了方天树,而是他杀念和业力达到了难以抑制的程度,故而他舍弃了自己的道体,化身另一种避劫的能量寄身于方天树,也因他的隐去,而避免了古神
  界火种尽失,也好比你眼前的那座能沟通天地的杀伐碑,曾经就是它所用的兵器,一直藏于东海,只待适时则起,而一旦杀伐碑现,他重生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你知道这些,还由着杀伐碑继续启动?”我皱眉问道。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杀伐碑控碑者是我师父,我相信他应该不会允许碑文回到东方伏手中,况且,光是一座杀伐碑,并不能让他崛起。”夏瑞泽说道。
  “东方伏,和东方家可有什么关联?难道不是祖宗么?为什么就因为我吸了这神树之灵,放出了他家祖宗,他就要杀我?”我连忙问道。
  张道罚冷笑起来,说道:“谁跟你说,东方伏有后,而后人就是东方家?你见过把自己家厉害祖先囚于家中的家族么?早不放出来毁天灭地更待何时?”我再次凝眉,而夏瑞泽说道:“当年东方伏把自己封入方天树,借由方天树的气运来保自己躲过业力之劫,此事也并非无人知晓,而大家为了不将这恶魔再度放出来,便遴选了狱卒,镇守于那方天树,而为了保住这个秘密,狱卒也更名改姓,逐渐淡出了历史,而后来量劫结束,知道这事情的人变得越来越少,原来守护方天树的那个狱卒,历经岁月也已是开枝散叶,最后竟成为了古神界量劫结束后,最先崛
  起的一批家族。”“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历史。”如果这段历史是真的,我就觉得没有太过意外了,狱卒终日守一囚犯,总会烦腻,能折腾的事情多了去了,比如偶尔砍砍方天树,折腾东方伏什么的,或者借由东方伏找点宝贝,学点功法什么的,但现在东方伏跑出来了,东方固不紧张就怪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