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九十五章:人伦
第3185章人伦
  
  记忆打入了东方瑾的脑袋后,瞬间就起了作用,东方瑾浑身颤抖,双目翻白,身体也不自禁的乱颤,表情也不停的扭曲,平时的美丽动人当然就此不见了,仿佛成了个发疯的女人。
  不过,这也只是记忆冲击带来的副作用而已,很快她就平静了下来,这一安静,让她恍若秋水照人,明艳绝伦,仿佛刚才的一切都不过是幻觉,现在的她才是真正的东方瑾!李破晓没有闲着,立即以最短的时间对着东方瑾转述话语,希望对方能够在第一时间明白眼下的境况,当然,恐怕也用不着他来说什么,因为兕已经追上了他,这只恐怖的青牛简直无人可挡,而且身躯庞
  大不沾万法下,就是一堵真正不可逾越的天阙!
  李破晓带着东方瑾站在了上面后,东方固明显也有些着急了,立即叫了起来:“锦衣!锦衣,是我呀!”
  “呃?东方老祖这是喊谁呢?”夏瑞泽好奇的看着这一幕,似乎有些想不通,不过李破晓做的事情这么有章法,让他不由看向了我。
  “我怎么知道?没准失心疯了吧。”我哑然失笑,心中觉得简直是天大的讽刺。
  而这时候,东方念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阴郁,怒道:“东方固!你敢用锦衣的魂灌输进瑾儿身上!!”东方固这时候明显是得意万分的,但表情仍然冷冷的,道:“什么叫我用锦衣的魂?没看到是那小子打进去的么?子归房失窃,锦衣的魂给这小子偷走了,我正打算要夺回瑾儿不让对方将这记忆打进去的,
  你非要拦着我,现在好了吧?挡住了我,却没本事拦住那小子,让他把锦衣的魂放入了瑾儿身上,现在可怎么是好?”
  东方念整个人都怔住了,毕竟别人知道这件事,他可不知道,眼下竟是这个结局,让他怎么接受?心爱之人的记忆,放进了自己女儿的身上,他能理解这代表什么,即便记忆再混乱,他也知道不能这样!
  “东方固,一切都是你的阴谋!”东方念怒道,顿时已经不顾一切的对东方固发起了攻击!
  而东方固当然不想这时候和他动手,顿时说道:“东方念!无论如何,现在不是我俩动手的时候,应当赶紧的把瑾儿救回来!而且,我忘了和你说了,就是……”
  后面的话,东方固已经是把声音转成了传音,根本上不打算给谁人听到!
  我冷冷一笑,而夏瑞泽狐疑说道:“一天,你猜他们后面说的是什么?”“你自己知道。”我表情恢复如常,夏瑞泽摇摇头,说道:“看来,是家主之间的对话了,你说,东方伏的事情,会不会让师父和他联手起来?现在事实已经产生了,我若是让东方瑾回到他们身边,你说这场
  战斗是不是不用打了?比如专门对付李破晓就好?或者对付东方伏什么的。”
  我看向了夏瑞泽,说道:“如果你能抓住李破晓,抢回东方瑾的话。”“这个,她既然是岳锦衣的话,那一旦醒来,还会受李破晓控制么?恐怕会直接挣脱李破晓的控制吧?唉,李破晓千算万算,也没算出东方固下了这一步棋吧?”夏瑞泽叹气道,也不知道是觉得这事是真的
  可惜可叹,还是有讽刺意味,毕竟李破晓这一举动,简直是给人做了嫁衣,还害了一人一生。我皱了皱眉,其实对于东方瑾的情况,我也很好奇,不过我当然也会做两手准备,毕竟我手中还有一个记忆体,如果刚才打入东方瑾身上的真是岳锦衣的,就逼她施展归元法到清空的境地,再打入备用的
  记忆,如此一来,怎么都不会亏了。
  当然,如果现在的就是东方瑾本人,那这一切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似乎给李破晓的传音刺激苏醒,东方瑾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并且从李破晓抱住她的腹部昂起了头,迷迷蒙蒙的看向了身后追来的千军万马!
  还真别说,青牛速度快于九重天仙自不用多说,大家追在后面,一切法宝法术攻击还无效,所以大家都没办法对李破晓产生威胁,如果不是东方瑾有变数,恐怕没人能拿李破晓如何!
  “这里……真是大阵么……”东方瑾苏醒过来后,说出了第一句话。
  “锦衣!锦衣!是我呀!”东方固这老匹夫一脸的兴奋,自觉已经胜券在握了。
  而东方念咬牙切齿,但仍然表现得没那么可怕,仍说道:“真的是你么?锦衣?”
  “锦衣……我……”东方瑾一脸的茫然,随后很快愣了一下,最后说道:“爹,是我,瑾儿……”
  这下子,我忍不住嘿嘿一笑,而夏瑞泽脸色微变,明显的有些错愕,而东方念、东方固两兄弟听罢这话,差点没直接摔地上,这次收尾简直可以说是妙不可言!
  “这……这是怎么回事?东方老祖刚才不是说岳锦衣的记忆被盗了么?怎么东方瑾现在却恢复了记忆?”夏瑞泽的意外,很显然成了今天最大的亮点,甚至远超东方兄弟吃瘪给我带来的快感还多!
  我轻哼一声,看了一眼东方固,说道:“你怎么不问问这老匹夫。”“不可能的!是我儿亲自将瑾儿的记忆和锦衣的记忆对调了,之后才告诉了我!所以才给我逐出了东方家门!怎么可能会是这样?”东方固愤怒的解释,随后对着东方瑾叫道:“锦衣?你是不是一时没恢复过
  来?我是东方固呀!你固哥呀!”东方鱼在我身边不远,气得是脸色发青,浑身抖得跟筛子似的,但很快,他就怒吼了起来,道:“老东西!是你自己亲手把我娘记忆对调的,我已经警告过你会发生什么事情了!你现在全都赖在我身上算什么?我被逐出家门?你才应该是最该给逐出家门的老畜生!竟打算让我娘的记忆对调,引敌人盗取后还故意放到东方瑾身上,接下来,你是打算救下了东方瑾,然后却还打算行夫妻之实吧!东方瑾虽然是
  东方念这老畜生欺负娘才生出的孽种,但好歹也是我东方家的一份子!你们两个都是老畜生!真真正正的无耻之尤!”
  东方鱼也是应劫期,眼下他一听自己父亲不顾父子之情居然当面将他逐出家门,肯定不会乐意,所以把事情全都抖了出来!而这话语掷地有声,几乎是用尽了全力去呐喊,所以不但是天空中所有追逐李破晓的人,包括我也怔怔的看着他,心中对于他又再一次刷新了印象,这种豁出去的举动,也算是彻底让这两老匹夫的事情彻
  底大白于天下了!
  “逆子!你给逐出了家门,还敢在此信口雌黄,等救回了瑾儿,老夫再来找你算账!”东方固愤怒无比,而东方念的丑事曝光,同样也一脸的阴沉,毕竟这种事情无论放在哪里,都是丢人至极的丑恶行为!
  “呵呵,不愧是两大枭雄,所作所为真是丧心病狂,一个打算用老婆的记忆换女儿记忆来强暴女儿,一个却已经干出了欺嫂之实,甚至还诞生出了女儿,真是家族间人伦惨剧。”我冷冷笑道。
  夏瑞泽咬咬牙,本来以为今天的事情马上会推向自己的高潮,哪知道会因为我翻出的王牌间接给打了一钯,现在只能是点了点头:“确实是人伦惨剧。”“话说回来,老大,拜一个强奸犯为师,是个什么样的感觉,能和小弟我说说么?”我饶有兴致的看向了夏瑞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