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零一章:状告

  
  受到这密集如水泼的攻击,东方念连反抗都显得无比的吃力,更别提使用魔化归元法了,而且就算是用,估计连击中我都不可能!在这样的九重天空间里,我的创元法可以毫不犹豫的启动天一御法,翻倍
  的创元法力量之强,就算是九重天仙怕也撑不住一时半会!
  东方念左挡右支,知道难逃死路,顿时怒吼一声,道体光芒四溅,瞬间炸得支离破碎,爆炸之前我挡住了身上要害,把能量护罩一加持到了极限,强行受了这一次爆炸!
  睁开了眼睛,东方念已经冲出了三四丈远,我冷冷一笑,脚步一抬,嗖一下就到了他身后!
  东方念面露恐惧,吓得是继续狂奔,但他又怎能逃出我的执掌?
  “你恶贯满盈,入六道轮回吧!”我随后大手一抓,准备将他抓入手心,契约在身,容不得我有半点留情的!
  “不要!”但这时候,东方瑾一声惊呼,忽然还对我直接用了一次归元法!
  我一个凝滞,但显然不是因为这归元法的缘故,而是这时候,东方伏竟脱困而出,并拔出了杀伐碑,朝我这边扫了过来!
  那巨大的杀伐碑挥动时空间都扭曲了,我当然不能为了继续杀东方念而平白无故受这一击,所以劫天神剑一挥,猛然和杀伐碑撞在了一起!
  轰隆!
  惊天动地的声音,杀伐碑即便坚固,但劫天神剑却是剑脉创元的状态,瞬间轰碎了一块缺口,而巨大的石碑也给弹了回去!
  “好!够强横!老夫很喜欢!”杀伐碑锁链的声音刚落下,东方伏的声音就从我身后传来,我却懒得理会,继续朝着东方念追去!
  “这小子还欠我一些承诺,老夫可不能由你杀了他!”不过这老头如同不死之身,在我和夏瑞泽合围攻击下,此刻不但脱困,还把杀伐碑给抽了出来当成武器,简直是匪夷所思!
  我当然不可能让东方念逃了,瞬间拉开了一段的距离,不过那杀伐碑伸缩自如,快速无比,一下子就追着我而来,我刚拉近了东方念的距离,又不得不停下来,一剑挑飞了杀伐碑!
  东方念脸色恐慌,也是我第三次干掉他道体首见,估计他也知道死期将至了!但他顾着看顾我,却忘了刚才夏瑞泽被东方伏反击而受伤,原来围着那黑兽的五个九重天仙有三个干脆放弃了继续围攻,下去保护夏瑞泽了,这导致了黑兽一下子脱困,朝着我们这边又冲了过来,一连吃
  了几个应劫期补气不但,还一口朝着东方念咬去!
  虚体是营养精华,自然有它的妙用!
  咚!
  一口之下,虽然没把东方念吞了,不过也吓得他够呛,一个转身,又逃去了另一边!东方瑾没能跟上来,因为李破晓已经拉住了她,所以这一回逃亡,应该是东方念生平最凶险的了!
  但恐怕东方念也只能逃过这一次而已!我拿出了鲲鹏翅,随后速度又再度的暴涨了起来,这下子,连东方伏都给我甩得远远的了!
  我跟着东方念,很快就要冲入了水云之中!“你干什么,你干什么追我,你追我干什么呀!滚,滚!滚开!”东方念即便马上要混入云中,但给我如附骨之蛆一样粘着,估计把这辈子的恐惧放在今天用了,到了后面忍不住咿咿呀呀的叫了起来!丝毫
  没感觉自己安全多少。
  我冷冷一笑,然而,还没等我笑罢,忽然云中出现了巨大的黑影,一瞬间,巨大的青牛头就伸了出来,随后大口一涨,咚的一下就把东方念吞入了腹中,随后朝着我继续撞过来!
  我当然不会给这巨大的青牛撞上,脚尖一踩,踏着它的大鼻子就飞上了云霄,而接下来,青牛身后又副更大的巨口朝着我扑了过来!
  这青牛,居然把那大头短肢的黑兽又带了回来,而且还顺便把东方念给吃了!
  不过我顾不得去细想,损失一剑朝着那黑兽撞去!
  咚!
  剑一下子就扎入了黑兽的脑袋,随后我顺势之间将剑划过了它的头颅,再它自己的巨大冲击力下,用剑把它的脑袋和身子都开了瓢!
  噗!
  黑色的血液一下从黑兽的脑袋和身上狂喷而出,仿佛是火山爆发一样!
  “嗷嗷嗷!”惨叫声很快震得天空都抖动了起来,我没有半点停顿,剑沿着它的身子,噼噼啪啪几下就扩大了它的伤口,顺势割断了它的喉管,结束了它的生命!
  当然,怪物的内丹我并没有放过,开膛破肚后,一脚把内丹踢到了地上!
  而做完这一切,东方伏已经拖着杀伐碑来了,看着青牛吃掉了东方念,气得是脸色铁青,追着青牛砸起来,青牛速度飞快,即便东方伏很快,一时半会想要追上他也不容易!
  更别提我还在旁边了!
  我身后的鲲鹏翅已经冒出了青烟,毕竟力量过分的强大,导致了宝物的某个部分承受跟不上,同样会毁掉,即便主材料是鲲鹏羽毛!
  但即便摘下翅膀,我的速度也比东方伏要快,缩地术后,我已经站在了东方伏的身后,并且闪电雷霆一样朝着东方伏一剑扎去!
  不过东方伏毕竟实力不俗,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下子就把杀伐碑挥向了我,一声巨响后,我纹丝不动,而那把杀伐碑由于惯性给撞飞了出去,这强横的力量,把东方伏也吓了一跳!
  “好厉害的法术,力量一下子竟能冲到如此的地步,你小子该不会是哪路古神吧?”东方伏须发尽展,如同一只紫色的狮子头,而身上穿着一身的黑袍,这黑紫黑紫的,要多怪异有多怪异!
  “那可不知道,阁下是打算束手就擒,还是魂飞魄散入六道轮回?”我威胁的同时,不禁也扫了一眼局面。
  东方瑾还在李破晓的控制下,几次使用归元法,记忆肯定受损不少,而且也不可修复,现在李破晓肯定说什么都不会让她再自由行动了,甚至手中还拿着捆仙索,打算把她捆起来。
  然而青牛吞了东方念,肯定不会再吐出来了,东方瑾就算没给捆住,现在跪坐在牛背上也面目呆滞,什么都干不了了,这东方念好说歹说也是她亲爹不是?
  而东方鱼那边,眼下看着自己父亲,双目一愣一愣的,嘴里也哆哆嗦嗦的不知道想要说什么。
  这一幕,让我把目光继续扫到了东方固那边,此时此刻的东方固已经没有了原来的狰狞面容,改而是一种类似女性的蹙眉,‘他’或许正在强行思索自己现在到底是东方固还是岳锦衣呢!
  “娘……娘……是你么?我是你的小鱼儿呀!”终于,东方鱼忍不住的呼喊了起来,能够跟小牛喊母牛似的喊得可怜,如何不让眼下的‘东方固’触动?
  一瞬间,东方固眼泪涟涟:“小鱼儿……娘……娘这是怎么了?”
  “东方固和东方念两个老贼,把你害成了这个样子!他们想要杀了孩儿,要拿妹妹献祭,还把你的记忆丢来换去呀!”东方鱼趁机的解释起来。
  “小鱼儿,你怎么把你爹和你二叔称为老贼……还有你妹妹……你妹妹……啊……是瑾儿……可瑾儿是谁?”东方固的记忆彻底的混淆了,毕竟当年的岳锦衣死得很坚决,记忆的备份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呢!“我怎么不把他们成为老贼?东方固打算把娘的记忆放入妹妹身上,然后把妹妹当成娘来看待,这是乱伦之举呀!”东方鱼立即告状,而紧接着,当然是继续状告东方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