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零二章:浩瀚

  
  但我并没有时间继续听下去,因为这东方伏简直是个武痴,那把巨大的杀伐碑给他挥舞起来,如同平常的锁链,甩得是四平八稳,我一时分心竟给他打得后退了好几步。
  我看那东方伏的力量竟还不断的靠着周围吸纳的功夫增强,知道不能再给他继续肆虐下去,而对付这样的大范围攻击,当然是短距离进攻最有效!一个缩地术之后,我已经侵入了他的身畔,随后无限天剑顿时挥舞起来,但这东方伏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毕竟量劫前就在古神界为所欲为,眼下恢复虽然不是巅峰,但也相当恐怖了,他立刻大手一抓,
  那把杀伐碑顿时缩小变成了一把巨剑的样子,接着和我近战攻击起来!
  话说回来,这石碑也算是十分的神奇,而控制它的人剑法也绝对不弱,在天剑无限中仍然能够又攻有守,绝对是身经百战,而且常能克敌制胜!
  “夏小友,让前辈我助你一臂之力!”水阳心这女人,就是带着一股子任性,那边黑兽给群殴解决,而夏瑞泽也没事后,她立即就想跑过来玩了。
  不仅是她,似乎有夏瑞泽在背后教唆,凤葵、仙葫道人、金将军也很快要冲过来帮忙!
  我知道这样的战法,其实对东方伏而言,简直是天赐良机,所以立刻说道:“都别过来!还想当他的能量包么?”
  给我这么一制止,水阳心气得半死,怒道:“你都能斗他,我们从旁援助都不行么?”
  “一边去。”我继续冷道,这让水阳心在空中跺了跺脚,而夏瑞泽似乎知道他们确实插不上手,只能传音他们都反了回来。原来还暗喜的东方伏一看来的人又退了回去,顿时阴冷一笑,说道:“你小子,很了解纳灵法嘛,而且看你的情况,一身的本事,修了个十全,纳灵法,归元法,包括现在满脸的虫子法,也是一大奇葩,老
  夫对你可是相当的满意,不过,看起来你也傲得很,老夫若是不拿出点本事来,倒还让你小瞧了不是?也罢,小孩儿,今天就让你看看,老夫是怎么打赢你的!”
  说罢,这东方伏立即大吼一声,随后周边的力量竟无风自动,快速的朝着他汇聚过来,根本用不着有人去靠近他!
  我知道此刻不容许我有丝毫的犹豫,立即大手一挥:“现在你还想赢,不觉得已经晚了么?幻剑天!”须臾间,周围金色的力量一下子就覆盖得到处都是,东方伏大惊失色,因为这金色的气浪明显是要凝聚剑境的,剑境是何等恐怖的存在,而现在由我创元法加上天一御法一同操纵,它的施法速度之快,遍
  布之迅捷,覆盖之坚固,威力之强横,也都不是平时应劫期可比,加上之前让幻剑天吞噬了几乎一整颗的方天树,现在幻剑天的气息又重了不知道多少,而且还带了一丝方天树的气焰!“是方天树?怪不得你小子会去吸这神树之气了!原来是为了凝聚剑境的!这幻剑天是什么!?”东方伏急着要逃,但作为斗痴,本能也想要了解别人法术的特点,所以形成了一边跑路,一边问的诡异的动
  作!“来去总有离别时,微风藏尽细剑中,光影行色亦匆匆,云踪卿影照子归!天一道!扶风细剑!”我长剑一抖,瞬间启动了幻剑天的剑境,依稀间,威风吹过,我的影子顿时在细微的风中消失不见,而剑光
  也在这时候,闪的到处都是,一抹光影,行色匆匆的出现在剑风中,如光耀着整个天地!
  很快,东方伏整个人都淹没于剑影,而不时传来他的惨叫声和厉喝声!
  我的影子飞来飞去,御剑乘风,光是剑锋就砍中他不下数十次,更别说是到处离别来去的剑影了!
  剑歌单方面的肆虐带来的可怖,在这里变得十分的无趣,在剑歌下谁能反击?怕是李破晓的破晓金身在这里也要遭遇滑铁卢!
  嘭!然而,当我觉得这东方伏必然在这一击下就此身死道消,顶多是再送他六道轮回一番而已,但却让我没想到的是,他还是浑身是血的靠着杀伐碑当盾牌闯出了剑阵,并且化作一道血光,忽然一闪即逝,直
  接消失在了远方!“化血遁,不愧是个老滑头!有本事把刚才的话站这里再说一遍。”我看着失去了踪影的东方伏,大手一挥收回了幻剑天!当然,给对方兵解逃走,岂止是隐忧那么简单?一旦他再度恢复过来,恐怕整个古
  神界又是一番腥风血雨。
  当然,古神界已经不是当年的古神界,现在强者云集,九重天仙都在不断的下来,情况俨然已经不同以往了,这东方伏即便再厉害,也会有人来对付他,不是我,就是李破晓,甚至是夏瑞泽!
  东方伏兵解血遁逃得人影难见,甚至一句话都没留下,这场面让一群九重天仙脸色不由大变,最后把目光都放在了我身上。
  不过他们终究没有夏瑞泽擅长和人相处,他捂着胸口,过来后说道:“一天,真是多亏了你,要不然这次真不知道怎么解决东方伏,唉,我也是第一次遇上这么强的人,真是深觉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呀。”
  “他受到了我们这么多攻击,还能和我打到这个程度,可想而知真正巅峰实力如何,以后恐怕就多事了。”我皱眉说道。
  “嗯,这是必然的,但现在,我们还得做好分内的事情才是。”夏瑞泽说道,看向了已经站在了平台上的倪诗。
  我咬咬牙,说道:“夏瑞泽,你真的打算让倪诗姑婆这样做么?”
  这话一落音,其他的九重天仙都顿时警惕的看向了我,并且有意的围在了光柱的左近。本来即将结束的战斗,这时候又一次变成了剑拔弩张,夏瑞泽伸出手,想要拍我的肩膀,结果毫无疑问他落空了,我退到了一旁,皱眉说道:“我知道,你为了这件事,做了很多的准备,不过我还是提醒你
  一句,你召唤大神的时候,也意味着抹杀掉了倪诗姑婆的生命,她等同于不是她自己了,你明白么?”
  我这么说,其实大家都已经非常明白了,后果就是现在东方固脑子里住着的,竟是岳锦衣的记忆!当然,他肯定是东方固,记忆中,有对东方家的忠诚和荣耀,以及对我,对其他敌人的愤恨!但那只不过是其中一部分,更多的,却是岳锦衣一生事无巨细的记忆!这些如海庞大的记忆一冲入这一小部分
  中,矛盾一经另一种矛盾冲击,就会变弱,甚至仇恨那一段,我和岳锦衣根本没交集,加上东方鱼游说,很可能就什么都不再有了!
  至于东方家的忠诚和荣耀,岳锦衣同样有,而她现在的知识储备更加的强大,东方固作为小段的记忆,很快就会给挤到一边,因为就算记忆难忘,但若是人故意不想起,也是可以忘记的!
  所以一旦倪诗给大神附身,这大神庞大得浩瀚的记忆冲击下会变成什么,谁都清楚!“一天,你不用再劝你大哥,是我自愿如此,你也不要来制止我,若是你敢破坏大阵,和杀死我又有什么区别……一天……我很感谢你了,你确实是个好孩子,不过,有时候人各有志,是不能够勉强别人和你走同样的路的,所以……”倪诗淡淡的说着,仿佛已经看透了一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