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零三章:解铃
    轰隆!一声巨响,打断了所有人的对话,这巨响来自于西边一些的位置!并不是原定这里的核心!
  
      异常的爆炸,让本来开始重新划分和归纳的各方阵营都不禁感到震撼,夏瑞泽脸色微变,立即看向了身边的几个心腹,说道:“立刻查看到底是谁人斗法,亦或者破坏大阵!”
  
      那心腹立即开始联络起周围的仙家,希望能够通过传讯得出结论,毕竟东方念给青牛吃了,但他的忠心下属并没有,还是有可能东方在起的!
  
      我扫了一眼周边,发现原来还在附近的那备选召唤大神的女巫仙居然不见了,心中不由好奇,即便对方可能趁乱逃走,不过甘心做桥梁献祭的,哪个不是疯狂之辈?难道还会偃旗息鼓?
  
      不一会,那心腹就说道:“教主,是一些仙家毁了原来东方念居住的地方,我们的人过去的时候,对方已经逃了。”夏瑞泽沉凝,随后说道:“看来,应该是个对东方念忠诚之极的弟子吧,不过这也提醒我们,不能有丝毫的松懈,为了防止意外,还请大家立刻分散出去,准备进行护阵,我们现在已经用杀伐碑打开了天幕
  
      ,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献祭,恐怕一切都会前功尽弃!当然,也不要忘了去消除东方念留下的隐患!另外派人回仙城,巩固仙城的治安!”
  
      “是!”那心腹连忙答应,然后分派起了任务。原来的湖面已经深陷,底部呈现的是光洁一片的景象,大阵的脉络也清晰可见,至于飘在空中的水雾,仍然使得周围的可见度大减,不过支撑到大阵启动完毕,想来没什么问题,毕竟夏瑞泽现在还很坚定
  
      。
  
      倪诗坐在了圆盘上,似乎盘膝打坐,开始了沟通上神之举,而五大九重天仙坐镇周边,但大部分的目光都放在了我身上,毕竟我的创元法一刻不解除,他们就一刻不会放心。其实我已经祛掉了天一御法了,如今保留的是维持创元法的最低力量而已,如果不进行剧烈的战斗,这种状态持续个几天几夜也不成问题,我现在也担心召唤大神出点什么事情,而现在李破晓也还没有走
  
      。
  
      “破晓,你带东方小妮子去追伏天晓如何?我稍后就会赶来,你如今的状态留在这里,起不到太大……”我边说边看向了李破晓,但一看到他正精神奕奕的和东方瑾对峙,就停下了话语。
  
      “他一定没有死对不对……你让牛大仙还回给我好不好……即便是一丝念头……”东方瑾跪坐在青牛的背上,不断的哭诉着,可谓是楚楚可怜。
  
      “姑娘,我说过几次,你才能信我?青牛吞下的东西,不曾有吐出来的时候,我问过它,它说已经吃干净了,还放了个屁没了……”李破晓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不大好笑的话,让东方瑾哭得更是厉害,她是个很讲道理的女人,在仙岛的时候我就见识过了,她现在闹的,其实可能不是她想要闹的,或许这只是一种本能的执念而已。
  
      她没有叫过东方念一声父亲,可偏偏东方念就是他生父,而东方固虽然养育她成长,长大,她叫过对方无数次父亲,然而,东方固最终却只想着要她的身子,这让她在恶心和背叛下,痛苦不堪。而回忆无数,东方念从以前待她,到后来仙岛,再到这里,没有哪一次是不将她当成亲女儿来看待的,所以她在无数的对立之中,只能以沉默来表达自己的情感,或许,她心里曾经也忍不住叫对方父亲过
  
      ,但始终因为东方念的特殊身份,而让她强制隐忍。
  
      直到了如今,东方念一死,她的情感爆发终于冲击到了尽头,她会变成眼前这样,并不奇怪。
  
      “把我父亲还给我……你把我父亲还给我好不好……李大哥……”东方瑾趴伏在青牛身上恸哭起来。
  
      “瑾儿!住口!你没有这样的父亲!母亲也不会承认有他这样的父亲!你是我东方家的盟主,无需这么求人!”
  
      忽然,一声厉喝,从岳锦衣口中发出,将东方瑾一下又仿佛拉了起来,但这样的强制认定,真的有用么?
  
      我不禁摇了摇头。“娘……你要我怎么办?我该叫你娘还是改叫你爹?”东方瑾哭诉看着岳锦衣,此时此刻,岳锦衣一身的东部仙盟衣着,脸上该清瘦还是清瘦,该有胡须还是有胡须,完全还是东方固的模样,也不怪东方瑾会
  
      怎么问了。
  
      而且东方瑾这样问,也是有种怪责在里面,毕竟看到想要换个法子强奸自己的‘父亲’她如今不知道怎么面对!
  
      这是悲剧的一家,复杂的一家,包括我如果设身处地,恐怕抉择也不会比东方瑾好太多。
  
      “呵呵,你连你娘都信不过了?你流的,可是东方家的血统!”岳锦衣斥责道。我看向了东方鱼,这家伙眼睛轱辘似的乱转,眼中还带着一抹幸灾乐祸,可见这里面绝对没少他活动的,刚才我劝倪诗的当头,这小子怕也在不断的给岳锦衣输送不利东方瑾的言论呢,而现在东方鱼才是
  
      东方家的主脉,至于东方瑾,眼下不过是东方念的遗脉,说是堂妹都高估了对方的身份,怕现在岳锦衣已经有抹杀掉这件事的想法了。东方瑾哭得更是厉害,好一会,她忽然说道:“东方家,没有一个对我好的,我现在想来,只有他才是真正溺爱着我,这么多年如此,从未有丝毫的改变,娘,你一直都嫌弃我是他的女儿,我又岂会不知?
  
      我是东方家的女儿,却是对谁而言,换成你们,从来不是真正的待我那么好,不是么?”岳锦衣大怒,气得是脸色发青,而东方鱼立即喝道:“东方瑾!你怎么和你娘说话的?好呀,果然是身上流着和我不一样的血,知道维护你那死鬼爹了?如果是这样,那怎么不直接进那牛仙的肚子里去找回
  
      他?只会在这里哭,有什么用?”东方瑾心中的绝望我也能理解,眼下回去,她不过是岳锦衣被强奸后诞下的孩子,别家的话还好,不声张传扬也就是一村一镇的范围,但东方家却不同,它代表整个东部仙盟,上个厕所不洗手怕都能传成
  
      用手擦屁股不洗,更遑论这么大的八卦了,东方瑾回去后,日子会如何,稍微有点阅历的想想就知道了。
  
      岳锦衣听罢自己儿子的话,越想越生气,怒喝道:“孽障!还不给我回来!打算丢脸丢到什么时候?”
  
      东方瑾已经哭成了泪人,但此刻还是拨浪鼓似的摇头,一句话不说,赖在青牛上不肯离去。
  
      李破晓默默的看着这一切,最后把目光投到了我身上,似乎要我来解这个铃。
  
      我心中暗骂,这李破晓平时木头脑袋,怎么敲都不灵光,但一关键时刻,却能够找到用上的人。
  
      我看向了东方鱼,皱眉传音说道:“差不多可以了,这东方瑾好歹是我这边的人,去你那边你就别妄想了,别没事找事,得了台阶赶紧下吧,以后东方瑾,你们当她死了好了。”东方鱼愣了一下,立即看向了我,面上露出一丝的惧意,我现在脸上到处爬着青筋一样的脉络,用狰狞来形容都不过分,而刚才我的创元法大显神威,黑兽都撑不住几下就给砍死,真要对东方家不利,并
  
      且让他们报不了仇,实在是容易得很。“这……可这台阶,我们还没呢……”当然,东方鱼还是小心的问起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