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零四章:打败

  
  “台阶?你问问你娘要不要,还还想不想上位了?还是打算让想办法让我签的契约再起点波折?”我冷冷的问道,东方鱼面露骇然,以为我要发飙,连忙推了推身边的岳锦衣,然后窸窸窣窣的跟岳锦衣说了几句话。
  岳锦衣看向了我,脸色也跟着变了,不过毕竟她的皮囊是东方家现在的‘老祖’,不由看向我道:“夏道友,依你之见,我们该如何处理此事比较妥当?”
  “妥当?你们的家务事,怎么处理我管不着,但动了我的人,我怎么处理也是我的选择,大家若是有了冲突,你说怎么办?”我冷冷反问,这下让岳锦衣也不禁双目沉了下来,衡量其中的利弊。
  当一人之力,强大到一个程度的时候,无论你说什么,无形中已经算是正确的了,给与自己的选择,往往会主动变成别人的抉择,所以无数人削尖脑袋想要站得更高,无数人不甘于原地踏步!
  “我知道了!”岳锦衣看向了东方瑾,很快咬牙说道:“值此和东方念决战,东方念伏诛,东部仙盟盟主东方瑾力战而亡!世上再无东方瑾其人!而东部仙盟不可一日群龙无首,我儿东方鱼,品性敦厚,可担盟主之位,往后东部仙盟之盟主,便是我儿东方鱼!不知诸仙可有异议?”
  岳锦衣毕竟是盟主夫人,记忆所造就的魄力本就十足,眼下又是东方固的身体,还残余部分东方固的记忆和野心,当然很快做出了抉择,而问起她身边的仙家时,斩钉截铁不容人去辩驳,让诸仙无不是立即答应,即便心中对东方鱼还有待考量,这时候也都主动的压下了心中的异念。
  加上东方家势大,一堆的破事还纠缠不清,要传出去如果没能把细节都说清楚,怕也不会有人去相信,故而这件事也算是以另一种方式解决了。
  当然,以后会如何,谁知道呢,毕竟我还没办法只手遮天。
  我来到了东方瑾的跟前,蹲下了身子,说道:“往后,你就不叫东方瑾了,也不可为他人而活,他们东方家的一切,都是东方家的,而你则算是一次新的重生,你可想好了你以后的名字?”
  东方瑾摇了摇头,两行泪珠继续落下,我叹了口气说道:“没想好,就慢慢想吧,这事情并不难,也不要用归元法去故意忘记这一切,有时候记忆中带着残缺,遗憾,悔恨,才是真正的人的一生,对不对?”
  东方瑾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忍不住伸出手拍了拍她肩膀,安慰道:“别哭了,以后纵然天下无人愿意收容你,那都是别家不识货,你来我天一道就好,我永远都会张开双臂欢迎你的。”
  东方瑾抬头的看着我,双目中仍然泪痕满布,不过却已经略带感动。
  “你差不多可以了,习惯了?又往自家后院塞人?”李破晓一把将我拉开,然后打算也安慰几句,我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咳了两声道:“哦,难道你打算往你家塞?”
  这话顿时让正伸出手也打算安慰两句的李破晓僵在了原地,脸上顿时红了起来,机械舞似的收起手,干笑两声道:“夏一天,你别胡说,我不是你。”
  “吓得我以为变天了,赶紧的,我帮你完成了这么一大件好事,你快去保护我女儿。”我笑骂道。
  “夏一天,你敢命令我?我还得在这看着,免得你又惹是生非。”李破晓盯着我,一副怀疑我在故意支走他的样子。
  “你留在这,立刻能起多大作用?不如干脆去追伏天晓和我女儿,趁着追逐的时间宽裕还能休息两天,而且你也得考虑下当下好吧?是时候留在这?”我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了正迷茫中的东方瑾。
  李破晓咬咬牙,道:“唯独不想给你牵着鼻子走!”
  “那就赶紧去牵青牛的鼻子吧,就当是报复我也行。”我笑道,这气得李破晓哭笑不得,骂道:“我没事虐待我家牛干啥?”
  “心理平衡很重要,赶紧去吧,少废话,多做事。”我说道。
  李破晓知道说不过我,咬牙瞪了我一眼,传音说道:“说好别捅大篓子,这溶界你真打算这么看着办?”
  我看他忽然认真,也沉凝了表情,说道:“不打算,但你看是杀了夏瑞泽,还是杀了倪诗?你给个准信。”
  “我……”李破晓皱起了眉,也十分的感到为难,其实这换到谁身上,都会觉得很难决策,但他还是说道:“我觉得溶界必然不靠谱,纵然溶解后黑化到不了这里,可同样我们也会处于被动,古神界也会变天,到时候处理不好,东方伏这样的魔头恐怕还有!”
  我点了点头,然后认真说道:“不然要我和你来干什么?”
  李破晓张口结舌,最后咬牙说道:“我不管了,出事了我还是先问责你,再问责别人!”
  我耸耸肩,也懒得回答他。
  “哼,你自己注意创元法副作用,我不想以后没有了前进的动力!”而李破晓看我不说话,念叨几句咒语,青牛嘶鸣一声,随后瞬间没了影踪,这牛居然还能缩地!
  轰隆!
  结果就在大阵又继续启动的时候,爆炸声又响了,这一次不同于之前东方念原来住的水榭方向,而是另一个方向炸了!
  夏瑞泽眉间不禁拧起,问起了周边的人:“不是让你们注意大阵变化了么?水榭是多么重要的地方,何以不好好的看守?”
  周边的心腹脸色有些难堪,连忙回应的同时,也给那边方向的留守仙家发去了信息,最后他又道:“确认了,是东方念遗留的一些死忠!现在好些道友正在和他们激斗!”
  “这个情况下,他们还破坏大阵,作何打算?”夏瑞泽狐疑起来,而他的话刚落音,倪诗那边的光柱竟暗淡了好些,而忽然从下方神兽道场那,又有几个仙家飞了出来,并且往各处方向飞去。
  夏瑞泽嘴里念了几句什么,随后沉默下来,我暗道是不是在和飞行神兽道场里的黑子传音,毕竟爆炸不是炸烟花玩儿,总是出了什么事,要不然黑子那边也不会亲自放出几个仙家,很可能这几位还是阵法大师!
  我很想截住黑子的传音,不过这么干就等同和夏瑞泽撕开来干了,所以终究是忍住了,最后只能是干等着看接着还有什么异样的。
  这次不过召唤大神,就各种事端不断的出现,如果把大神召唤下来溶界,那根本无法想象会发生什么,所以我感到了一丝紧迫。
  光柱变暗淡,八个阵法师前往八座水榭,天空也有些晦暗下来,那代表着大阵停摆了,夏瑞泽能保持这样淡定已经很了不得了,因为倪诗已经从闭眼转成了开眼,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但这样的僵持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天空中的水珠竟开始不安定起来,并且涌向了另一端!
  那边难道有什么?我不禁心中暗自思索,而这时候,夏瑞泽和岳锦衣那边又传音了起来,包括岳锦衣和东方鱼母子传音商量什么的,这一切,仿佛让整个暗流又波涛汹涌起来!
  “怎么回事?”我皱眉问道。
  夏瑞泽想了想,也不隐瞒,说道:“大阵遭到了篡改,之前的巫仙你应该见过了吧?现在那边正在献祭,而且,速度比我们要快很多,恐怕对方会率先成功,想不到东方念是死了,不过我们却都输给了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