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零五章:撞击

  
  “啧,为什么不早说!”我冷冷说道,随后瞬间朝着那边飞去,夏瑞泽也很快跟在我身后,说道:“我也是刚刚印证此事,你以为我是为了瞒你么?”我看了他一眼,也不说什么了,现在这情况对他其实更加的不利,这献祭顶多够一次而已,若是那边巫族的女巫仙率先成功,祖巫本尊下凡,那才真正是浩劫,而对我来说,更是灭顶之灾,因为我杀了东
  方念,这女巫仙现在这么果断的献祭,显然和东方念关系不俗,等本尊下来不趁机找我报仇我都不信!“一天,现在老师已经派了人去切换大阵了,这次我们准备虽然充分,但却给人借了力,如果以这样的方式来开始溶界,对我们只有坏处没有好处,所以我们这边也会分摊掉一部分的能量!到时候问题也能
  迎刃而解。”夏瑞泽又解释起来。
  “什么意思?各去一半,各自失败?”我心中一愣,这夏瑞泽这么舍得?“不错,我们抢去一半的能量,虽然还是启动大阵以献祭的方式消耗,但肯定没办法够得着成功的边,这样大家都失败就好,你也就安全了,当然,溶界之事,我们可以稍后再说!主要还是为了安全和可控
  ,毕竟那巫仙听说是东方念游历巫族的时候救回来的孩子,她欠着东方念一条命,她的名字,还是东方念取的,叫念善知。”夏瑞泽叹息说道。
  “念善知?”我皱眉,东方念,念善知,看来这名字也有着不同寻常的往事了,不过我对这没什么兴趣,我在乎的是如果召唤来的大神天天来怼我,那我还在古神界怎么混下去?
  我清楚自己的力量,如果能够达到溶界的水平,那还用得着让他们召唤大神么?肯定自己想着怎么妥善和折中去干这事了,绕那么多圈子浪费时间干什么?
  所以他们献祭召唤大神,带来的力量一定是足够对古神界毁天灭地级别的,不然怎么进行溶界?
  大阵虽然巨大,对方的也选择了最有力的位置,甚至还增加了几个反冲击的隔离大阵,不过在几个应劫期的进攻下,完全没能支撑住,我们到达的时候,十几个应劫期已经开始攻击对方的光罩了。
  那女巫仙身上绘满了符文,全身上下都是蓝色的光芒,而光柱此刻已经大到仿佛难以阻止的状态了,看着就像是随时神降的感觉。
  我拔出了劫天神剑,随后看向了夏瑞泽:“你怎么说?”
  一路上夏瑞泽速度也很惊人,毕竟硬是强吸了东方伏的力量,现在就算重伤,也还残余不少,能跟上我的速度并不奇怪。
  听我这么一问,夏瑞泽也拔出了紫剑,说道:“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说罢,夏瑞泽立即冲过去,一剑轰向了光罩!轰隆!威力可谓是震撼,整个光柱不禁晃动了下,看来夏瑞泽不像是玩阴谋诡计,而我也加快了速度,念起了咒语,无数的追仙锁也跟着噼噼啪啪的打向了光柱,加上劫天神剑的攻击,很快撕裂了个口子
  !
  “夏师兄?你害的师父枉死,如今还要杀师妹我么?”念善知眼睁睁的看着夏瑞泽,她不同别的巫仙,除了符文的颜色,她的皮肤很白,包括发色也是一头雪霜,看着像是白化病似的。生灵的世界就是这样,每个物种之中,都存在着缺乏黑色素的罕有个体,这些个体虽然内部构造上和别的个体一样,但实则也代表着神秘,而念善知除去了之前一切的伪装将真面目示人后,那洁白无瑕的
  模样,确实让人感到震撼。
  白化的巫仙,几乎可以说得上绝无仅有了。夏瑞泽听罢,手中的剑不禁颤了一下,下一击并没能顺利出手,而念善知则继续说道:“师父是师父,我是我,我不知道师父和师兄之间的事情,毕竟师妹只知道师兄待我也好,所以若是能够献祭成功,一
  样会行溶界之举,夏师兄,那又会有什么不同?”
  夏瑞泽想了想,说道:“念……师妹,你能这么想,其实是对的,我虽然和你只相见过一面,不过……”
  “夏瑞泽,你这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打算让她献祭成功,你溶界也成功,然后牺牲掉我吧?”我冷笑打断了他要兜搭这念善知,其实我当然知道这女子不简单,恐怕会是第二个东方念都有可能!
  夏瑞泽看了我一眼,当即微微皱眉,说道:“一天,你这话我当没听过,我也从来没那么想过!”
  “那样当然好!”我冷哼一声,其实就算他不打算破光罩,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夏瑞泽很快就继续强攻大阵了,这让里面的念善知眉目含霜!而刚攻击光罩没多久,让我高兴的是,这光罩竟开始变得薄弱起来,而看向了倪诗所在的方向,我发现飘扬在空中的部分水珠已经往那边奔去,看来随着黑子的强势让大阵更迭,眼下倪诗那边也争取到了
  部分的能量!夏瑞泽看到这一幕,表情当然是复杂的,毕竟念善知那边刚才的话对他还是有一定冲击力的,试想如果真的能够遂他所愿,那无疑献祭倪诗还是献祭念善知,对他而言意义都是一样的,只是接下来的控制
  方法不同罢了!
  但现在双方力量一旦相互分开萃取,那两种愿景都无法达到了,到时候吃亏的确实是他自己,如果我是他,站在他截教那边,我恐怕不能如他那样淡定的抉择让双方都就这样失败!夏瑞泽仍然卖力的攻击,而感觉到了事情恐怕会走向自己意料不到的方向,念善知并没有太过奇怪,只是叹了口气,随后说道:“夏师兄,看来,你也是讨厌师妹了,我其实只是想要还师父恩情而已,但现
  在经历了那么多……那么多我结果,势必又让我背负了起来,现在,我只能是一步步的走下去了,比如,背负上为师父报仇之责,背负上还师父终生一愿,以及……仙城众仙之命。”
  夏瑞泽听罢,脸色骤变,说道:“你说什么?什么仙城众仙之命?”
  我也越听越觉得不对,这姑娘是痴是傻,实在是令人难以揣测了,这和仙城众仙之命有什么关联,难道……
  想到这,我忽然的蹦出了一个画面,而这画面无意识的开始和之前在东海那,这万松小和孤独睦主持那场大阵相重合!“你们想要用这个方法来阻止献祭,师父绝顶之聪明,又怎么会没想到?一直以来,他就嘱咐我,说自己背负那么多的骂名,同样也是背负了许多的责任,这一生呀,就是为了走出不同常仙的路而存在的,
  要不然,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念善知咯咯的笑了起来,双目中淌下了两行泪水,也不知道是感念师恩,亦或者沉浸于自己师父的疯狂之中!
  “疯子!”我骂了一句,随后更是快速的狂劈光罩,打算要在对方献祭成功之前,破阵斩杀了这女仙!
  但就在我快要突进其中的时候,忽然轰隆轰隆的几声连接不断的巨响,紧接着整个大地晃动起来!我脸色大变,而这时候,原来已经稀薄的光罩,忽然竟强化了一遍,比刚才反倒还厚实了不知道几倍!
  我暗道这次攻得进去就见鬼了!但见鬼的事情还不止是这一件,一旁飞来的仙家惊慌失措的指着底下,大声说道:“仙城撞上来了!仙城撞上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