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更新公告

  
  病房里只有一两个值班的护士站着。赵茜的父亲赵熙脸色就像白纸一样杵在那里双目的猩红写满了疲倦和挫败。
  父亲死在了自己请来的道长做法中女儿给人差点掐死在灵堂里儿子杀了自己好友进了警察局他的妻子带着亲戚去了警局疏通了。无能的自己只能来医院照看昏倒女儿结果女儿心脏骤停了生死瞬息之间。
  赵熙慌了深深的自责和无助宛如冤魂一样缠着他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倒霉这一天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如果不是旁边还有人在他绝不会怀疑自己将跪在地上嚎嚎大哭。
  病房里阴气凝重。几乎往外的宣泄。
  浑身阴惨惨的七八岁男童跪坐在赵茜的身上双目发着黑光纤瘦而有些透明的两手伸进赵茜的胸膛里紧紧的捏着她的心脏。
  白衣男童看到我和韩珊珊到来。缓缓的扭过头眸子里没有半丝的白色仿佛警告和阻挡着生人前进的脚步。
  随后那小男孩尖厉的咆哮起来漆黑的双目瞪得都快裂开了。阴气再次如同开闸的洪水汹涌而来。
  嘭嘭两扇门不停的关起カ打开天花板上的灯也一闪一灭。
  白衣男童的身影随着灯光的明灭浮现着。赵熙双目猛然睁开恐惧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话都说不出来的要冲过去扯那跪在女儿身上的白衣男童。
  医生护士们开始从周道鱼贯的要进入病房我眉心已经拧成了川字。
  “茜茜”韩珊珊吓得要冲进去却给我拦在了原地。
  “韩珊珊把他们挡在门口”我命令着韩珊珊走到两个护士和赵熙身前拉住了死命想虚空抓那男童的赵熙。
  韩珊珊拿出了特别行动组的刑警证拦住了医生们前进的脚步。
  我立即就对赵熙说道:“赵叔你带着她们都出去。这里不是你能够解决的。”
  “你是”赵熙看着我呆滞的双目惊疑不定我揭开了惜君的魂瓮红色的身影出现在我身边。
  跪在赵茜身上的小男孩才知道了恐惧吓得缩回了双手却给惜君拖死狗一样从赵茜身上拖了下来
  “惜君吃了他”我命令道。
  得到了我的同意惜君毫无顾虑的一口一口把惨叫哀号的小男孩咬成了碎片赵熙看到这一幕双目圆瞪如同中邪一样全文字小说。
  他或许没想到自己女儿一整天带着的农民工身边居然会有一只吃鬼的厉鬼。
  我拿出了从参云居士那偷来的定神符和驱鬼符塞进了赵茜的身下。
  “天;;哥;;我身上还有;;”赵茜心脏恢复了跳动脸色青灰的延醒了过来。
  看来她身上还有东西。
  “都给我出去没我的允许谁都别进来”我坚定不移的对着赵熙看了一眼示意他离开顺便把两个护士也赶出去。
  “都;;都出去都给我让开让师父救人”赵熙立即朝着两个护士吼起来看着不走他脸色也有些不善了自己女儿说她身上还有脏东西这要迟了怕就真出事了。
  两个小护士看到赵茜已经恢复了意识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们看不到惜君更看不到小男孩但灯光的诡异乱闪门板的张合和房里的冰凉都让她们感到了害怕值夜班的人都知道现在是一天里最恐怖的时间段。
  现在家属都已经下了死命令她们就更没有带着的理由牵着手就跑了出去。
  “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出门的时候赵熙老泪都溢了出来的哀求我。
  “嗯赵叔不说我也会做的。”我点点头看着他们把门关上后守护在门口我也松了口气。
  “惜君在旁边护着。”
  说完我开始脱下赵茜的小外套仔细的检查一边并没有发现什么就开始朝赵茜身上探索每一个细节包括女孩子私密的胸部胸罩甚至准备查看身下位置全文字小说。
  赵茜的皮肤很有光泽如同牛奶一样在灯光下散发着少女独特的气息探查着她的身体我脸上热气腾腾的迎面扑来的香气却让人迷醉。
  当然我目不斜视生怕错过任何被人下咒的迹象因此即便是媳妇姐姐怎么在我后面吹风我都没管她。
  毕竟我也是怀着无比认真カ崇敬的心态去做这件事而且你看看人家赵茜现在脸红得跟西瓜一样不也都没吭声
  这一点我相信媳妇姐姐就算现在不明白以后也会明白过来。
  在我的摸索下赵茜挣扎动了下身子好半响实在撑不住了才不好意思的说道:“天哥;;我是说;;我身上口袋里其实也有几张定神符和驱鬼符;;”
  “啊你说什么”我一怔停止了要探向她小内裤的手。
  “我是说;;我兜里也有符;;我身上并不是给人下咒了;;”赵茜的脸红得跟火龙果一样了撇过了头。
  这;;误会了
  我老脸一瞬就红了轻咳两声掩饰尴尬我就说道:“咳咳我也是怕你没注意到嘛检查一遍我放心。”
  “哦;;”赵茜不好意思的哼哼:我看天哥你就是故意的
  我给她扣上了衣服盖上了毯子后赵茜就把头埋进了被窝里。
  怕给赵茜落下了趁人之危的印象我很不好意思就去开了门对赵熙和韩珊珊说道:“好了基本没什么问题了让医生检查カ抓单吃药后应该就没什么了只是寒气入体不碍事。”
  “多谢师父赵某之前;;唉之前是怠慢了呀想不到真人不露相呀露相不真人”赵熙看我出来立即握住了我的手给我猛地带高帽子全文字小说。
  我老脸挂不住这不刚把你女儿不小心那啥了你也甭对我客气了吧。
  “呵呵;;就算赵叔不说赵茜是我的好朋友我也不会置之不理要不是因为刚才我轻视了对手也不会让赵茜受这样的折磨。”我摇头苦笑心中也十分的后悔。
  想不到赵州和吴正华走了后还能给赵茜赵合他们下咒连王家的王恒师父都没镇住场子给板砖拍死了。叼丽夹划。
  “不管怎么说都是赵叔我走眼了往后你就是赵某一家的恩人但有所求不妨直说。”赵熙握着我的手不放。
  “赵叔太客气了。”我能感觉到赵熙手中的颤抖看来赵熙是十分感激我的这让我有些无所适从。
  “你真有这么厉害”韩珊珊狐疑的看了里面蒙在被窝里的赵茜又看了看我觉得似乎有什么隐情。
  “你说呢”我无所谓的笑了笑心里却七上八下赵茜别两人闺蜜到把刚才的事情都会和韩珊珊说出来吧
  “哼我看好像还是有那么点本事吧。”韩珊珊有些疑惑就不理我的跑去看赵茜了。
  “赵叔咱也别拦在这了到那边说话去吧你也给我说说我走后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把赵熙引到过道里也阻碍了医生的检查。
  这单间是vip病房所以一听说赵茜心脏骤停医生们都很着急不但是职守的连睡觉的都陆续赶来了。
  医生们在里面给赵茜检查身体发现她只是有点着凉兼之惊吓过度而已身体似乎也检查不出什么大碍都心有余悸。
  随后就匆匆去做了ctカ心电图等全面检查一点事情都没有才放下心就不再折腾赵茜了。
  他们不知道我曾经在病房里干了什么不过因为太过玄妙事情过后风言风语似乎没止住有说我是什么医学高手有说我是某个知名针灸师父的传人什么的更还有说我是巫医的乱七八糟什么都有全文字小说。
  不过我估计都是韩珊珊这个脑洞大开的女人胡吹乱侃出来的其他人做不来这种事。
  在病房的过道里赵熙告诉我本来我走了之后灵堂里确实没在发生什么怪事赵老头子入了棺椁上了钉亲人们就陆续的从县城里赶来。
  随后他也带着王恒师父来了上香祭拜按部就班的做起了大夜就是大型的丧葬法事后半夜四点左右大家都又困又累在灵堂里的十几个人睡过去了一半。
  赵茜伤心她爷爷过世就和没睡的几个亲戚在棺材旁守着给老头子上香。
  结果王恒师父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从背后出现掐住了赵茜的脖子赵茜呼救也呼救不了都快要死了而几个亲戚都跑来拉王恒师父却怎么拉都拉不开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也亏得赵合去小便刚回来一看自己妹子给人掐住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抄起板砖就砸得王恒脑袋开了花。
  谁都没想到赵合这货板砖怎么砸得那么狠只是一下就把王恒脑浆子都砸出来了断了气现在尸体还在太平间等警察验尸呢。
  赵合防卫过当过失杀人这些罪名就跑不掉了。
  别人不知道赵合板砖为啥拍得又准又狠我是知道的小义村那会砸死张开富我还是有印象的估计是那时候起赵合这臭小子来劲了摸到了板砖的爽点。
  赵合进了局子赵茜还不知道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