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三十三章:女尼

  
  “是……是她……”慈叶声音微微发颤,毫无疑问就是这蒙眼观音将她拉入了黑化的深渊。
  “嗯,看出来了。”我点头,随后看向了李破晓和圆慈,说道:“你们谁先上去试试手?”
  “这个嘛,毕竟是我西方教的敌人,还是我先来吧,不行你再接上。”圆慈当然要先上,但这时候,李破晓却连声都没吭,横持道剑,助跑一跃,瞬间剑就朝着那女‘观音’指去!
  李破晓的速度不可谓不快,恍若一晃眼,他就已经到了对方的面门,剑毫不犹豫的就扎了进去!
  唪!
  可很快,大家就发现这把道剑看似扎透了对方的额头,可结果却是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导致了大家天眼出现了错觉,包括李破晓,剑一轰到底,把地板一块石砖当场切成两半,才回过头一剑要削掉对方的后脑勺!
  不过显而易见,敢于直面千军万马,没有点实力,那就实在太鲁莽了!
  李破晓的剑又再次打空,对方凭借身法速度,竟连续避开了李破晓两剑,着实耸人听闻!
  这蒙眼‘观音’一脸的淡雅,看着三十岁左右,中年,但模样却让人不觉得她多年老,甚至风韵犹存,绝对可以说是十分美丽的,如果她的样貌再倒回更年轻以前,恐怕也是令人赞叹的光头美女。
  她头上纤发皆无,身上的装饰也十分的简约,如果不是大家都知道她就是黑魔兵的头目,把黑化气息带入古神界,甚至觉得她已经可以代表四大皆空了。
  “施主出手皆杀,可曾想过对亦或者和不对?”女子忽然的说道,她的声音极富磁性,带有令人愉快的音色,仿佛听她说话,如若情人细语,如若沐浴春风。
  “世间之恶,尽在汝身,我李破晓除魔卫道而来!取你首级不在话下,而在剑上!”李破晓冷冷说道,随后瞬间破晓金身启动,全身上下都金光湛湛,而不一会,周围已经形成了无法之地!
  女子摇摇头,随后说道:“施主除魔卫道,贫尼普渡众生,所往之处皆极乐净土,何以施主却反过来要杀贫尼?”
  “呵呵,你魔化大众,做出如此邪恶之事,我怎会与你相同?”李破晓大怒,顿时又是十数剑冲过去,女子双手合十,蒙着双目的破布始终没有落下,而他行踪飘忽不定,李破晓即便能破万法,但对付同样靠身法走位躲避的女子根本没有办法!
  “破晓这家伙,性子就是太直来直去了,让我来斗斗她!”圆慈说完,立即大步踏去,他脚底一片片的波纹荡漾,看着如踏在水波之上,全身的金光也让众弟子看得一愣一愣的。
  而一手托莲,一手扶旺财剑,也让他整个人高大上起来,他的出场,一群的弟子全都双目发着光。
  “无耻妖魔,你魔化我西方教的弟子,眼下还敢在此信口雌黄?不知‘有道无德,道难自成;有德无道,必遭心魔’的道理?你有超越他人之法道,却无善佛积德之心!如今还误我佛门子弟,害人匪浅,今日本佛尊就会一会你!”圆慈大声呵斥,随后一剑朝着对方砍去!
  轰隆!
  地面三尺石土,尽翻而出,但这女尼却完全无动于衷,站在了边上,还躲开了李破晓的夹击,实力简直通天彻地!
  不过能够搅得西方教一团的浑水,如果不是我们几个联手,怕西方教眼下早就没有了,所以她当然不是凡仙,极大可能就是从九重天而来的,毕竟夏瑞泽能够召唤来五大九重天仙,别人未尝不可!
  “瀚海之水尽尝遍,心念刹那即可知,虚空可表风可量,何言说尽佛境界?不知佛尊区区数岁载,又可知多少?”女尼淡淡一笑,随后瞬间到了后方,让李破晓和圆慈尽数扑空!
  我咀嚼这女尼的偈语,心中不禁暗道圆慈碰到对手了,这女尼的意思可是她历经天下事,你想什么,她一瞬间就能知晓,而说到这佛门境界,虚空可衡量,大风可丈量你都不懂,又怎么配和她去说境界?甚至还道出圆慈佛尊不过当了几年,又能知道什么?
  圆慈给对方这一挤兑,顿时脸色有些难堪,不过他号称神棍,当然不会就这么作罢,双手也合十,大声说道:“邪人行正道,正道亦变邪,正人行邪道,邪道亦变正;你知道得多,却行邪事,如剃头不剃欲,着佛衣行魔心!感染这么多的弟子,怎能普渡众生?我就算知道得少,但行正路,即便一路跌跌撞撞,带着西方教亦是正道!须知‘禅心须在尘中净,佛道还得世上成’!”
  我暗道这圆慈确实神棍,这佛偈背得是溜得很,不过这却没有引来女尼太多的自我审视,而是说道:“邪邪正正,皆是修佛,善恶皆他人所品评,而再过得数年,数十年,即便无贫尼在,天下也仍是这个样子,佛尊不若早日皈依圣气,再修新佛缘,往后善由心生,恶亦心生,不在于所接受圣气,不知佛尊以为如何?”
  “腐气皆是贪欲所生,吸食会让人贪欲放大,你给人灌注腐气,如施人烦恼,把罪恶加诸他人之身,这等‘不行阴德使聪明’之事,便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圆慈十分淡定,而且每每都能够找到攻击对方的办法,而且引经据典,这让女尼也十分气结。
  不过女尼当然不会就此作罢,说道:“诸佛菩萨只论心,岂论佛衣或镶金?世间之气人尽尝,自有慈悲观世音!诸天神佛,心念起伏,谁善谁恶,不是佛尊而定,亦不是等阶而定,观天下民生、世间声音悲苦,也自大有人在,而气息由天而来,由地而生,有运而起,由命而衍,却是不可避免!孰重孰轻,佛尊不知?”
  圆慈听罢,忽然笑了起来,随后梦幻泡影一指对方,说道:“看来阁下天地纵横这么多年,还不明白‘缘起缘灭,因果轮回’这简单的道理,须知‘妄念一生佛即灭,佛灭六欲乱净心,净心一去再无主,六道轮回在眼前’!你干涉他人命运,今日因果已到,受戒吧!”
  女尼咬牙切齿,最后给圆慈定了个干涉他人因果的罪名,想要摆脱却已经不可能了,而占据了舆论的风向标,圆慈怎么可能还会放过她?起手就是一鞭子,嘭的一声,周围顿时陷入了梦幻泡影之中!
  女尼虽然在理论功夫上给圆慈干掉了,但凶性当然也涌了上来,躲过了梦幻泡影,顿时脚步踏出,瞬间和冲过来的李破晓面对面,随后一伸手就以迅雷之势双指点在了李破晓的脑门!
  李破晓仗着破晓金身,根本不理会这纤指一击,竟生生的撞了过去,一剑捅入了对方的腹中,并且打算把剑刃移向对方的心脏!简直是残酷至极的打法!
  我心中当然倒抽一口寒气,一个是无法之地,一个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也不知道这一指点中李破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现在李破晓这一剑,已经在她体内冒出滚滚黑烟!
  嗡!
  几乎是中剑的那个时候,一声嗡鸣,李破晓金灿灿的脑门忽然就急转变黑,双目也由清晰的颜色一下子变得浓墨重彩起来,全眼都变成了黑色!
  腐化了!
  我脸色一变,再也不能站在这里不动了,立即说道:“其他人配合佛尊破佛塔,这女人由我和李破晓缠住!”
  圆慈虽然听到我的话,但旺财剑却不停,趁机直接砸到了女尼的脑门上,可这时候,女尼却消失不见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