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三十八章:神妙
话音刚落,那树灵又出现在了我面前,仍旧是双手合十的样子,但很快它就缓缓的实体化,变成了一个身穿嵌满珠宝白色袈裟,剔着光头的女尼,这女尼模样清秀,但却也不是特别的美丽。
  
  “这片天地,将毁于一旦,你能救世么?”女尼双目闭着,十分平静的问我。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片世界能救我也救,不能救,我也会倾尽全力去救,不知道这回答,前辈可宽心?”
  
  “至死方休么?”女尼睁开了双眼,她的双目很漂亮,宛如有神妙的光彩藏匿其中,真不愧是神妙宝树。
  
  “对,和腐气至死方休。”我没有犹豫说道,女尼点了点头,说道:“你取的是树脉之气,我是大树之灵凝形,你取它气息吧,不过我需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想了想,这么便宜的事情,总不能爽快答应,得问清楚才行,所以说道:“还请前辈直言。”
  
  “我要跟着你,直到你救世为止,若是你没有救这天地之生灵,我便不轻饶你,你答应么?”女尼很正直的说道。
  
  这一次,我没有犹豫就点头了,说道:“不止是这个世界要救,但凡给腐气所污染的地方,我都会去救,还请前辈放心就好。”
  
  女尼点头,随后飘然让开。
  
  我缓缓的走到了她身边,紧接着手触及到了大树的表面,开始快速的萃取其中的树脉气息。
  
  这一边的抽取,心中对这神妙宝树的神奇深深感到震惊,这可比那方天树和剑胚神树要神多了,它竟然久闻佛道而成佛,甚至有了自己的灵性。
  
  不过也不知道这女尼算是什么体质了,按照我所知,她应该算是妖才对,而且还是只树妖,不过精通佛门道法,拥有一颗佛心的妖,它也是佛不是么?
  
  很快,我几乎把整颗大树的脉络灵气抽取干净,同时还拐来了一女佛妖,这趟算是十分圆满的一行,只不过也不知道对方跟着,前途是好是歹了。
  
  看到我飘起来,那女佛妖也飘了起来,随后跟着我返回了圆慈超度众仙佛所在。
  
  圆慈看到我忽然带了个女佛妖,顿时是脸上震惊,嘀咕道:“你小子,又去哪拐来了个妹子?这气息,该不会是……”
  
  “马上这里也要溶界了,就算是九重天的元气,也带着一定的魔化气息,神妙宝树放在这也是被毁的下场,所以她化形跟了出来,也算是监督我拯救世界呢。”我连忙说道。
  
  “哎哟,你倒是上辈子积了多少的德,这辈子运气那么好?我是知道这神妙树有树林,却没想到都成精了,你可真行!不过你得小心点,她现在可是虚体的状态,还是早些让她恢复下身体吧。”圆慈又继续开小差说道。
  
  看着我带着的女尼双目闭着,一副四大皆空的样子,李破晓免不了也凑了过来,皱眉问道:“哪里拐来的小妖精?是好是歹你可知晓?”
  
  “羡慕么?”我露出了白牙,挑衅的笑容无时不在。
  
  “早晚有一天你会死在女人堆里。”李破晓啐了一口,十分的不满我带个不明不白的女妖精。
  
  我无所谓的耸耸肩,然后说道:“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你受不了,还不准别人受得了?”
  
  李破晓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难看,哼了一声说道:“后面的话你别说了,我忍不住的,会动手。”
  
  “嗯,放心吧,我低调,我不说。”我嘿嘿一笑,这表情气得李破晓怒哼一声,但强忍住没发作。
  
  女尼看了我和李破晓一眼,知道我们传音,但不知道内容,所以只是一脸的懵懂,似乎觉得我俩都很复杂。
  
  这时候,超度仪式还在进行,东方伏则坐在了戾血莲上打哈欠连连,如雪和净莲在那玩玩具,至于东方瑾和伏天晓,已经到了戾血莲那里恢复失去的法力了。
  
  我和佛门的情感不是很深,礼貌行礼之后,就返回了戾血莲那边,而那树妖女尼也飘然跟了过来,这是打算跟我一辈子,看我怎么拯救世界了。
  
  东方伏上下打量着这树妖,嘿嘿一笑说道:“看来对于女子,你小子很有一手嘛,这就又拐来一个。”
  
  “老怪物,别胡说八道,孩子在这里呢。”我骂了一句,而如雪似乎听到了,立即高兴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叫着‘老怪物师爷爷’什么的。
  
  我心中一怔,东方伏顿时瞪了我一眼,不过却似乎非常喜欢这称呼的样子,很高兴的抱起了孩子,说道:“师祖爷爷就是老怪物,老怪物就是师祖爷爷,那你喜不喜欢老怪物爷爷呀?”
  
  “喜欢,如雪要飞起来。”如雪两眼发亮的说道。
  
  东方伏笑得黄口白牙都张大了,把如雪跟布娃娃似的抛了起来,这孩子梦想飞行都不知道多久了,见自己竟飘了起来,也不害怕,咯咯笑得更是厉害。
  
  “大小怪……”我顿时想要感慨一句,但发现似乎也不妥,这不是把自己女儿也骂了,所以直接闭了嘴。
  
  结果东方伏来劲了,更是猖狂的说道:“嘿嘿,就是大小怪物才好,你以为你有多正经似的?”
  
  我哼了一声,也不跟他接过话茬,免得孩子学了去,现在孩子通了语言,很多东西一学就会,一会回去了真教出个小怪物来,媳妇姐姐还不定要让我跪刺果呢!雪倾城九泉之下,也会把我耳朵给说红了。
  
  “唉。”想到了雪倾城,我忽然没来由叹了口气。
  
  “啧,你这臭小子,这时候叹什么气?”东方伏瞪了我一眼,觉得我搅了他兴致。
  
  我看了如雪一眼,又看了东方伏,传音道:“师父,我是想起这孩子母亲了。”
  
  东方伏愣了一下,脸也沉了下来,他是知道孩子出身的,毕竟对这孩子的事情,他最在意不过了,所以沉默之后,他说道:“哼,这孩子谁都欺负不了,以后我就是她亲爷爷,谁敢对她不敬,老夫就杀了他,大卸八块!碾成齑粉!”
  
  我怔了怔,骂道:“老怪物,人家看到你都怕了,谁敢欺负她呀?你别咬牙切齿的,你看孩子可要哭了。”
  
  似乎发现东方伏没来由的狞着脸,如雪果然嘟着嘴要哭出来了,这顿时吓得东方伏手舞足蹈起来,一挥摸着她的脑袋直道歉安慰,一挥差点没给自己扇耳光。
  
  我也不再搭理这瞬间萌化的老怪物,看向了正盯着这一幕发呆的女尼,说道:“前辈,你如今还是虚体的状态,还是恢复下身体吧。”
  
  结果我话才落音,东方伏就扭过了头,变脸就骂道:“什么?你这浑小子,你叫她前辈?那老夫还不得叫她道友了?你这不孝弟子,是专门让老夫下不了台面的吧?你跟她称姐道弟老夫不管,把这小辈放我头顶上,小心我揍你!”
  
  我一惊之下,试探性的看向了那女尼,说道:“您看这……”
  
  “你叫我神妙就好,我们是同辈,并无高低之分。”神妙立刻说道。
  
  “看到了没?你这小子,不懂规矩,你不知道老夫辈分有多大,说出来还怕吓傻了你。”东方伏骂骂咧咧道。
  
  我对东方伏很是无语,刚才我也只是客气而已,他自己倒是较真了,不过辈份之事,现在弄清了也是好事,所以我连忙回了一礼,说道:“神妙道友,没来得及介绍,我是夏一天,以后叫我一天就好。”
  
  “我知道。”神妙说道。
  
  我暗道这名字实在是古怪,不过她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