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四十三章:厚道

  
  众人听我描述东方家的阴谋,都仿佛如置身其中,跟着七上八下,而东方瑾也再一次听闻了东方固和东方鱼更详细的阴谋,表情一路带着茫然和复杂。
  
  也好在东方伏逗孩子都来不及,要不然全程让他认真听完,怕中途得骂娘无数次,当然,对于结局,大家都心情复杂,毕竟东方家和夏瑞泽的联手,也将会是不大不小的麻烦。
  
  不过这些麻烦,都没有即将到来的溶界,还有腐化的压力,能让师兄师弟们如剑悬顶,这些麻烦才是真正的大麻烦,因为这些事早晚会成为大家不得不面对的事情。
  
  进入了驻地,我安排了东方伏和如雪后,还见了之前天东一行后,劝离天东来到天南的一群仙家,当然,只不过是草草见了一面,就随众仙前往叶家的驻地,毕竟叶家在这里还算是老大。
  
  叶家的宝船还是那么的奢华,而且看着最近又扩大了不少,设施储备精良,不愧是古神界一线的超级门阀。
  
  相比之下,南部仙盟的君七星虽然厉害,但这些年来仙盟都给他儿子治理,早就不是他在那时候的名声显赫了,所以有时候还得给叶家面子,这也是双拳难敌四手的道理。
  
  “呵呵,君七星都来了,那两头金银龙还栓在宝船上呀。”我笑道。
  
  叶家的心腹许雁龙哈哈一笑,说道:“夏盟主请勿如此说,会引来误会。”
  
  “最近你们发展得很快嘛,可是收了不少东边逃仙?那可是我劝来的,你们若是包圆了,我们天一道可高兴不起来。”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许雁龙尴尬捻须,道:“夏盟主,这仙家何处来,何处去,我们也没办法控制不是?他们想要入我们中部仙盟,也就入了,想去南部仙盟,也就去了,总不能指定他们一定去哪儿吧?这样可不是收拢民心的
  
  办法。”
  
  我冷哼一声,说道:“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夏瑞泽带领九重天仙们过来了,你们尽管给我挡住了,我只负责五大世界这一块。”
  
  许雁龙顿时给我呛得咳了两声,连忙说道:“夏盟主,我们这不是同盟么?你也说过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总不能这时候说这种话吧?”
  
  “哦?那好,下次你们背着我干一些事的时候,也好好帮我想想,免得我有时候忘记你们还会记起有我这么个人在,你知道的,心中要没点数,着实可不着调了。”我讽刺道。
  
  许雁龙连忙拱手道:“夏盟主严重了,在下一定会提醒老祖,特别是关键时刻。<>”
  
  “那可就最好了,你清楚我为人,冷水浇多了,有时候血可是有些凉呀。”我笑呵呵的说道,这让许雁龙脸色唰的都白了不少。
  
  带我和伏天晓进入了宝船后,大殿那已经站满了仙家,我扫了一眼,大多是叶家的心腹,而殿内,叶家老祖叶箐瑛依然坐在了首座上,叶箐昱则站在了她身边。
  
  至于君亦烁和叶孤玄,则站在下面的左右首位,至于疑似君七星者,不在此列,因为下面的一群仙家都很眼熟,能一眼看出是哪个势力所属,比如商惊宙什么的。
  
  叶孤玄看到了我,神情颇为复杂,而看到我身边的伏天晓,默默的点了点头,算是见过了。
  
  至于君亦烁,见自己未婚妻竟对我露出这表情,颇感无趣,至于伏天晓,他直接就拱手传音了两句,我懒得截取,因为大抵知道这家伙是打算离间我们的。
  
  “夏盟主,有失远迎,还请见谅。”叶箐瑛仍然是一副总盟主的作态,她不出大殿迎我也很附和她的性子,而且我现在修为和之前没太大的区别,至于衍天功,就更不用说了。
  
  “在下此次东行,本来是秘密行事,如今竟落得个人尽皆知的下场,脸皮都丢进了,怎敢让叶盟主亲迎?”我自嘲笑道。叶箐瑛呵呵一笑,说道:“也是夏盟主这误打误撞,才让这么多的消息流通过来,又怎么能说是丢脸呢?也算是大功一件了,如今九重天已然溶界,截教侵入在即,对我们而言,已是一件迫切做出决定的大
  
  事,夏盟主亲历于此事,不知道可有想到什么好的建议?”
  
  “能有什么好建议?他们种他们的田,我们种我们的菜,想要过通道入五大世界,呵呵,想都别想,我天一道一个都不打算放下来!”我毫不犹豫的说道,脸上是不可否定的表情。
  
  叶箐瑛听我这么一说,脸色不由一凝,这话语带双关,意思是就算是叶家,也得经过我的同意。“呵呵,夏盟主做事,仍然如此斩钉截铁,雷厉风行,我们当然会遵照协定,尽可能不放外仙踏足五大世界,不过眼下局面紧张,总不能抱着死局不放,若是截教势大,而要取道此地,我们又该如何?总不
  
  能斗得个鱼死网破吧?”叶箐昱毕竟是叶家的脑袋瓜,不可能眼看着我把天聊死了。“不斗一斗,又怎知道我们自己有多少筹码?叶道友,你总不会以为自己高枕无忧坐在这里是享福的吧?没事的时候把钱财搬出来晒晒太阳,有事就往我天一道一躲,让我们天一道来?”我话锋一转,冷冷
  
  的斥问。<>
  
  “夏道友!你怎的如此说话?”叶箐昱气得脸色发青,我半眯起了眼睛,淡淡的说道:“嗯?之前我们的协定,不是这样说的么?要不要我把盟约展示一遍?”“你!”叶箐昱气得够呛,当时虽然说过是同盟御敌,但也分了主次和各自任务的,叶家守住上面,把住财路,而我们把守下面的大门,大家各有各的防区,但因为近来投靠东边的多,叶家生意当然没那么
  
  好了,所以难免有点怨念。“叶道友,你可别告诉我,之前通道刚开的时候,你们叶家一分钱都没收到?当时你们可是赚得盆满钵满,这宝船,也比我出去的时候大了一圈吧?你们往下面塞了多少的仙家,我们可都有安排的!如今,
  
  夏瑞泽那边起了变化,来的人少了点,你们收入降低,但不从自己这里找问题,还打算把问题抛给我们?这可就太过分了吧?”我冷冷说道。
  
  叶箐昱听罢,要是他会跟你讲道理,他就不是叶家的人了,所以就打算对我再来一段反驳。
  
  不过这时候,君亦烁忽然站出来说道:“夏盟主,难道那边溶界提前,不是你东行之过?”“哇,你小子是没经历过风浪,还是年轻气盛没见识?既然我去一趟那边就溶界了,那你怎么不路过东边一趟,看看会不会结束溶界把界封起来?”我反嗤道,这一句把君亦烁给打得是体无完肤,让众仙都
  
  觉得大没面子。
  
  “夏一天,休要逞口舌之快!做人要厚道!”君亦烁咬牙切齿。
  
  我却不禁看了叶孤玄一眼,但这一眼,却发现她双目正灼灼如火的看着我,不由就觉得刺目,我避开了目光扫向了君亦烁,道:“那你厚道么?”
  
  君亦烁双目阴寒起来,因为他也捕捉到了我和叶孤玄的瞬间目光对视,这无疑比当众羞辱他还让他愤恨,因为一直以来,他都是觉得我是他和叶孤玄的最大绊脚石,恨不能把我挫骨扬灰。
  
  我心中也有些不禁有些发虚,当然,那可不是怕了君亦烁。
  
  “呵呵,我说这么热闹,原来是名震天下的夏盟主回来了,老夫游历九重天,倒也是在东边听过夏盟主的一些传闻,今日有幸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呀!”就在这时候,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外面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