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四十四章:庆功
    听着这声音,沧桑中带着丝丝入扣的磁性,有点像是君亦烁,但远远比君亦烁成熟稳重许多,而这一句话,显然也比君亦烁要老道不知道多少,既是点明了知道我,又点明了自己来自于九重天,而且还是
  
      从东边来的,听过我的传闻,根本不会害怕我的到来。看来东边溶界后,竟真的陆续下来了当年从这里上去的恐怖存在!而君七星能够在众多老怪中挂齿多年,又凭借自己的实力冲上九重天,没准还真有一定的实力,加上七星逆换**,听说非常厉害,也不
  
      知道真的假的。“如果在下猜得没错,前辈应该就是踏破虚空,已成九重天仙的君七星君前辈吧?”我笑了笑,你君七星来至于九重天,是个九重天仙,不过我师父东方伏可也同样来至九重天,而且两千年前纵横上面了,
  
      这是祸害了上面又跑下来祸害这里了,所以说起来,这本事就高下立见了。
  
      “哈哈哈……不愧是夏盟主,竟仿佛与我早早有缘,未见其人,只闻其声便可辨别出老夫是谁!”我还没扭头,一个身影已经错开了我,走到了我眼前,并且还在我眼中一晃来到了君亦烁的面前!
  
      我深吸一口气,虽然不是真的害怕,不过这身法和速度,也着实惊人了,能够在我不知不觉出现,再转到了君亦烁的面前,这一手换成别人,怕能把人震得说不出话来。
  
      也果然不出我所料,包括叶孤玄此时此刻都朝我投来了担忧的目光,至于其他的仙家,叶家那部分表情十分的复杂,而南部仙盟则就差欢声雷动了,因为君七星这一手,独步这里基本没什么悬念了。
  
      一出手就威慑别人,这是老怪们常用的手段,这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的,谁知道谁比较厉害?所以当然只能凭外表来看了。
  
      岂不知九重天仙有强有弱,应劫期同样也如此,好比云浮顶一战,李破晓还独斗五大九重天仙而只是苦战呢,这君七星还不至于吓到我的地步。“孩子,你说你,怎么如此的沉不住气?夏盟主只不过是在点醒你,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站的位置,越过去了,对谁都不好,是没有谁会和你好好说话的,现在明白了么?”君七星淡淡一笑,拍了拍君亦烁的
  
      肩膀。
  
      “是,爹!”君亦烁面露感动,仿佛受到斥责还是莫大的恩惠似的,而看向我的时候,眼中已经燃起了熊熊火焰,就仿佛一个被欺负狠了的孩子,眼下靠山回来了。
  
      君七星说罢,转过了脸,这才上下打量起了我来。当然,我同样在肆无忌惮的盯着他看,这君七星俊朗不输自己的儿子半点,而沧桑感上更是胜出许多,而他剑眉之间还有一痣,让他整体形象犹为让人难忘,加上一身的灰白相间道袍,手长脚长的,品相
  
      不俗,确实是称得上仙风道骨的帅哥,甚至有一副得道高人的势头。
  
      “夏盟主,老夫君七星,在这可算是与你见过一面了,听闻几位同道说起你,他们可是给与了你十足的肯定,甚至说你实力还在他们之上,不知此事真否?”君七星笑道。
  
      我暗道这君七星怕是跟夏瑞泽那边还真有过接触,不过听叶家的口齿,又不大像的样子,而他能来此,恐怕也不会是夏瑞泽的说客,要不然叶家早就偏向截教了,怎么会还跟我谈溶界后和截教的关系?“张道罚?”我忽然蹦出了三个字,原因很简单,张道罚唯独不是夏瑞泽召唤来的,而是投靠过去的,那这君七星不愿意和夏瑞泽一起,怕就是和张道罚相识了,毕竟那家伙出身神秘,看着又不像是野路子
  
      ,没准是截教之外势力的。
  
      君七星捻须看着我的时候,目光中带着一抹兴趣,说道:“夏盟主目光毒辣,怪不得连张道友都十分的推崇。”我心道果然如此,那这就意味着以后溶界,九重天仙下来也不全都是冲着夏瑞泽去的,恐怕还有往这里来的,甚至大海,甚至于其他的部洲,好比妖族和巫族的九重天仙,也有可能会下来,而这个古神界
  
      ,怕很快就会进入天仙割据的时代了!
  
      但我相信,夏瑞泽肯定早就想到了这点,他有自己一套经营理念。
  
      “君前辈,小辈们之间的事情,怎劳得动前辈大驾,要不我们……”而这个时候,叶箐瑛忽然发话了,不过话还没说罢,君七星就笑着拱手,说道:“叶道友,千万不要以前辈相称,我只不过是当年忽得一道机缘,由此而先道友一步上了九重天,并且虚混多年,而道友选择
  
      留在这里,也是考虑到叶家的情况,所以如今溶界后,以道友天资,早晚都是同辈之人,那现在叫道友和以后叫,又有什么区别?”
  
      叶孤玄眼里闪过了一抹怅然,不过也不好拂了君七星的意,就说道:“既然如此,那君道友,我们如今面临截教溶界危机,你说该当如何?”
  
      “是呀,爹,大家都等着你发话呢。”君亦烁也顺便抬了抬他老爹的屁股,这的意思是他老爹现在才是大家的老大,他说的话才作准呢。君七星笑了笑,却也不反驳自己儿子,而是说道:“截教统一,势不可挡,不过我们毕竟是名门正派,如何深处水深火热中,火中取栗,共同合作或者走不同的道路,才是我们要去想的,但现在,我要说的
  
      和之前说的还是一样的,因为我们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其实应该还不在东海那边,而是在这里。”
  
      “这是当然,君前辈,此事我们应该深思熟虑才是,确实不该在此处谈及东海之事,不过我们这里……”叶箐昱说罢,他显然知道君七星嫌人多嘴杂了。
  
      君七星点头继续说道:“今天夏盟主刚来,其实应该是大家值得高兴庆贺的事情,我们又怎么让这些繁琐的事情耽搁了?应该先做个庆功宴嘛!难道不是么?”
  
      叶箐昱一听这话,顿时拍起了手,说道:“不错,君前辈说的对,我们应该先给夏盟主开个庆功宴,再讨论之后的事情。”
  
      我心中皱眉,君七星没有对我发难,反倒打算给我开庆功宴?这又是闹得哪出?难道要和我搞好关系?不大可能吧?不过,他也爆出了自己不属于截教方面势力的事情,倒是出乎我的预料,这张道罚难道也是正道?看着邪门的很,之前还打算对如雪不利,如果放现在他落单,我可是毫不犹豫杀人的,连他都是正道,那
  
      上面正道也好不到哪里。九重天的势力划分应该不会太庞杂,而张道罚和君七星见过面,却恐怕没有经过夏瑞泽那边,那很可能张道罚是个打算藏在截教里的探子了,那君七星打算借庆功宴的由头,恐怕要和大家定计的事情也要
  
      浮出水面了。
  
      难道是和截教对立的存在?
  
      果然,宴会布置得比较简单,而且参与的人却不多,最边缘的就是许雁龙这些亲信中的亲信了,伏天晓当然也与会了,不过他是中部仙盟的小跟班,眼下倒也不好和我走的太近。大家互相敬酒后,没有太多的寒暄,君七星于首座上忽然笑道:“内部的事情解决了,外部的事情才能去对抗,那我们就先说说,小儿与孤玄的婚事吧,这件事解决了,再说其他,不知道叶道友觉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