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四十六章:婚谋
    “什么道盟?还有比截教更大的势力不成?”我皱眉说道,心中却有些意外,因为敢和截教对立的,至少也得阐教什么才行吧?怎么会有那么个道盟?难道这阐教不存在,反而是道盟才是正统?“呵呵,更大不敢说,但也不是截教敢小窥的,毕竟我道盟集天下仙道精英,继承元始天尊之志向正统所创,已经于九重天存在数不尽之岁月,为九重天的秩序也立下了汗马功劳,眼下更是抵御黑化腐气之主力!而夏盟主独立抵抗截教,殊为以卵击石,但若是愿意共享五大世界,道盟必会倾尽全力,守住五大世界的入口,到时候截教就算夺得了古神界,以此为大本营,我们亦不担忧,也开启自己的出入口
  
      ,引九重天之气而灌溉五大世界,从而也有了自己的溶界大本营,到时候,我们互有所持,他们必不敢窥视五大世界。”君七星自信傲然一笑。
  
      我心道果然如此,说了那么多,总算把‘道盟’引了出来,这居然是拜元始天尊的联盟,名头和通天教主的截教果然有的一拼。不过听他们的意思,却是要将五大世界大门也打开,也引入九重天的重元气,那到时候五大世界的黑化也在所难免了,这点是我最不想看到的,所以我立刻说道:“君前辈所说,我当然需要认真考虑,而道
  
      盟到底如何,光靠君前辈所言,我所知甚少,所以合作与否,也无法立即决定,君盟主以为如何?”
  
      君七星眼睛微妙的闪过一丝难查的寒光,但很快却笑了起来,说道:“夏盟主觉得,老夫还不足以代表道盟对么?”
  
      “正是如此。”我眼不眨心不跳的说道,难道你还敢一剑朝我刺过来?“很好!不过眼下截教溶界在先,溶界之处皆在他们势力范围之内,我们道盟眼下下来的仙家,不过寥寥可数,都是靠近此地,或者是在此地不远,以散修为名,行道盟之事者,要等到道盟仙家大量下来,恐怕还在溶界入口扩得更大之时,但若是等到那时候,夏盟主会否觉得太迟了?”君七星以反问的语气问我,意思很明确,现在不计划,等道盟真的大规模下来,可就不是这利益分配了,到时候五大世界和
  
      截教占古神界一个道理,怕连商量余地都没有。我冷冷一笑,说道:“口说无凭,怎么说怎么厉害,君前辈就不要再和我讲解什么,说得天花乱坠,不如真正拿出点实质性的利益出来,行了,此事我们就不谈了,此间本不是说婚事的么?怎么不继续说说
  
      ?”
  
      看我这么不识时务,君七星冷哼一声,而叶箐瑛姐弟更是脸色难看,现在闹得那么僵,而我还打算让他们谈及婚事,这不是合作谈崩还开庆功宴么?估计一杯酒都喝不进去!
  
      果然,场面一片的寂静,尴尬到了极致,现在谁说话,显然都不合适了。
  
      不过就是有那么一个人,对这件事根本上没太在意,因为她连自己的命运都把握不住了,谈什么把握现在联盟的分合?
  
      “我不愿嫁他!”叶孤玄正是这个人!而且,还把原来从不敢说出口的话,在眼下这个最尴尬的时机说了出来!
  
      所以,千算万算都没算出这一遭的叶家老姐弟,以及君家父子,这一瞬间,竟都没反应过来!
  
      嘭!
  
      一声桌子给砸裂的响声震得整个大殿瑟瑟抖动,叶箐瑛满脸寒霜,双目死死的瞪着自己的侄女,怒道:“你再说一遍!”
  
      叶孤玄银牙紧咬,双目中的泪花几乎滚落下来,但双眉的紧蹙,始终和以往一般的坚强坚韧,她只是暂停一下,就说道:“我不嫁君亦烁!”
  
      “你敢!”叶箐瑛这下子坐不住了,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仿佛叶孤玄再不给她个解释,怕下一刻就会给她一巴掌活活打死!
  
      叶孤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君亦烁,说道:“我不会嫁给你!”君亦烁怔怔的站在那,仿佛从刚才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石化了!我当然理解他的心情,自己已经得到了叶箐昱的首肯,也得到了叶箐瑛的应承,甚至叶孤玄本人也默认了,加上自己老爹在他最势弱之时,
  
      带来了天大的利好和后台,怎么说,这婚事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随时都能够把美娇娘拉入自己的新房!
  
      然而,眼下正是这位美娇娘在这时候当着自己最讨厌、最想看到对方吃瘪的人面前,拒绝了这档婚事,这让他接受不了!
  
      君亦烁似乎越想越愤恨,双目从恨恨的看着叶孤玄,最后狠狠的看向了我。我一脸的面无表情,而君七星坐在我对面,当然也知道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脸上像是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阴霾,但他也不是凡俗虫洞的仙家,所以很快还是看向了叶孤玄,转换迅疾的柔声说道:“孤玄,怎么了?你小时候,叔叔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和亦烁从小到大青梅竹马,每次叔叔带亦烁去你家,你俩都是相见恨晚,玩得很好呀,儿时,我更是与你父母定下过口头的婚约,眼下你们都长大了,一个长成了绝世佳人,一个成长得出类拔萃,正是美玉良缘,为何忽然要拒绝呀?哦,叔叔知道了,肯定是亦烁近来将此事时时提起,让你困扰了对不对?你放心吧,回头我领他回去,把他揍一顿给你出气好不
  
      好?”
  
      叶孤玄可不是小孩子,在叶箐瑛强势抓权之前,她可是中部仙盟那位杀伐果断,临危无惧的叶盟主,做下的决定,又怎么可能会更改?这时候她已经选择了这条反抗之路,就算是十匹马都拉不回来了!
  
      “君叔叔,抱歉,我不能嫁给他!君盟主出类拔萃,想必要找一位适合的佳侣,必是不难,何须择我?我说不嫁,便是不嫁,不为什么,只为我自己!”叶孤玄断然说道。这话,当然让君七星和君亦烁心下一凉,当然,更多是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毕竟现在不是两家在场,互相之间怎样,也是两家之间的事,关键还多了我这旁观者,而从很多的事情看起来,这件事又和我
  
      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又怎么能让他们不光火?
  
      合作让我拒绝,婚事也黄了,那他们的老脸不等于丢尽了,这让叶箐瑛已经气得浑身发颤,怒道:“你这不孝孩子,看我不打死你!”
  
      叶孤玄双目带着决然,自然是想到了这一步,我心下也警觉了起来,当然不可能让叶箐瑛动手,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叶箐昱却拉住了自己的姐姐,说道:“大姐!不可这般!”
  
      叶箐瑛已经气头上,看自己被拦住,顿时瞪了一眼叶箐昱:“连你也要拦我?!”“大姐!自家的事情,自家里解决,何必当着这么多前辈和同道的面子?孤玄一向自主,一定是心里有些什么自己的想法,方才会这样!要不今日先谈到这里,来日方长,岂可因一时一刻而定此等大事?”
  
      叶箐昱就算是贪婪,但也不愧是叶家现在的头脑,关键时刻也拿出了该出手的毒计!
  
      这是打算把我排出去,然后好让叶孤玄落单,到时候他们两家明推暗送的,还不把叶孤玄给办了?犯得着经过我这一关?
  
      叶箐瑛虽然冲动易怒,不过和自己弟弟手足默契,一眸一念都能够瞬间明白,顿时咬牙点了点头。深知这次要遭殃的叶孤玄,身子不禁怵然一颤,求救的目光忍不住看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