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四十七章:孽障
“叶盟主有什么话,还请直说就是,虽说阁下婚姻大事,不由我做主,不过若是有其他事情,我们朋友一场,但可直言。一秒.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我毫不犹豫的问道,如果面对女子的求救之意而断然拒绝,我就不配做一个男人了
  
  ,因为很可能我的一个决定,会影响她的一生,而若是我能帮到她却就这么离去,很可能她的人生是完了,孰轻孰重,已经毋容置疑。
  
  叶孤玄想了想,忽然咬牙说道:“你带我走,我不想留在这里!”我愣了一下,旋即看向了叶箐瑛和叶箐昱,甚至君家父子,我也不得不扫上一眼,因为叶孤玄的话实在来的太突然,让我带走?这是哪门子的说法?就算你叶孤玄说话简洁明了,做事雷厉风行,可也不能
  
  这么简单到让人误会吧?
  
  果然,叶孤玄这话,在其他人心中如同往水里丢了枚鱼雷,轰一下炸开了灿烂的花儿!
  
  这似乎在告诉大家,这件婚事,恐怕和我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呢!
  
  “你们……”君亦烁浑身气得哆嗦,指着叶孤玄,脸上已经是白成了一片,这个时候他要还能忍住,那可就不是君亦烁了。“这是为何?”我当然不能就这么带走叶孤玄,毕竟君七星说出了‘道盟’,我总得投鼠忌器,因为东方伏说过,这九重天上的势力每一个都大得难以想象,我要和君七星搞崩了关系,还能因利益谈妥,但如果
  
  成了死仇,这事可就没完没了了。
  
  “我让你带我走!我不想嫁给他!”叶孤玄仍然咬着银牙,随后飘到了我身前,认真的看着我。
  
  我再度愣了下,而这时候君亦烁已经忍不住怒道:“我就说了,你们两个肯定有奸情!好你们这对狗男女,我今日若是让你们离开这里,我就不叫君亦烁!”
  
  我皱起了眉,对君亦烁说道:“君盟主,此事断不可乱说,我与叶盟主可是连手都没有拉过,更别谈什么奸……”
  
  结果我这句话没说完,叶孤玄一拉我的手,就朝外面飞去,我心里瞬间跑过一千只羊驼,暗道你这小妮子不是打我脸么?
  
  而这时候,叶家姐弟和君家父子怎么可能会让我们俩手拉手的离开这里?
  
  君七星碍于脸面,当然没有出手,但叶箐瑛当然不管这些,嗡一下就拔出了剑,瞬间拦在了大殿门口,而那张风韵犹存的脸上,已经是拧出了皱纹:“若出此殿半步!莫说盟约,只认剑利!”我微微蹙眉,最看不了对我拔剑的,不过现在能和平解决,总不能当场把叶孤玄带走,这要是真出了大殿,恐怕传出去就是我进叶家劫了叶孤玄了,我就算再热心肠,也不能陷我天一道诸仙于未知危险之
  
  中吧?“叶盟主,切莫着急,此事我们当从长计议。”我从温暖的柔荑中抽回了手,轻咳一声说道:“我也知道叶盟主肯定是把我当好朋友,一定也有事与我相商,但断然不是诸位想的那样,若不然这样吧,诸位先冷静下来,我且随叶盟主先走一步,看看叶盟主可是有些什么负担而不愿意与君盟主成婚,大家觉得如何?而若是一些小问题,在下不才,倒也可以说解一番,当然,如果实在是说不通,可也怪不得我,
  
  如何?”
  
  我这话,让本来面色阴霾的君七星脸色正在调整,而君亦烁就不说了,完全不是以前的他了,现在剑都拔出来了,就差没把我当手撕牛肉了。
  
  至于叶箐瑛仍然面带一抹狠戾,只有叶箐昱沉下了脸来,说道:“夏盟主,你看这是我们的家事,婚事也是自古劝和不劝分,这个时候,你可不应当搀和进来,否则难免引来不必要的误会,你觉得呢?”“呵呵,叶道友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虽然你们是她的家人,不过人家的终身幸福,可也不是你们能左右的,你们将心比心反过来想想,如果是我是你们长辈,把你们许配给一个不喜欢,甚至会误了终生的
  
  人,你们会如何?”我冷冷一笑。
  
  叶箐昱顿时是脸垮了下来,道:“那也不是该你来说的,我们是他们的家人,难道还会让她误入歧途?”
  
  “歧途不歧途,似乎也轮不到叶道友说吧?”我笑了笑,而叶孤玄比我要狠,直接说道:“我的事,不用谁来操心!”
  
  这话顿时把叶箐瑛气坏了,怒道:“叶孤玄!你现在已经不把叶家当家了么?!”叶孤玄咬牙,可以说,此时已经把她逼入了物极必反的境地了,在众人都看向她的时候,她深吸一口气,道:“那你们呢?可能将我当成一家人!?为了巩固你们自己的势力,想把我嫁给谁就嫁给谁,我不
  
  喜欢他,不爱他,不愿意嫁他,有错么?”我看向了叶孤玄,心中也不禁翻起了一阵波涛,她会说出这句话,显然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她的心境挣扎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在家族的威逼下,在君家的胁迫中,她就跟风中的小草,不得不随风摆动,
  
  在人生随时沉沦之下,就算是抓住一道光,换做是我,一样会急不可待的拼命抓住,所以叶孤玄一点错都没有,这恐怕也是必然的结果。
  
  如果这时候身为她的朋友,也是曾经背靠背将生命交给彼此的战友,我不拉她一把,那这件事我就是不厚道,是令人鄙视的!
  
  “你住口!”叶箐瑛愤怒的说道,剑指自己的侄女,发狠道:“你今天若是走出这个大门,就再也不是叶家的子嗣!”
  
  被逐出家门,可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情,特别是对大门阀的子嗣而言,更是如此,所以东方瑾当时的心境我很理解,而现在,叶孤玄的情况,是同样的,只不过事情换成了另一件罢了。
  
  伏天晓从开始争吵到现在,存在感已经低得可怜了,眼下站在一旁多是不知所措,只能是看着我下菜的表情。我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叶孤玄,说道:“叶盟主,你并没有错,你不想嫁谁,那是你的权利,不嫁就不嫁了,也没人能逼你嫁谁,我既是你的朋友,也不能看着你给逼婚,不过,有些路既然选了,就不能
  
  回头,你可想好了,因为我只是尊重你的决定,并站在你这一边!”
  
  叶孤玄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走!”
  
  我心中叹了口气,看来此刻应该是摊上大事了。
  
  叶孤玄缓缓的带着我飞出大殿,甚至是飘过了叶箐瑛的身边,这时候,连我也不禁心中一悬,毕竟谁知道这老妖婆会不会忽然发难。
  
  但预料不到的是,叶孤玄却到了大殿门口停下来,随后噗通的在老妖婆身后跪下,深深的磕了头,说道:“孤玄不孝,不能为叶家继往开来了,请叶家列祖列宗原谅!”我站在她身后,能够看到她几乎贴到地上的面庞那不断掉落的泪滴,心中也暗道一声可叹,然而这个时候,忽然叶箐瑛一转身,宝剑瞬间就朝着叶孤玄螓首落下:“孽障!我代叶家列祖列宗斩了你!!我们
  
  叶家!没有你这样的孽障!”
  
  “且慢!”君七星忽然叫起来,包括君亦烁,顿时也惊得愣住了,没想到叶箐瑛竟下得去手!
  
  我脸色难看,瞬间劫天神剑挥出,嘭的一声和叶箐瑛撞击在了一起!火星顿时四溅,叶箐瑛手中的宝剑直接磕出了极深的口子,可见这一剑她几乎是动了全力,要是换了别人接这剑,怕叶孤玄当场就香消玉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