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四十九章:不同
君亦烁恍然一悟立即就跟了过来,我皱起了眉,暗骂这君七星简直是狗贼得可以,这次不打算打了,而是打算来软的,而且难道我还能因此而赶跑君亦烁?
  
  不过我脸皮可不薄,笑道:“眼下叶盟主正气头上,源头正是令公子,何以君前辈要如此火上添油?”
  
  “两夫妻白天打架晚上和,夏盟主没听过这道理?”君七星行走江湖不知多少岁月,狡猾起来可不是叶孤玄能比的,也亏得只有他能上九重天,其他人真没脸皮那么厚的。
  
  我冷冷一笑,看得出,叶孤玄也很不高兴,甚至连半点面子都不给的说道:“夏盟主,我们走。”
  
  叶孤玄当然没办法赶走君亦烁,毕竟路是人家的,地盘也是人家的,难道还不让人走路了?而这也是不发起两大联盟大战的妥协了,我再不拿出点气魄来,两家到时候除了对着干,没有别的选择。
  
  为了一件这样的小事而死伤无数?
  
  那简直是开玩笑!我代表的是天一道仙盟,下辖好几个大型的仙盟,不知多少的弟子,说出去他们不嫌丢人我都嫌!
  
  很快,我就带着叶孤玄返回了驻地,而来的路上,这君亦烁倒也发挥了当年死缠烂打的招数,没有直接在我面前说话,而是以传音的方式不断的去骚扰叶孤玄,这让叶孤玄十分的心烦意乱。
  
  我也只能是充作耳不闻心净,这种事情有时候还得叶孤玄自己来解决。
  
  叶孤玄还是那冷冰冰的样子,一句话不说,这让君亦烁一路过来传音传得也是烦闷不堪,毕竟一个人自言自语,别人充耳不闻,这感觉放谁身上都会有挫败感,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了。
  
  我心中好笑,因为直到落地,叶孤玄也没有回他半句传音,而是跟着我一路走向了大殿那边。
  
  君亦烁也学会了自己老爹的手段,跟着我们打算进入大殿内。
  
  “对不住,这里已经是我们天一道仙盟的禁区,君盟主就不必进来了,我会安排侍从带你去隔壁偏殿用茶,随后我们再见吧。”我心中暗笑,来到了这里,还不是我想怎么玩怎么玩?难道你一个应劫期还能上天了不成?
  
  结果君亦烁也倔,道:“叶盟主也不是你们天一道仙盟的人,凭什么她能进?”
  
  “呵呵,我和叶盟主还有点事要说,况且,她如今已经给叶家逐出家门了,说好听点还挂着叶盟主的虚名,说不好听的,她现在不过自由之身,她与我进殿内,并无不可,我也不怕她会泄密。”我淡淡一笑。
  
  君亦烁咬牙切齿,道:“谁知道你们一男一女进入殿内打算干什么!?她可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不日完婚,岂能与你私自一起?”
  
  “你胡说什么!?夏盟主岂是你想象那般人?我和叶家,与你也再无瓜葛!你凭什么管我?”叶孤玄怒道。
  
  君亦烁给这一呵斥,立即软了下来,说道:“孤玄,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怎能说无瓜葛就无瓜葛?而且你现在和他一起走,却让我去偏殿?你觉得对得起我么?”
  
  叶孤玄冷哼一声,随后直接走入了殿内,我也不打算和这君亦烁说什么,看了周围两个应劫期守卫一眼,就跟着叶孤玄进去了。
  
  其实我也很为难怎么安排叶孤玄,所以带她去大殿,也有要问她的意思。
  
  站在了殿内,因为这里不是时时刻刻都有人,而来的时候,我也和俩师兄说了其中一些情况,是以这里是没人的。
  
  “夏盟主……实在不知道怎么感谢你,要不是你,我恐怕所托非人。”叶孤玄叹了一声道。
  
  我苦笑说道:“这没什么,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不止是你,连东方姑娘,眼下也给辞去了盟主之位,可算是和你同病相怜了。”
  
  叶孤玄听到东方瑾的名字,不由表情怔了下,她看了我一眼,说道:“那她呢?”
  
  “现在在后偏殿的宅院那恢复吧,这段时间也是累坏了她。”我说道,看她点头,我觉得时机差不多,就问道:“下一步,叶盟主有何打算?你身份特殊,呆在我这里,我没什么,却于你名声有损,毕竟叶老祖刚才是气头上,回头冷静下来,终究是要后悔的。”
  
  对我而言,叶孤玄不过是不满婚事而离家出走的‘小姑娘’,但东方瑾可不同,她已经去无可去,没有任何的退路了。
  
  叶孤玄眼中闪过了一抹的怅然,认真的看着我,喃喃说道:“我姑母刚才要杀我,若非是你,我早以入六道轮回,可如今你反倒劝我谅解,等待姑母回心转意,难道我真的那么不如东方瑾,没有足够让你留下我的理由?”
  
  “叶盟主,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一切都是在为你考虑,叶家如今和君家联盟越趋稳定,接下来还要牵上道盟这条线,而此番去和你姑母,君家他们相处,我已经明白天一道于他们而言不一样,不过是如鲠在喉的鱼骨,早晚会有一场纷争,我若是把你留在我天一道,那便是害你以后有可能和自己的亲人敌对,难道你没想过么?而你作为他们联姻的最后一块基石,缺失了会发生什么事,你难道还不清楚么?”我看着这位本来冷艳的女子,眼下变得楚楚可怜,心中也不由叹息。
  
  叶孤玄听罢我的话,心中如果没有触动是不可能的,只是她没想到我会分得这么清楚。
  
  “我知道了……你还是担心天一道会因为我,而与叶家、君家水火不容……”叶孤玄看着我时,带着一缕怅然。
  
  我不由一笑,说道:“我如果害怕,我就不会把你带出叶家了。”
  
  “可……”叶孤玄仿佛处于朦胧迷雾之中的女子,全然迷失了方向。
  
  “我带你出来,是想让你和叶家、君家都做一个冷静的抉择,而不是为了去拆散你们,你做什么选择我都会支持你,当然,前提是你不能后悔,明白么?”我不由提醒。
  
  说到这份上,叶孤玄哪还不懂我的意思,说道:“你觉得我现在说什么,都是不冷静对吧?”
  
  我点头,叶孤玄咬牙,随后说道:“那我怎样你才愿意信我?”
  
  “不是我信你,而是你应该信你自己。”我看着她有些赌气,不禁心中摇头,这叶盟主现在会有这样不成熟的想法,实在太不应该了。
  
  “如果我不走,不回叶家,你就不会赶我走,对么?”叶孤玄看着我说道。
  
  我想了想,说道:“你要不走,我能有什么办法,别人来抢你,我也不会让人夺了去,我面子还是要的不是?”
  
  叶孤玄眼中总算露出了一丝宽慰,说道:“嗯,那这事一言为定!”
  
  “那倒是没问题,不过也希望你考虑下叶家的处境,君七星之上,毕竟有个道盟,吞并叶家不在话下。”我不无提醒,如果联姻不成,问题自然会复杂化,到时候发展成什么样都可能。
  
  但我这话落音,叶孤玄目中却闪过了一抹属于她才有的光芒,说道:“若让君家做主,叶家所拥有一切,我不如都亲自夺回来!”
  
  我心下一震,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眸,发现没有纳灵法副作用感染过度的痕迹,才开始用正常的心态去揣摩她的意思。
  
  叶孤玄又斩钉截铁的说道:“叶家势力,多是我扶植起来的,我努力经营起来的叶家,也不是任人带入无底深渊的,真让他们胡来,我又怎么甘心?!”
  
  “你果然和东方姑娘不同。”我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