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五十三章:能耐
“叶盟主,还请不要如此,老夫也是迫不得已,要不您先放我一马,让我去和老祖商议一下?”许雁龙连忙说道,这老家伙虽说是叶孤玄提拔的,但实实在在怕还是叶箐瑛姐弟推出去的老人,不提拔也得提
  
  拔,只不过大家误认为是叶孤玄亲自把他带起来的罢了。『→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La叶孤玄根本不打算和他谈什么,带头对他进行了无情的追杀,一路急退之下,许雁龙总算逃出了使馆的外围,而不止是他,君亦烁变成虚体后,早就逃得不见踪影了,至于君家本家的应劫期本就不多,能
  
  凑够百来人过来就已经是了不得的数量了,要跟叶家比起来,还是盘子太小持不住牛耳,要不然君七星可也不会对叶家这么客气。“叶家如今还能和君七星平起平坐,但若是九重天的道盟一来,却也未必了!许道友若是还执迷不悟,不奉劝老祖回心转意,恐叶家两千年的基业,灭亡不过一朝一夕!!”叶孤玄杀了几个领头叫得最凶的
  
  后,也不打算真的打杀了曾经的战友和同伴,毕竟他们也在迷茫,也在被动的应敌,也就存在拉一把的可能,斩草除根太快,反倒是寒了后面一群观望者的心。
  
  许雁龙连忙一拱手,然后重重叹了口气,说道:“叶盟主,老夫知道了,老夫此行,必以死相谏老祖!纵使她当场把老夫打杀了,老夫也是认命了!”
  
  叶孤玄一句话也不说,果断收了剑后,就这样默默的看着对面一群叶家的子弟和联盟道友。
  
  君亦烁那边的散兵游勇也给我和李破晓他们杀得差不多了,最后也仅有近七八十个逃了回去,可谓是损失惨重,不过这终究也是逃了。
  
  看着敌人的远去,我看了一眼使馆,这片地方已经因为战斗波及,塌了好几处的地方,连大殿的楼顶都给打塌了,也不知道是谁手这么损。不过也免了我从殿门口进入,直接从破洞飘入了殿内,而两位师兄和叶孤玄等首脑,很快也跟着我进入了殿内,我大手一挥,就把大殿遮起来,然后看向了所有人,说道:“仗是打得爽了,但接下来,恐怕
  
  只有两个选择了,第一是想办法和谈,这当然要看对方的态度,但就目前的局面,这选项几率不大,而第二,就是难免恶战,面对的是叶家为首,以及君七星的为儿子讨回公道,大家可有什么见地?”
  
  “师兄,我想来恶战难免,你一出手就捏爆了君亦烁的脑袋,这仇结大了。”张小飞说这话的时候可没有同情,全是笑容。
  
  “一天,我也想这么试好久了,真他妈的痛快!怎么好事都让你全占了!”王元一咬牙切齿,我笑道:“行,下次我指着哪个,你立即上去帮我捏爆他脑袋!”
  
  王元一鄙视的看了我一眼:“你记得指那最弱的。”
  
  众人都不禁笑了起来,把原来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就压了下来,倒是最不长眼的李破晓又跑出来了,他说道:“现在是高兴的时候?这里离着宝船不远!”
  
  李庆和沉凝说道:“不要我们先去一道信息,稳住局面?”
  
  “我看这主意好。”张小飞连忙同意,他和李庆和向来对味。海师兄想了想,说道:“看这情况,我看先稳住他们,然后再往人神界那边跑,通道的风力不小,我们下去速度绝对不慢,而他们就算追上来,难道还能和我们在飓风区斗么?一旦我们返回人神界,可就没
  
  那么被动了,大家如今卯足劲都冲击应劫呢,底下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海师兄的建议是最接近我的想法,而言师兄却表情阴狠,说道:“稳住他们这点,我同意!”
  
  “咦,你也有同意我意见的时候?”海师兄好奇的看着言师兄,结果言师兄瞪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但逃跑,岂是我们天一道能干的事情?”
  
  这话,让李庆和、张小飞、王元一都脸上挂了红,包括我也尴尬笑了笑。
  
  李庆和轻咳一声笑道:“那师兄你说咋办?”
  
  “我和一天一起去负荆请罪!由他捏爆君七星那老东西的脑袋,我一剑斩了叶家老祖!擒贼先擒王,以一天现在的势力,我们怕什么?”言师兄一拍胸膛,一副气吞山河万里如虎的表情。
  
  我捏了捏眉心,看向了叶孤玄,她表情无恙,根本像是没听见似的,而海师兄顿时跳了起来:“好玩多了!就算你们成功了,上千的应劫期,你们两人能对付?”
  
  言师兄眯下眼瞅了海师兄一眼:“不试试,你咋知道不能?你难道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
  
  “我……你这勇夫!”海师兄跺了跺脚,气得半死。“嘿嘿,老夫倒是觉得言小友说的不错呀,杀杀杀,把他们都杀光!”东方伏传音给我说道,我连忙瞪了坐在莲台上的他一眼,不过老怪物坐在如雪身边不敢吱声而是传音,没有把这些邪恶理念让孩子耳濡
  
  目染,倒也让我感动了,所以通常这种时候,我当他什么都没说。
  
  我伸出手,压了压现场的对峙局面,看向了叶孤玄,问道:“叶盟主可有什么要说的?”
  
  “我听你的。”叶孤玄却很干脆的说道。
  
  我愣了下,暗道你这么说,我岂不是很被动,我看向了圆慈,说道:“慈心佛尊,不知您可有什么高见?”
  
  圆慈看了一眼身边只有个慈叶,忽然说道:“高见个屁,要不本佛尊给你算一卦得了?”
  
  “滚,你还是别说话了,一边凉爽去!”我皱了皱眉,而圆慈身边的慈叶已经是目瞪口呆,却也没见过自己一教佛尊竟爆粗口的。
  
  让圆慈算卦,这根本就是自讨没趣,他每次都算半卦,算完自己琢磨好久,恍然大悟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一眼就看出我也为难的叶孤玄又复站了出来,说道:“老祖做事一向恣意妄为,叶家亲信或无话可说,不过,中部仙盟却不是她能只手遮天的地方,我退出了叶家,底下必然从她者不多,我与投奔过来的道
  
  友谈过,若是引他们起事,至少有大半非叶家道友愿意过来,当然,前提是要定计不与君家、道盟为伍,才尽可行之。”
  
  我当然早知道叶孤玄的意思,如果不怕任何后顾之忧,只为眼前的局势而战,那她这一计可谓上上策了。“君家已算死敌,君七星为人看似对谁都和睦,实则此人心思狭隘,只不过比君亦烁更能隐忍罢了,眼下我如此羞辱他儿子,他面和心毒,只等机会灭杀我罢了,岂会真心诚意和我们合作?至于道盟,这种事情还远在东海,又有截教的势力盘踞在那边,如果不形成一定的影响力,要下界来恐怕还有一段时日,我们又岂能担心他们而自绝后路?老规矩,既然脸皮都撕破了,就不讲什么规矩了,况且谁知道这
  
  君七星有多大能耐?”我冷冰冰的说道,这个时候还跟他们来文的就不是我夏一天了!
  
  而且道盟那边即便反击,也只不过是我们太过强势,会进行压制而已,不存在一方死绝的理由,除非是因为把我们当成祖龙那边的势力而有些什么瓜葛了,所以怎么算,都是先攻划算点。
  
  叶孤玄第一个点头,而接下来,言师兄和海师兄,以及跑跑们都统一了我的意见,至于李破晓也只不过静观其变而已。“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着手准备吧。”我说完,拿出了通讯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