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五十五章:卖萌
    不过叶家和君家都有一个大前提,就是要大家冷静几天,请我过去一叙,打算将这件事好好的解释,并且大家互相的沟通一番,至于叶孤玄的事情,君七星没有提,这叶家也故意的隐没掉了,毫无疑问这
  
      里面有什么猫腻。
  
      结果这两家的信息刚刚过来不久,我正琢磨着他们打算干什么,而自己又打算怎么发难,我的通讯仪又震了,拿出来一看,这消息频道上的名字让我惊愕,因为他是最不该来信的人。
  
      恰逢叶孤玄疏通和联络旧部返回,看到我盯着通讯仪,她也好奇起来:“许雁龙?他何以会发联络你?”
  
      我也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就道:“看看再说。”
  
      说完,我很快读取了消息,包括叶孤玄也没有隐瞒,而这次的消息,却让我和叶孤玄十分的震惊。
  
      这里面的意思非常诡异,大致是他们那边说要等几天,实则是马上会来几个九重天仙,而且叶箐昱和君七星也因此已定计,要引我过去后当场把我围杀了。策反的事情,叶箐昱和君七星都不是笨蛋,稍微一些蛛丝马迹他们怎么不懂?所以他们置之不理原因很简单,他们的杀手锏是三天内陆续到达的那几个九重天仙,一旦擒贼擒王之后,我就算策反全部的叶
  
      家和君家应劫期都没用了,因为头领都没了,谁还会跟你混!
  
      “你觉得有几成是真?”我问起了叶孤玄,毕竟她比我要了解许雁龙这家伙,这老头是我放回去的,要他劝劝叶箐瑛,但这次他非但没有劝阻,还给我通风报信,这情况实在太过诡异!“七八成,他们没有别的选择,而且,许长老知道你的实力,有一举击杀任何人的可能,所以现在就选择给你通风报信,至少能保证出事了,你第一个不会对他不利,所以无论是你能赢还是你死,对他而言
  
      都值得赌一把。”叶孤玄说道。
  
      我点头一笑,说道:“想不到这老家伙那么狡猾。”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可是你和我在通道那会无意对我说的,我却一直记着呢,许长老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察言观色,谋取自己的利益,一向都很精准。”叶孤玄笑道。
  
      “嗯,这种事,当然是互利互惠,但只是通告我连我都能猜出的情报,未免太小看我的价码了。”我说罢,立即给许雁龙回了道消息,让他在这段时间里至少策反一百个应劫期,这毫无疑问就是投名状。
  
      许雁龙当然是叫苦不迭,不过回过来两条消息都给我直接霸道的回应了,因此他也只能是无奈接受,这次就算他能保住小命,也得掉层皮。
  
      叶孤玄噗哧一笑,说道:“你可真是能趁火打劫,他能做到这一步,我都觉得不可思议,这许雁龙可是老狐狸呢!”
  
      “老狐狸我也给他扒层皮,哪有三言两语说洗白就给他洗白的。”我笑道,当然也暗道这次运气实在太好了,连许雁龙这家伙都因为害怕给我干掉而提前通风报信了。
  
      不过圆慈用功德给我换运气,这恐怕才是运气爆棚的原因,当然我也不能说出来,有些东西说出来就不准了。
  
      “好吧,都是你厉害,哼,我给他去了消息,居然还敢不理我。”叶孤玄看着我羡慕说道。
  
      “他也有顾虑不是,赢了你就是主子,我却是外人,所以能秋后算账的可是你,他分得很清楚。”我笑了笑,叶孤玄只能说道:“好吧,也算他识趣。”
  
      “现在心情好点没?”我看向了她,关切的问起来。
  
      “为何不好?一身轻松,你不是说么,好歹都是这么走过来的,喜欢和不喜欢的事情,都不过是路过的景色。”叶孤玄说道。
  
      我点头一笑,然后说道:“那我就单刀赴会了。”
  
      “我和你去。”叶孤玄着急说道。
  
      “你去太危险,我带师父去吧,你还要统筹策反的事情。”我提醒她,结果叶孤玄摇头,说道:“有些事,还是说清楚好,况且他们一定也会觉得我应该来的,不是么?”
  
      “也好,到时候你可跟紧我一些。”我想了想,毕竟事关叶家,事关她的姑母,这件事始终绕不过去,所以免不了还得带上她。数天的时间我们这边除了策反叶家和君家的一些应劫期,基本上没其他援兵,这是双方明面上的牌,所以君七星和叶家就算知道了,目前也是假装不知道的情况,他们这次可把重宝都压在了几个后援上呢
  
      。
  
      殊不知我根本不在意这个。
  
      几天后我就带着师父东方伏和叶孤玄返回叶家宝船赴宴了。许雁龙当然是少不了给我打小报告,说让我一定要小心,那五位九重天仙一个顶一个厉害,本领逆天可怕,旁人是不知道的,只有他这超级心腹才知道内幕,劝我没点本领,不要自投罗网,赶紧的打包袱
  
      跑路吧,别自己撞上来找死了,这也是他作为我忘年之交的好友给的绝对忠告。我也懒得回复,把消息丢给了一边隐藏了修为的老怪物,这老怪物给我逼着放下了照顾如雪的活计给我办差,正打坐当不动佛呢,看到这有趣的信息,免不了是睁开了一边眼睛,最后嘿嘿一笑,说道:“说
  
      的跟真的似的,不知道有没有那么厉害呀?”
  
      “老怪物,不许学我说话。”我不禁提醒。
  
      “你小子学为师本事,为师都没找你说呢,况且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的是独木桥,我们俩怎么相干了?”东方伏笑道。
  
      “又学!”我顿时又体形,结果他根本不以为意,继续和我扯起来,叶孤玄在一旁微笑,估计这段时日是她笑得最多的时候了,也是无官一身轻后的写照。离着叶家的宝船不远,许雁龙已经带着几个应劫期站在那应劫了,他一脸的忧愁看着我,打了招呼,又和叶孤玄寒暄后,最后把目光,亦或者希望投到了东方伏身上,结果毫无疑问,除了看到一头紫发紫
  
      须的老年杀马特应劫期外,完全没看出什么端倪来,顿时是失望无比,传音给我说道:“夏盟主,你别吓我,你们三个应劫期,真打算对付新来的五位九重天仙?可是还有君七星坐镇呢!”
  
      “什么叫对付呀?不能好好说情什么的么?”我皱眉问道。许雁龙苦笑,连忙传音:“当然能,但我可是按照你的要求,策反了许多信得过的道友呢,老夫这脑袋可是挂在裤腰带上的,你若是出了事,老夫也得跟你陪葬呀!而且你带这这位又是谁呀?我听说你那边还有个散修叫李破晓的,怪厉害的,怎么不带来呀?再不行把西方教那位隐了名的佛尊请来也好呀!你带了盟主过来我也不说什么了,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招数我能理解,可这位如此浮夸的老道,难道是
  
      打算带过来杂耍表演的?”
  
      我差点没笑出声,传音给东方伏说道:“老怪物,他传音说你把头发和胡须弄得那么浮夸,你打算去卖萌的么?”
  
      东方伏听罢,顿时是气得脸色铁青,死死的瞪了许雁龙一眼,不过因为自己一会还要‘表演’也只能是强压住满腔的悲愤怒火,暂时不跟这小辈计较了。
  
      许雁龙一看东方伏还敢瞪他,果断的和他直视起来,两老道你看我我看你,眼珠子都瞪成了牛铃,怕能打的话,估计已经互相揍上了。“进去吧。”我哈哈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