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五十六章:名堂
    “妈的,这一窝蛇虫鼠蚁,老夫一会定用手一个个给捏死了,你看看那小辈,居然敢瞪老夫!不要命了!”东方伏气得够呛。
  
      我心中好笑,忙传音说道:“师父,你淡定,现在还没开始你的表演呢,你紧张什么?”“你小子闭嘴!为师这是紧张么?是气的!气得你懂不懂!”东方伏瞪了我一眼,我也懒得和他瞪视,我又不是许雁龙,早对这老年杀马特的杀人目光免疫了,当然也没少拌嘴道:“是是是,你就是气的,不
  
      过一会还有得你气呢,可别气出毛病来。”“对他们老夫能气出毛病来?我最喜欢不过是让他们嚣张,等嚣张完了,老夫再一个个恁死了,但我还不懂你小子么?这姓许的小辈瞪我了,我能宰了他你不拦着?你告诉你,你什么套路老夫八百年前就摸
  
      清了!”东方伏骂道。
  
      “我说师父,我跟你说了,我现在没活过百呢,八百年前你怎么认识我的?”我笑道。
  
      东方伏给我顶的无言以对,顿时拿出了师父的架子,骂道:“臭小子,你给老夫记着,回去再收拾你!”
  
      “嘿嘿,回去你也收拾不了我,我让如雪来收拾你。”我早就摸清了东方伏的脾性了,根本就没把他当对手,这老小子紧张如雪跟紧张什么似的,宝贝得不行。
  
      “我他娘的有一天真想捏死你,你说我怎么摊上你这无耻徒弟了?”东方伏猛地拍了下大腿,差点没背过气。
  
      许雁龙早就看东方伏不顺眼了,见他打坐还乱拍大腿,顿时跟我打趣道:“这老小子该不会是脑子有问题吧?夏盟主手底下没人了告诉老许我一声就是了,找那么个活宝来,别给他谈崩了。”
  
      我心道他来就是把事情谈崩的,不过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东方伏看到我笑就知道许雁龙这老小子又说他坏话了,气得他是七窍冒烟了五窍,恨不能一会活活把这老小子捏死。
  
      好在大家速度都不慢,很快就进入大殿之内,而这才踏入了大殿,六道九重天仙的气息就出现在了大殿内,其中就有一道是君七星的气息!至于剩下的五道,我一道都不认识,这让我心中一松,其实我也想过张道罚会不会来,只不过很快否决了这想法罢了,这也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张道罚作为道盟的一份子,眼下好容易混进截教里,还成了
  
      夏瑞泽的小心腹,眼下道盟怎么可能把他派来这里?
  
      我表现得很意外,皱眉朗声说道:“怎么有这么多的九重天仙前辈在此?此番不会是对我不利的吧?”“夏盟主何以这么觉得?”许雁龙一副慌张的表情,表演得相当的到位,而这时候,君七星的声音很快从大殿内传出来,说道:“夏盟主!哈哈,夏盟主果然如约而来,来来来,快来上座,正巧道盟的几位道
  
      友这两日刚到,让老夫跟你好生介绍介绍,毕竟以后大家可都是一个联盟的了,共事的机会可不少呀!”“君前辈七日之约,不会就是等今天人多势众的时候欺负我这小辈吧?”我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心中却骂这君七星小人得志,跟自己的儿子一样!要知道在叶家宝船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他这客人先说话,
  
      而且还直接就喧宾夺主了。果然,大殿上坐在主位上的叶箐瑛脸色有些不好看,显得尴尬不已,不过叶箐昱可不是普通的货色,知道自己的姐姐受了委屈,连忙站在背后说了几句话,他一向不坐位置站在叶箐瑛身后,为的就是关键
  
      时刻制止随时能冲动起来的姐姐。
  
      “呵呵,夏盟主可真会说笑,老夫又不是第一天进入九重天地玄境!真要以大欺小,也用不着等到今天不是?”君七星傲气凌云的说道,然后一伸手对着三个空位做了个请字,说道:“请!”
  
      我暗暗皱眉,但还是传音问起了东方伏道:“这地玄……”
  
      结果一瞬间,我就发现我的传音给截取了,所以我猛然看向了截取我传音的一个老年女道身上:“前辈何以偷听我们传音?纵然我是小辈,阁下是前辈,但这么明目张胆,似乎也不好吧?”
  
      其实说这句话之前,我已经脸色难看起来了,还好平素里跟老怪物熟得大小怪物乱了辈份似的乱称呼,要不然刚才叫了声师父,可就把身份踢爆了,这当然让我恼羞成怒不已。但这老年女道听我这么一问,却只是冷哼一声,说道:“我修炼的道法就是这般难以控制,不小心打散了你的传音,你要是尊重我是你前辈,就莫要见怪,若是不尊重,呵呵,那就找个办法压住我的气息!
  
      ”这话说的是光棍无比,意思也就不用明说了,我听罢,脸色顿时更是难看,然而君七星却换若没事的淡淡一笑,道:“夏盟主不要见外,这些道友都是我的好友,性情耿直,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好了,诸位
  
      道友,这种事情可一不可再,小辈们总有小辈们的秘密,我们这些长辈,总不能欺负小的对吧?”我扫了一眼其他的四个九重天仙后,准备反呛一句,结果跟我屁股后面的老怪物一脸的兴奋,传音给我说道:“喂,臭小子,你看到没?看到了没?他们居然敢断了你的传音呀!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只是区区几个地玄境呢!哇哈哈哈,看你吃瘪,老夫真是高兴!对了,你别惹他们,咱们先坐下,看看他们还有什么名堂!”“妈的,老怪物,你是变态么?你徒弟现在给人截了传音!”我忍不住传音骂了一句,结果看我暴跳如雷,这老怪物更是高兴起来,乐呵呵的就去空位上坐下了,还坐了本属于我的次等好桌位,这已经不用
  
      解释了,这老怪物就是个没自觉的,他本能就觉得自己该坐最好的位置。一群仙家就这么看着他大刺刺的坐在了我的位置上,而我则坐在了他下首的位置,不过因为都觉得这老年杀马特来的有点突兀,是否是专门来讲数发言的,所以君七星也安奈住了好奇心,打算大家先谈谈
  
      再说。
  
      “你装逼就装逼,别过头了,你坐我的位置了懂么?”我一副无语的说道。
  
      老怪物这才一副恍然,不过也改不了了,只能是老实巴交的坐在那,然后用手肘捅了捅我,说道:“你说点什么,说点什么呀,别冷场了,啊。”
  
      我差点没站起来抽这老怪物两耳刮子,这也太肆无忌惮了,这气氛当然也给他破坏得七七八八了。
  
      叶孤玄面容有些扭动,估计忍着好笑好久了,却偏偏笑不得。
  
      君亦烁现在还是半虚体的状态,不过离着道体化也差不远了,可见这几天没少嗑药,现在坐在他老爹的身边,死死的瞪着我,眼睛的余光当然放在了叶孤玄的身上。
  
      我想了想,说道:“看来……”
  
      就在我打算说点什么暖场,一个中年的九重天仙冷笑说道:“呵呵,夏盟主,这次我们几个同道过来,可是听说了你的事迹,听说你虽然不过应劫期,但实力却堪比地玄境的我们,不知道此事是真?”
  
      “智者见智仁者见仁吧,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我也懒得废话,让他们自己猜去。结果‘嘭’的一声,那九重天仙就砸了桌子,说道:“小子,这就是你为所欲为的仰仗么?!”